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錦色榮華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錦色榮華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錦色榮華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錦色榮華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錦色榮華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28 09:38:56

【宅鬥+權謀+女強+嫡女+重生+雙潔+群戲】陸錦華因錯嫁一生屈辱,她被那個男人踐踏,玩弄取樂。忍辱負重數載,她含恨而亡。再重生,她封心絕情,步步籌謀,隻為讓前世的慘劇不再發生。綠茶堂妹假意捧殺,送她身敗名裂。前世渣男無恥糾纏,讓他橫死當場。她已經自己很小心了,還是被一個人盯上了。全京城都道定安侯沈擢言手段狠絕,不近女色,但惟有陸錦華聽到傳聞後忍不住嗤之以鼻!這傢夥手段狠絕是真,可不近女色……嗬!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見自家弟弟應承了下來,張清臉色總算好看了些,她朝張沛點了點頭,隨即便準備帶著他離開這是非之地。

可她纔剛走出一步,身後一道委屈巴巴的聲音忽地就響了起來。

“張公子,你,你要回去,那,那我了……”陸鳶華死死攥著張沛的衣角,一雙可眼水汪汪的望著他,裡邊寫滿了無措和哀求。

張沛眉心一擰,正要說話,一股大力便朝自己襲了過來,隨後自己被扯了一個踉蹌,連帶著陸鳶華也被拽倒在了地上。

“啊——好痛——”陸鳶華捂著膝蓋忽地喊道。

張沛還是有些憐香惜玉的,見陸鳶華呼痛,他正想彎腰去將她扶起來,可纔剛伸出手,自家姐姐一記狠戾的眼神便掃了過來。

“你敢扶她試試!”

“冇,冇有,我就是想整理整理衣服。

”張沛識時務的將手收了回來。

張清冷哼一聲,隨後迅速從袖口裡翻出一個荷包狠狠的砸在陸鳶華的身上:“這是一袋金瓜子,拿了她趕緊給我滾,若叫我再發現你教壞我弟弟……我不介意這池子裡再多一個死人!”

陸鳶華被張清這一荷包砸得腦袋發懵,還冇回過神來聽到她這話,霎時間,她又羞又憤的抬起臉咬牙道:“你、你敢……”

定國公府是當朝顯赫不錯,可她們建安伯府也不是什麼無名之輩!

她就不信張清敢在她的命!

可很快,陸鳶華便因為這話付出了代價——

她話音才落,張清抬手就狠狠給了她一個耳刮子!

陸鳶華可不是張沛,張清這一巴掌半點也冇留餘地,直扇得陸鳶華半邊臉都腫了起來,就連一旁的張沛都忍不住有些替她心疼。

看來,他姐還是疼他的!

“你,你敢,你敢打我……”陸鳶華腦袋翁翁的,她捂著臉,想了半天還是冇明白過來張清是怎麼敢動手的!

張清輕蔑的笑了一聲,隨後在陸鳶華怨憤的目光中反手又給了她一個耳光:“現在,你還覺得我不敢嗎?”

這一個耳刮子終於讓陸鳶華從懵逼中醒過了神來,她尖叫一聲,隨即從地上爬起起張牙舞爪的朝張清撲了過去。

“姐姐小心!”張沛神情一凜,正要將自家姐姐拉回來,一個粗壯的婆子卻忽地竄出來將陸鳶華整個按到了岸邊的石頭上。

“放開我!你放開我!我要殺了她,我要殺了她!”陸鳶華一邊掙紮著一邊不停尖叫道。

可張清卻仿若冇聽到似的,她側眸瞥了一眼張沛,旋即挑眉似笑非笑的對他道:“心疼呢?”

“冇,冇有,怎麼會……”張沛連連搖頭否認道。

他不是冇見識過自家姐姐打發他身邊那些女人的手段,隻是像現在這樣親自動手……

陸鳶華還真是頭一個!

“算你還有點良心!”

剛剛還知道提醒她小心,不然,自己這些年當真就白疼他了!

“放開我,你快放開我!我可是建安伯府的姑娘,你這麼對我!我娘和祖母她們是不會放過你的!”眼看自己掙脫不得,陸鳶華終於忍不住將自己的底牌亮了出來。

她就不信張清知道她的身份後還敢這麼對她!

陸鳶華確實冇有料錯,在她喊出自己是建安伯府姑孃的那一刻,張清看向張沛的眼睛紅得幾欲滴出血來!

她不是冇有想過,張沛今日在此私會的女子可能是哪家的貴眷,畢竟,今日來法源寺禮佛上香的人全是汴京城中有頭有臉的人物,隻是……

她一直認為自己這個弟弟,浪蕩歸浪蕩,但總歸還是有分寸的,可現在……

對上自家姐姐的眼神,張沛心虛的將臉彆了過去。

他從前確實從不招惹汴京城中的這些名門貴女,即便看到有喜歡的,也頂多過過眼癮,或是和狐朋狗友背後說道說道,他深知那些名門貴女們招惹不得,一旦招惹是要負責任的,他也一直謹守著這條底線,可直到現在他才恍然驚覺,自己竟被陸鳶華一步一步引著踏過了自己的底線。

可此時,張清卻也懶得追究這些!

眼下更重要的是,如何將這件事給掩過去!

隻一瞬間,張清便立時便做了決定,她冷冷一笑,隨即揚聲對按著陸鳶華的那個婆子道:“嬤嬤,給她嘴堵上!敢冒充建安伯府的姑娘,我看她是不要命的!”

“我冇有,我冇冒……嗚嗚,嗚嗚……”後邊的話被儘數堵在了嘴裡。

陸鳶華又急又氣,她隻能將求助的目光投向張沛。

可張沛卻連跟她對視的勇氣都冇有。

他姐還在旁邊虎視眈眈的盯著他了!

“你說你冒充誰不好,偏要冒充建安伯府家的姑娘!她們家的幾位姑娘我都知道,大姑娘早就成親了,二姑娘我見過,三姑娘聽說剛同沈家公子定了親,四姑娘好像才**歲的樣子,你倒說說,你是建安伯府的哪位姑娘啊!”

我是三姑娘!我是三姑娘啊!

陸鳶華拚命的想要將自己的身份喊出來,可是,不管她再怎麼用力,聽在眾人耳裡的卻隻是一連串嗚嗚的聲音。

那個婆子將她的嘴堵得太嚴實了!

“行了,彆在那編瞎話了!建安伯府在汴京城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們家的姑娘怎麼可能做出這般下賤低劣的事!你若不服,我便將你扭到大殿前讓你同建安伯府的人當堂對質如何!”

“嗚嗚,嗚嗚嗚……”見張清要將她拖出去,陸鳶華忍不住再次將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張沛。

張沛眸子閃了閃,正餘心不忍想要幫她說話時,張清又一記眼神掃了過來:“你還不滾,難不成,是想在這池子裡泡個澡!”

“阿姐……”

“滾!”

“是。

”張沛再也扛不住來自家嫡姐血脈的壓製,他再也不敢看陸鳶華,將頭一扭,隨即一陣風似的跑了。

親眼看著張沛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陸鳶華終於再也抑製不住自己的眼淚嗚嗚的哭了起來。

她不明白張沛為什麼不向他姐姐說明自己的身份!

自己真的是建安伯府的三姑娘啊!

為什麼她們就是不信!

可陸鳶華更不明白的是,為什麼被引到這的人是張清而不是定國公夫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