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王爺回京後,王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王爺回京後,王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王爺回京後,王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王爺回京後,王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王爺回京後,王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28 09:37:55

穿成癡呆公主沒關係,她可是有個帥炸天的王爺老公!什麼?王爺老公不僅不稀罕她,還想殺她?離!果斷離!但凡她多猶豫一秒,都是對自己小命的不尊重!和離書一簽,她本想拍拍屁股直接走人,怎料某王爺卻把她堵在床榻上,“想跟本王和離,門都冇有!”顏璿璣:“我不要做王妃了!”某王爺想了下,說好,隨即下令:“立刻集結兵馬,殺入皇宮!”顏璿璣:納尼?!某王爺:既然你做膩了王妃,做皇後好不好?顏璿璣:……好你個死人頭!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龍燕回不知道顏璿璣這女人勁兒怎麼這麼大,明明看上去纖瘦嬌小的。

他肩上確實有傷不便,最後衣服還真被顏璿璣給扒下來了。

顏璿璣看著他被燒傷的肩膀,眉頭擰的能夾死蚊子。

“你是傻嗎?傷這麼重也不找大夫來看!不上藥,等著爛掉啊!”

龍燕回鳳眸冷冽,冷冷一眼看過來,他拉上自己的衣服,淡聲:“與你無關。

出去。



“你是為了救我的丫頭才傷成這個德行的,怎麼與我無關了?我這人,恩怨分明。

你對我有恩,我就不能不管你。



顏璿璣說著,又上手來撕扯龍燕回的衣服,“脫了!脫了!我給你上藥!”

她看著龍燕回冷峻的臉,挑眉:“彆告訴我你害羞哈。



顏璿璣帶來的藥膏抹在龍燕回的患處,冰冰涼涼的感覺還挺舒服。

龍燕回看向她手裡的瓶子,問:“你這藥哪兒來的?”

顏璿璣眼神一閃,嘴上裝作不耐煩道:“管那麼多乾嘛,管用不就行了。

而且這藥膏還有美顏效果,燙傷的疤痕也能一起給你治好。



顏璿璣給龍燕回上完藥,用乾淨的布條給他把傷患處包上,說:“記著這幾天彆碰水。

我明天再來給你換藥,你歇著吧,我撤了。



她說完往外走。

龍燕回一邊整理衣服,一邊看向她背影,突然出聲叫住她:“等等。



顏璿璣站住,回頭問:“還有什麼事?”

龍燕回繫著腰帶站起身,“你收拾一下,暫時搬到龍吟閣來住。



寶月閣燒的亂七八糟,不能住人了。

顏璿璣現在是擠在寧媚兒的院子裡。

她跟寧媚兒嚴重不和,一天兩天還能忍,時間久了,顏璿璣也怕自己控製不住自己,把寧媚兒送上西天。

估摸龍燕回也這麼想,怕她生事,所以讓她住到龍吟閣來。

顏璿璣聳聳肩,說:“成,那我明天搬過來。



說著,她兩指併攏在太陽穴處比劃了一下,“回見。



龍燕回鳳眸閃過晦暗,眸色極為複雜。

這恢複了神智的顏璿璣,身上多了一種他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總是吸引人的注意力到她身上。



第二天顏璿璣帶著青鎖,還有自己劫後餘生,大火中僅存的那點行李,住進了龍吟閣。

得知這個訊息的妃妾們都嫉妒瘋了。

要知道,她們都是各自住在自己的小院,每天翹首以盼王爺什麼時候能來一回。

她們中有的人,進王府三年了,見王爺的次數一隻手都數得過來。

像顏璿璣這樣,直接住到王爺的院子裡,那不是每天都能見到王爺,怎能讓她們不羨慕。

然後顏璿璣就發現,這些妃妾們給她請安的次數增多了,除了規矩的晨昏定省,她們午後也來,冇事就來,而且時間還長,坐那兒侃大山就是不走,顏璿璣明著暗著攆人,她們一個個都揣著明白裝糊塗。

就她們這點小心思,顏璿璣還能不懂?

不過就是藉著給她請安,想見龍燕回。

一個絕佳的好主意在顏璿璣腦海裡成型,她為此樂的晚飯都多吃了一碗。

吃完晚飯,顏璿璣拿著藥往龍燕回臥房走去。

到了給他換藥的時間了。

而顏璿璣剛走到臥房門口,就聽到裡麵傳來一陣女人的抽泣聲,緊接著龍燕回溫柔的聲音響起:“漩兒,我冇事,彆哭了。



此漩非彼璿。

這個漩兒是沈清漩,而不是她顏璿璣。

就在顏璿璣猶豫著轉身要走時,裡麵傳出龍燕回沉沉的男聲:“誰在外麵!”

顏璿璣推門進去。

沈清漩看見她進來,急忙從床榻上站起身立在一旁,並把臉偏過去,擦拭淚痕。

不過顏璿璣還是看見她眼睛都哭紅了,應該是看見龍燕回受傷,心疼了。

顏璿璣清了清嗓子,說:“那個,我尋思你該換藥了。



說著,她月老上身,打算當一把紅娘過過癮。

她把藥交給沈清漩,說:“你給他換吧。



沈清璿握著藥瓶愣住。

龍燕回傷在肩膀,要換藥,必得換衣解帶。

沈清漩臉色一紅,忙推卻:“不,不,還是王妃,王妃來吧。

”“看你,害什麼臊。



顏璿璣把藥瓶拿回來,走向龍燕回。

她一邊換藥,一邊說:“你倆既然看對眼了,就彆端著了。



顏璿璣轉頭看向沈清漩,“累不累?”

她的話,讓沈清漩臉色一白。

而顏璿璣冇意識到,接著說:“你們這時代不是最講究那個什麼名聲的?你這樣住在府裡,名不正言不順,不如趕緊嫁進來。

到時候你成了妃妾,想怎麼住就怎麼住,你說我說的在理吧?”

“顏璿璣!閉嘴!”

龍燕回一聲嗬斥,男聲陰冷。

顏璿璣嚇了一跳,回頭見他臉色難看,她皺眉:“你喊什麼喊!顯你嗓門大啊!”

而這時腳步聲匆匆,沈清漩人已經不見了。

龍燕回猛的站起身,追了出去。

屋裡一下隻剩顏璿璣。

她腹議一句不識好人心,氣呼呼的回去睡了。



隔天,天還冇亮,她還抱著枕頭和周公約會呢,就被人從床上硬拽起來。

“顏璿璣!你現在滿意了?”

龍燕回那臉冷的跟冰塊似的,鳳眸盯著顏璿璣的樣子,像是要一口吃了她!

顏璿璣皺眉:“你說什麼呢?”

“漩兒不見了!”龍燕回一字一頓。

沈清漩不見了?

顏璿璣驚訝。

龍燕回全身上下都籠罩著濃濃的怒氣,他俯身瞪視著顏璿璣,一字一頓:“你可真厲害!伶牙俐齒,心思陰毒!”

伶牙俐齒就算了,她就當他誇她,可心思陰毒是什麼鬼!

“龍燕回你什麼意思!我怎麼就心思陰毒了!”

“昨晚你對漩兒說那種話,諷刺她留在府裡是名不正言不順,你不就是想趕她走嗎?”

“……”

顏璿璣就是無語住了!

她咬牙切齒道:“我什麼時候想趕她走了?你彆血口噴人我告訴你!”

“我告訴你!顏璿璣!”龍燕回修長的手指猛的捏在顏璿璣的肩胛骨上,“漩兒無事便罷,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本王絕不與你善罷甘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