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棄後重生:全能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棄後重生:全能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棄後重生:全能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棄後重生:全能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棄後重生:全能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28 09:38:45

藍若苦熬十年終於為後,卻不想夫君早就對她庶妹一見鐘情,廢她後位,殺她母家。重活一世,她發誓再不入宮,也絕不任人擺佈。侯府裡,嫡女重生,渣爹寵妾滅妻,抬外室做平妻。那她便替病重的孃親好好教訓一番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庶妹偽善,那她便狠狠撕開她的皮,拆心剝骨。渣男騙愛,那她便斷情絕愛,絕不要再淪為棋子。這一世,她要斷情絕愛!哪怕鳳臨天下,她也隻能是執棋人。什麼皇子,王爺,通通給她靠邊站!母家她來守護,冇想到舅舅們對她也是寵愛入骨。戰神大舅舅:“將軍令贈你,百萬雄師為你所用。”大儒二舅舅:“從此世間孔生都聽你號令,天下人才為你所用。”首富三舅舅:“金山銀山隻要若若開金口通通給她送去!”高武四舅舅:“一身武藝隻為守護我家若若。”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藍若走下車檢視了一下,馬車下的男人模樣很是普通,普通到看了第一眼就忘記長什麼樣了。

然而就是這樣一張普通的臉,卻引起了藍若的注意。

他臉邊似乎有道細小的縫合。

當下藍若就肯定了,這人披著一張假臉!

“小姐,他是不是被奴婢撞死了,嗚嗚嗚嗚。

”清芽哭的梨花帶雨的,“完了,我撞死人了,官差一會肯定要來抓我,小姐,奴婢不能再伺候你了。



“先把他弄上馬車,送去醫館再說。



藍若讓清芽上前,幫她一起把人扶起來。

才上了馬車藍若正準備丟手的時候,本在昏迷的男人忽然抬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他聲音十分虛弱,“彆去,醫館。



“公子,你是被我的馬車撞倒的。

若是不去醫館除了什麼事,我可負責不起。

”藍若冷冰冰的甩開他的手腕。

秦鄴從懷中掏出一枚玉佩,“城外有處寺廟,送我過去即可。



“這玉佩……當是謝禮,持玉佩日後必有重謝。



藍若看著手中的玉佩微微一震。

這玉佩,她太記得了。

前世她發現藍侯外室是李氏時,跟藍家鬨翻了。

本以為她爹會看在她母家份上,和李氏劃清界限,卻不知道藍嫣從哪裡搞來了一塊玉佩,向來孤傲的三皇子便為她站台,成了她的靠山,娶她為正妃。

直到她扶持五皇子登基,秦烈禛迫不及待廢後,毒害了三皇子,這才娶到了他心心念唸的藍嫣。

真是作孽,她越是不想和皇室的人扯上關係,怎麼就老是遇到。

“冇必要,你是被我馬車撞到,既然你不想去醫館,那邊簽字畫押,日後彆來找我麻煩。



藍若從馬車內側取出筆墨,她時常在馬車上看書,會備些用具。

男人似冇想到眼前的女人竟如此冷冰冰。

藍若白紙黑字寫好後,直接拿起男人的手畫押,她思索了一下,乾脆把馬車一起賠給他了。

她則是帶著清芽下了馬車,準備另外趕車去葉府。

秦鄴躺在馬車內,一手握著責任說明,一手握著韁繩,他看著那娟秀的字體,麪皮之下的臉都抽搐了。

在緩了一會發現那姑娘是認真的,把馬車也賠給他後,隻好忍痛趕路了。

“小姐,我們這樣真的沒關係麼,萬一那位公子路上出什麼事。

”清芽眼淚汪汪的。

藍若搖了搖頭,“禍害遺千年,死不了。

先去葉府吧。



葉府。

藍若的到來並冇有受到歡迎。

當初她孃親病了後,她並冇有來看望,也難怪葉家人現在這般不待見她。

更彆說去參加她的文定之喜了。

“勞煩嬤嬤通報一聲,藍若就在門外等候著。

”藍若讓清芽把銀子塞給管事的嬤嬤。

嬤嬤臉色不太好,把銀子退了回去,說話也不太好聽:“藍大小姐還是收好吧,你的銀子老奴無福消受。



嬤嬤故意咬重“藍”字,似要跟她徹底劃清界限。

清芽有些不高興了:“你怎麼能這麼和小姐說話,小姐再怎麼說也而是夫人的嫡長女,身上流著的也是葉家的血。



楊嬤嬤冷哼一聲,“葉家向來注重親緣關係,夫人病重數月,可冇見有嫡長女前來看望。

老奴倒是聽說,藍家千金已和五皇子有了婚約,是不是現在該尊稱一聲皇子妃了?”

“皇子妃,老奴確實得罪不起。

”楊嬤嬤嘴上這麼說著,可眼底卻冇有半分敬重之意。

“你!”清芽被楊嬤嬤陰陽怪氣的腔調給氣的臉都臊紅了。

藍若冇有多說什麼,走到大門口,跪了下去,“孃親,是女兒不孝,現在纔來看你。

女兒自始至終都是你的女兒,若是孃親不肯見女兒,女兒便在這,長跪不起。



楊嬤嬤也是冇想到,藍若這個昔日驕縱的千金,竟然當眾跪在了葉家門口。

“你,你這是做什麼。

若是讓藍府的人見了,又要多嘴說我們欺負你們藍家人了。

”楊嬤嬤著急了。

藍若也明白葉家對藍家的敵視。

她外公是當朝丞相,舅舅都是一方人才。

偏偏外公最小的女兒,她的孃親,被藍侯哄騙下嫁。

可下嫁後在藍府一天好日子冇過上。

一邊用自己嫁妝去彌補侯府的虧空,一邊掏空心思的討好婆家。

可就算這樣,藍府的人對孃親也還是輕視。

孃親重病竟都冇想著讓禦醫好生瞧瞧,說孃親想躲懶裝病。

結果就在外公大壽那日昏倒,氣的葉家人把孃親接走了。

“我隻想見孃親。



藍若聲音哽咽。

誰能想到,壽宴一彆便是永遠。

前世她竟錯怪孃親,不肯認她,連她訂婚都不去。

她卻不知,孃親早已病入膏肓。

楊嬤嬤見她態度堅定,張了張嘴,最後冇說什麼,冷著臉丟下句話:“天色不早了,藍小姐跪夠了,便回去吧。



楊嬤嬤進了府,葉府大門也緊緊關上。

清芽站在藍若身邊著急的很,“小姐,起來吧,咱們要見夫人有的是辦法,用不著這樣。



藍若搖了搖頭冇有說話。

是有很多辦法,可她卻對不起自己的那份良心,大抵是上輩子的歉意。

葉府書房。

正中央書桌前坐著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他杵著柺杖,麵帶愁容,“那妮子還在外麵跪著?”

正前方是個英俊帥氣穿著白色錦衣,頭戴紅色冠宇的男人,身上儒雅之氣藏匿不住。

“是啊,夜裡風寒,就這麼一直在外麵跪著呢。

”葉琅玉說著有些心疼。

畢竟是親外甥女,他們最寵愛的妹妹就這麼一個女兒,若真出了什麼事,隻怕妹妹會心疼死的。

“二哥,你心疼人前,也不先看看她做了什麼。

五妹都病了這麼久了,現在纔想起來身上流著葉家的血了,我看她也不是誠心跪,怕是做做樣子。

”葉琅軒冷哼一聲。

葉琅玉歎息一聲:“四弟,你不能這麼說,大家畢竟是一家人。

若兒年紀還小,就怕是受人蠱惑。



葉清嶸看著窗外又是一個歎息,“讓她回去吧。



葉相的想法就比較遠了,他覺得藍若過來,隻怕也是受了藍侯或者藍老太太的使喚。

因為霜兒的事,他這些日子冇少在朝堂上參藍侯一本。

雖是入夏,可夜裡氣候卻驟降的厲害。

藍若在門口跪到了深夜,半夜下起了雨,雨打在屋簷的瓦石上,彈在她臉上。

冷冰冰的有點痛。

清芽用袖子為藍若遮擋著,“小姐,咱們回去吧,這葉家隻怕不開門了。



藍若身子發抖,被凍的嘴唇都有些變色,“我要見孃親。



“小姐,回去吧,你再不走,夫人冇見到,你先倒下了。

”清芽心疼極了。

藍若目光堅定的看著葉家大門,身形絲毫不移動,“我要見孃親。



若是因為這次再冇見到孃親,下次見到又是棺材,她真的會瘋的。

冰冷的雨水裹著寒風吹的她有些東倒西歪。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穩住了她,又一把雨傘遮擋在她頭上。

“二舅舅、四舅舅……”藍若眼眶濕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