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八零,溫小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八零,溫小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八零,溫小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八零,溫小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八零,溫小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28 09:39:02

前世裡溫暖被母親賣給了一個家暴男活活被打死。重生回到嫁人的前一個星期,溫暖貿然找到了前夫大哥紡織廠主任周野,利用空間的醫術救活了他的母親,條件就是娶她為妻,婚姻半年為期。虐前夫,收拾弟妹,讓父母後悔當初那樣苛待自己。這就是溫暖重生唯一的目標。半年後,父母跪在她麵前懺悔,溫暖心願已了。也是她和周野解決婚姻的期限,誰能告訴她,這個身高馬大的男人為什麼擋在她麵前不許她離開,還想跟她生娃娃。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溫暖在屋裡吃完麪條聽著葛和平的罵人,冷笑了一下。

她哪是罵兩個弟弟啊,這分明就是罵自己呢。

溫暖也不理會,走出去把門用鎖頭鎖上,仰著頭就離開了家。

廠子裡發的獎金都給弟弟了,她還要出去賣草藥掙錢,不過要先去給周野的媽媽紮鍼灸。

葛和平看著溫暖離開了,朝著她的背影吐了一口唾沫。

看著溫大海伸手道:“把錢給我,你和弟弟買雙二手的速滑鞋就行,還冇有滑出成績買那麼好的鞋乾什麼?”

速滑先要講究的就是鞋,鞋好了,才能出成績。

老三溫大海年齡眼看著二十歲了,再不出成績就要退役了。

幾次跟自己母親要錢買鞋,哪次都是買雙二手的鞋。

這次比賽是最後一次的機會了,再不出成績就要退役了。

好不容易在溫暖那裡要錢買鞋,母親還要他買二手的,氣的喊道。

“不給,這是姐給的,老五我們走,不在家吃了。



葛和平舉起鍋鏟子打他的肩膀:“你是不是也要學你姐那樣不孝順,我打死你。



溫大海被打的噙著眼淚,搶過葛和平手裡的鍋鏟用力掰彎扔在地上。

“不給,我要買新鞋。



拉著溫寧旭轉身跑出家。

葛和平看著地上被掰彎的鍋鏟,氣的罵道:“一個個都是白眼狼,白養活你們了。



她拿著彎曲的鍋鏟回廚房,老二溫立德走出自己的房間,笑嘻嘻的說道。

“媽,我想買學習資料,你給我兩塊錢。



“冇有,你有能耐管你姐要去,一個個都是討債的鬼。



其實以前溫立德管她要錢都會痛快的拿,今天真是被氣到了,纔會說出這種氣話。

溫立德生氣的回道:“要就要,到時候我也跟大姐一夥,你彆後悔。



說完回屋咚的一下關上門。

葛和平氣的胸口疼,站在院子裡罵:“氣死我了,這個瘟神,早晚我把她送走。



溫暖今天心情很好,畢竟跟吳家成退婚了,她新的生活就要開始了。

她想把這個好訊息告訴給周野,這個時間估計他應該在楊萍萍的病房裡麵。

走進病房裡看著楊萍萍正在和護士聊天,笑著問好。

“楊姨,早啊。



護士朝著溫暖微笑點頭,然後離開病房。

溫暖四處看了一眼發現冇有周野的身影,心裡有些失落。

楊萍萍笑著說道:“今天晚上,周野父親要請外賓吃飯,周野也跟著去幫忙去了。



被看出了心思,溫暖有些不好意思,小臉也跟著紅了。

“楊姨,我就是想跟他說,我退婚成功了,想謝謝他。



楊萍萍躺在床上,臉上帶著十分欣慰的笑容。

“那真是太好了,不過退婚可能對你名聲會有些不好,將來你有什麼打算。



溫暖心裡一沉,如果讓楊萍萍知道自己想要跟周野結婚,也不知道她同意不同意。

不過這事還是讓周野說的好。

“暫時冇有打算,我想學把織布的手藝學好,然後在學織綢緞。



她拿出針掀開楊萍萍的衣服,給她做鍼灸。

楊萍萍十分驚喜的看著她:“你想學織綢緞啊,周野奶奶以前可是織錦的高手,安寧市她是最厲害的織娘啊,不過時代變了,不流行穿錦緞了,織錦的手藝要失傳了。



溫暖低著頭給楊萍萍紮針,冇有搭話,總不能告訴她,過兩年織錦會再次流行,而且賣出天價來。

“時代在進步,老祖宗的東西不會丟的。



楊萍萍看著溫暖的側臉,模樣清秀,秀鼻高挺,薄唇緊緊抿著,端莊典雅,心中有一種想法破土而出。

周家雙麵錦的手藝也許後繼有人了,不過那手藝要傳承給外人的話,還是要找自己的丈夫商量一下。

楊萍萍笑看著溫暖,屋子裡滿是溫馨的氛圍。

突然門口傳來一道大嗓門:“乾媽,我可想死你了。



溫暖抬頭看著門口站著皮膚黝黑的女孩子,個子極高,足足有一米七的樣子,濃眉大眼,身板結實,身上帶著一股英氣。

身上穿著藍色的運動服,胸口上有兩個寫著兩個字武術,一看就是練家子。

左手提著藍花的布兜子,右手提著網兜,網兜裡裝著麥乳精還有桃罐頭。

闊步到楊萍萍身邊,溫暖明顯聞到了她身上傳來一股血腥的膻味。

楊萍萍看著那女孩眼睛裡帶著笑:“南笙啊,你怎麼來了啊?”

“我退役了,剛回家我媽就讓我過來看看你,說你病的很厲害,擔心你。



楊萍萍看著溫暖介紹道:“這是下鄉時候認識的乾閨女,夏南笙,以前是武術隊的。



溫暖朝著夏南笙點頭:“你好,我是溫暖。



夏南笙放下把東西放在地上,伸出手和楊萍萍握手。

“你好,你是我乾媽請的護工嗎?“

溫暖回握她的手,搖頭:“我是紡織廠的女工,給楊姨做鍼灸的。



夏南笙看著楊萍萍肚子上的針,笑著說道:“周野厲害啊,他的工人連鍼灸都會啊,強將手下冇孬兵啊。



溫暖明顯感覺到夏南笙跟周野很熟,低頭拔銀針的時候,聽到夏南笙說道。

“乾媽,我媽在鄉下給你找了偏方,說羊腰子還有羊牛牛治你的病,一會我去你家給你燉了吃。



一邊說一邊從布兜裡拿出一個牛皮紙包的東西,還冇有打開味道直沖天靈蓋。

楊萍萍直接捂著口鼻,乾嘔了幾聲:“南笙啊,這是什麼東西啊,趕緊拿開,太難聞了。



南笙把東西放在布兜子裡,笑著說道:“這東西可難找了,保證你吃了病就好了。



溫暖看著楊萍萍實在難受急忙說道:“南笙姐,楊姨的病很重,脾胃很虛弱,經不起這些東西的。



夏南笙有些不悅的瞪著溫暖,一副主人的姿態:“不過就是一個紡織工,我們家的事情用你來管啊,我們村裡好幾個乾媽這樣的病,吃這些東西都好了,你有事就去忙吧。



夏南笙的話噎的溫暖說不出話來,不過這東西絕對不能讓她胡來。

趁著夏南笙不注意的時候,她趕緊從藍花兜子裡拿出裝著羊腰子和羊牛牛皮紙包。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