[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7-01 14:15:17

洛詩涵用了兩輩子都冇能捂熱戰寒爵的心,索性頂著草包頭銜,不僅設計了他,還拐了他的兩個孩子跑路。惹得戰爺肺氣炸裂。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她會死無葬身之地時。隔天卻發現戰爺卑躬屈膝的站在大街上哄小祖宗:“乖,跟我回家!”“我有條件?”“說!”“不許欺負我,不許騙我,更不許對我擺高級厭世臉,永遠覺得我是最漂亮的,一想到我就要笑……”“依你!”路人倒地:這就是傳說中的一物降一物?戰爺表示很無奈:自己調教出來的小狐狸,既然調教無方,那隻能一條路抹黑寵到底!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那一年,她十歲。

隨著爺爺一起從燕城來到帝都拜訪他的好友——戰庭海。

那時候的戰寒爵已經是名滿帝都的風雲人物。

驚才絕豔,俊美非凡,而且是全球赫赫有名的頂尖黑客。

初見時,他把她當做了外室的堂妹,怕她打擾他學習,找出許多他從前玩的樂高,抱到她麵前,道,“這些玩具,應該夠你拚一天了。

希望你不要打擾到我。



可是她很快就拚完了樂高,拿著樂高拚圖去找他時,戰寒爵望著她驚呆極了。

這小傢夥拚湊樂高的速度可與當年的他平分秋色啊?

他免不得多看了幾眼這個很有天賦的妹妹,她長得清純嬌美,就好像不食人間煙火的精靈,一雙瀲灩秋瞳澄澈如海,望著戰寒爵可憐巴巴的哀求道,“哥哥,你陪我玩,好嗎?”

戰寒爵對她好感度倍增,溫柔的摸了摸她的腦袋,“叫什麼名字?”

不怪他記不得堂妹的名字,實在是因為兩位叔叔風流韻事多,外麵的女人多得數不清,一到重要節日。

那些女人就會帶著戰家的私生子們粉墨登場。

戰寒爵萬萬冇想到,他認錯了人,她告訴他,“我叫嚴錚翎。



他驚異了半天,俊美如希臘雕塑的完美臉龐不知為何忽然笑了。

原來是從燕城來拜訪爺爺的嚴家人!

“哥哥你笑起來真好看?”她花癡的誇他。

戰寒爵打量著這個十歲的小丫頭,早就聽長輩們誇過她,聰慧過人,不輸男兒。

他冇想到,這麼聰明的女孩子卻長得這般軟萌。

“那你長大後願意嫁給我嗎?”戰寒爵也不知道當初的他怎麼就鬼使神差的說出這句話來。

更冇想到的是,她竟然點頭如搗蒜。

她對他的愛情,應該就是在那時候萌芽的吧?

哐——

一不留神,手裡的碗,忽然滑落。

一聲脆響將洛詩涵的思緒拉回,看到地上的一灘碎渣,洛詩涵欲哭無淚。

“啊——”戰家的碗,那可是價格不菲啊。

戰寒爵置辦家居生活用品的習慣。

那真正是奇葩得讓人掉一地雞毛。

不求好看,不求實用,隻求最貴。

戰寒爵給出的理由也十分符合他的霸道人設:一分錢一分貨。

而且,以戰家這兩父子奇葩的強迫症來看,有可能因為這隻碗的破損而讓他們放棄整套碗。

那她豈不是要支付钜額賠款?

戰夙聽到廚房裡傳來女人殺豬般的聲音,好奇心促使他推開了廚房的門。

看到地上的粉紅色碎渣,戰夙的俊臉漫出驚恐萬狀。

“戰夙,我是不小心的。

”洛詩涵朝戰夙擠出一抹乾巴巴的笑。

戰夙發狂般衝過來,伸手就要去撿那破碎成渣的碗。

洛詩涵怕刺傷他的手,身手阻攔他。

“戰夙,你彆撿——”

可是戰夙卻好像忽然失去理智了一般,他將洛詩涵撞倒在地上,洛詩涵的手不小心就壓在那瓷器銳利的棱角上,頃刻間汩汩流血。

洛詩涵顧不得疼痛,她驚恐的望著發狂的孩子,那一刻戰夙的瘋狂讓人感到害怕。

戰夙對洛詩涵的受傷絲毫冇有一丁點負疚和同情心。

他隻是急不可待的去撿地上的碎渣,然後抱著它們走出去。

洛詩涵不放心戰夙,她顧不得手上的傷,跟著跑了出去。

可是戰夙此刻對她十分憎恨,他順手抄起桌子上的積木就往洛詩涵扔來,“你這個掃把星,你滾。



積木打在洛詩涵身上,洛詩涵卻麻木得哭不出來。

戰夙將破裂的碗渣小心翼翼的放到桌上,然後找來強力膠,認認真真的粘貼起來。

可是碎片太細,儘管戰夙很努力。

依然拚不成原來的標緻模樣。

戰夙急得眼淚直掉,洛詩涵意識到,這隻碗對戰夙可能擁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戰夙,我幫你好不好?”

“滾——”戰夙將手裡的殘次品丟在桌上,憤恨的瞪著洛詩涵,“你滾!”

洛詩涵的身子顫了顫,眼眶卻倏地紅了。

隻是,麵對戰夙的粗魯無禮,她卻一點也冇有辦法去埋怨她。

因為她覺得,如果五年前她冇有拋棄他,戰夙或許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可是洛詩涵低估了戰夙睚眥必報的能力。

戰夙忽然迴心轉意,冷冷的對她道,“好。

你幫我把它們粘貼好。



洛詩涵麵露喜色,隻要戰夙給她機會,她就要儘最大努力去改善戰夙對她的惡劣認知。

洛詩涵走過去,坐到戰夙旁邊,從戰夙手裡拿過那隻拚湊的碗時,才發現碗邊緣到處都是強力膠,她的手與碗結合在一起後壓根就分不開了。

洛詩涵驚怔的望著戰夙,“給我解開。



戰夙咬牙憤憤道,“這是你應得的懲罰。



洛詩涵望著戰夙眼底那不符合年齡的仇恨,語氣變得嚴肅起來,道,“戰夙,不過就是一個碗而已,你至於——”

“那是我媽咪用過的碗!”戰夙歇斯底的嚷起來。

咆哮完畢,戰夙跑開了。

洛詩涵目瞪口呆!

腥熱的液體,奪眶而出。

洛詩涵滑落到地上,那隻自由的手,揚起來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

戰夙的果,都是她當年種下的因。

自食其果,自作自受!

哭了一陣,收拾了悲慟的情緒後,洛詩涵用了很長一段時間好不容易將強力膠清除。

望著這隻拚湊得歪歪倒倒的碗,終於在碗底發現了兩個特殊字母:QG!

洛詩涵熱淚盈眶。

這是她買的碗,碗底的英文是“牽掛”的縮寫。

那時候跟戰寒爵結婚後,他對她十分疏離,厭棄。

她在碗底刻上這兩個字母,時刻提醒自己他對她有多麼重要。

這成為她忍耐他一切冷暴力的力量源泉。

冇想到戰夙視若珍寶。

戰夙自幼冇有見過媽咪,卻渴望有媽咪。

這份渴望就好像種子一樣。

隨著時間的流逝,它就生根發芽,最後長成參天大樹。

思念成疾!

洛詩涵的臉上掛著淚,卻笑靨如花。

沒關係,戰夙,媽咪回來了。

洛詩涵收拾了殘局,然後來到戰夙的房間門前。

噙著淚用她那治癒性的聲音,輕柔的為孩子朗讀著詩。

從今天起,母愛迴歸。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