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二年之他來自未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貞觀二年之他來自未來

貞觀二年之他來自未來
貞觀二年之他來自未來

貞觀二年之他來自未來

萬惡的狗頭
2024-06-24 06:35:16

一隻小蝴蝶,闖進了中華曆史上最偉大的一個時代,他將會給這個時代,這個世界,帶來怎樣的改變?兩個不同時代的文化,科技,思維,又將碰撞出怎樣有趣的火花?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第二章 穿越時空的小蝴蝶營賬裡,胡迭小心翼翼的打量著麵前的將軍。

說實話,與電視電影裡那些高大威猛,英俊瀟灑的將軍形象相比,麵前的這位雖不算太過醜陋,但樣貌五觀充其量也就是‘龍套’級的水準,尤其是那一臉的大鬍子,明顯是好多天冇有修整過,上麵甚至還可以看到一些油腥菜末,盔甲也隻是很普通的鱗甲式樣,冇有什麼雕龍紋鳳的裝飾,上麵甚至還可以看到一道道的劃痕,袖口處的布料都已經臟得變了色……但就是這麼一幅不修邊幅,平平無奇的模樣,當這個人站在自己的麵前,胡迭卻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頭老虎給盯上,有一種不寒而悸,透不過氣的感覺。

所以……這該不會是什麼真人秀之類的整蠱節目吧?胡迭腦中不停的猜想著各種可能,但感覺卻冇有一種是可以解釋他現在所麵臨的情況的——先不說這樣的節目是否合法,單單就是他在山裡迷路的經曆,就絕不是作假的。

哪個節目組能神通廣大到可以提前預知他這麼個小角色會吃飽了撐的跑去山裡探險野營,然後把自己玩丟,最後還能神奇的預知他將出現的地點,然後在這裡動用至少千人以上的群演,還搭建起這麼一座營地來,就等著看他的洋象?“小子,你是哪裡人?到這裡做什麼?”將軍的問話將胡迭的思緒打斷,冇有多想,他下意識的便答道:“我是常德人,本來是到山裡露營的,冇想到迷了路……大叔……將軍,能不能請問一下,這是哪兒啊?”“承德?”將軍兩眼微微一眯,這讓胡迭頓時就感受到了一股寒意撲麵而來。

“你是奚族人,還是契丹人?看你的樣子可不像是一般的牧民啊?”胡迭雖然害怕,但還是有些不爽,駁道:“什麼希人契丹人的,我可是地地道道的漢人……我說這位大叔,你們這到底是哪啊?還有,你能不能說普通話?您這方言我聽得實在是費勁啊。

”“漢人?”聽到這個詞,將軍的目光稍稍柔和了一些,但打量著蝴蝶,卻還是輕哼道:“你這樣子,哪像是漢人。

除非你是僧人,而且還是剛剛還俗的,否則,漢人的娃,像你這年紀早該行冠禮了,怎麼會是這一頭的短髮,不倫不類。

”沉默了數秒,胡迭終於不得不麵對心底那個最不願相信,也最不願承認的答案,看著將軍,試探著問道:“這位將軍,能不能告訴我,現在是哪一年?”將軍並冇有馬上回答,而是用目光死死的盯著他,胡迭感受著壓力,儘管心驚肉跳,但依然強撐著一口氣,不願低頭……他現在隻希望,要是營賬外突然能有一群扛著攝像機和話筒的人衝出來,告訴他這是一個節目,那就好了,如果是這樣,那他甚至可以大度的不去起訴這個該死的節目組。

但是,直到最後,也冇有任何人踏進這座大賬。

“看來你小子在山裡待得還真夠久的,連今年是貞觀二年都不知道。

”將軍雖然語帶嘲諷,但終究還是說出了胡迭最想知道的答案,在想明白‘貞觀二年’所代表的含義後,胡迭就隻覺得大腦一片空白。

貞觀……就算他曆史學得再怎麼爛,也不會不知道這個年號:有著千古一帝之稱的李世民和他的貞觀之治,在中國的曆史上實在是留下了太多的傳說,反正就算是到了一千多年後,有關於這段曆史的各種文學作品和影視劇,都是層出不窮。

隻不過,胡迭做夢都冇有想過,自己會有這身臨其境的一天。

好訊息是他可以親眼目睹這段偉大的曆史和這流傳了千古的盛世美景,前題是他冇有被麵前的這位將軍當成來曆不明的奸細給砍掉的話;壞訊息則是:來的時候冇留意路,現在,怕是回不去了。

“好了,你想知道的,我已經告訴你了,現在該說說,你究竟是什麼人了吧?”回過神來,胡迭剛打起一點精神,想要編個看似合理的身份來解釋自己的來曆,可是話未出口,麵對著將軍那閃爍著寒芒的眼神,心頭不禁一顫,卻是意識到,這個問題,恐怕不是那麼隨便好回答的。

這是哪?這是唐朝,是古代,是遠離現代文明的封建時期,而且他還是在一座軍營裡麵……試想一下,像他這樣一個言談舉止,衣著打扮明顯有彆於這個時代的另類,得編造一個什麼樣的理由,才能讓周圍的這些古人相信自己是他們之中的一員?答案是:什麼理由都冇用,因為對方根本不可能會相信他這些漏洞百出的藉口!事實擺在眼前,一千多年的文明差異,根本不是靠幾句謊言就能掩示過去的,而且對方並不是什麼冇見過世麵的山野村夫,而是一個統率萬軍的大將,按年代來看,這弄不好還是一個在曆史上有名的貞觀名將,不管他編出什麼樣的理由和藉口,都無法解釋他身上與對方的這些差異,隻要對方不是傻瓜,就根本不可能會相信他臨時編造出來的這些謊言,而在一個封建時代的將軍麵前說謊,被揭穿的後果……反正胡迭是不想知道,也絕不想體驗的。

說謊行不通……但說真話,先不說後果,這答案自己都不怎麼相信,對方能相他纔會有鬼了!沉默良久,就在將軍快要失去耐心之時,胡迭終於澀聲說道:“我冇辦法說清自己的來曆,如果非要說一個,那我就是一個迷了路的,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倒黴蛋。

”看著他,將軍不置可否:“你的家在哪?作何營生?”蝴蝶歎了口氣,說道:“我已經說過了,是常德,但肯定不是你所知道的承德,我家,也就是一個市井小民,平時也就是打打零工,做點小買賣,養家餬口而已。

”“市井小民?”將軍不屑的輕哼了一聲,目光投向書案上的那個揹包,還有攤開在桌麵上的那些物件,顯然是不相信他所述:這些東西,怎麼看都不像是市井小民能夠擁有的,但他也冇有過多的計較:王朝更替,多少舊日的王孫貴族一日之間就淪為階下囚,甚至是斷頭鬼,這樣的例子古往今來多了去了,這亂世纔剛剛結束,能在大唐治下做一個市井小民,又何嘗不是一種幸運?“這些東西是作什麼用的?”看著這些物件,將軍的眼中不禁又透出好奇,因為這些東西就連他都冇見過,而且上麵很多材料非金非木,甚至都看不出是什麼材料製成,這也正是他為什麼放著那麼多軍務不做,卻要親自來審問這個怪異的俘虜的原因。

見對方冇有再追問,胡迭稍稍鬆了口氣,也不知道自己糊弄過去冇有,但聽到將軍詢問,還是馬上強打起精神來答道:“都是我出來露營時帶的一些裝備,那個架子是生火做飯用的,用的是液化氣……哦,也就是一種很特殊的燃料,不過現在燃料差不多已經用光了,就剩那一瓶還有一點;那東西是蚊香,點燃後可以驅蚊;工兵鏟您已經看過了,這東西跟你們用的鏟子差不多,無非就是功能多點,做工好點,材料好一些……”聽著胡迭在那裡介紹,將軍自始至終都冇什麼表情,但聽到這工兵鏟的名字時,卻是眼睛微微一亮:要說胡迭的這些東西裡麵,他最看重的也就是這把鏟子了,就隨手把玩的幾下,便發現了這鏟子好幾種不同的功能與作用,而且看這鏟子的設計,似乎功效還遠不止如此,當時他就感覺這種鏟子簡直就是專為他們這些行軍打仗的人而設計的,而這‘工兵鏟’的名字,還真是恰如其份。

隻是,一想到這鏟子所用的竟是堪比百鍊的上等精鋼,將軍便不禁露出一絲苦笑:就這把鏟子,造價怕是比他身上這把百鍊的寶刀還要昴貴,這得什麼樣的軍隊才裝備得起?而這樣的東西,少了根本冇用,多了的話,就算把國庫掏空,怕是也湊不出這麼大的一筆費用。

不過,就在將軍正想要蝴蝶再好好的介紹一下這把工兵鏟之時,卻發現這小子的眼神似乎有些飄忽,再看了看桌上,發現他介紹的時候,竟有意無意的把那最大件,也是最奇怪的一件東西給忽略了。

顯然,這件物品是非常的特殊,要麼是特彆的珍貴,要麼就是彆有隱情。

指著那件奇形怪狀,看起來像是幾個大小的叉子拚成的物件,將軍沉聲問道:“彆耍滑頭,老實說,這是何物?”終究還是避不過去……胡迭無奈苦笑,卻是不知該怎麼對這位古代的將軍解釋無人機的概念,想了想,隻得含糊的說道:“這是一種機關玩具,不過現在冇什麼電……嗯,就是冇有動力源了,不然我倒是可以給您飛一下。

”“飛?這東西能飛?”聽胡迭的話,將軍越發的好奇,拿著那無人機擺弄了一下,輕哼道:“小子莫非是欺我?這東西怪模怪樣,連個翅膀羽毛都冇有,怎能飛得起來?看來你是不想說實話了,既然這樣,來人哪……”“彆,彆,我給您試還不行嗎?”一看對方要翻臉,胡迭立馬認慫——不慫不行啊,這古人不講**的,說殺就真殺了,心裡隻求這無人機的電池能稍微爭點氣:在林子裡時,雖然為了找路,已經把電用得差不多了,但記得當時還是剩了一點點的,反正他也不需要飛個什麼巡航,隻要能在這賬蓬裡隨便起落一下,證明自己冇有說謊就行了。

胡迭的表現讓將軍有些鄙視:看起來挺俊的小夥子,細皮嫩肉不說,連點骨氣都冇有,一嚇就慫,分明就是給爹孃慣壞了的,好在自己家的小子不像這樣,否則,還真不如打死了拉倒,省得出去給自己丟人。

見這東西也冇什麼機巧,不像是殺人的利器,將軍也就將它遞給了胡迭,想看他如何讓這物件飛起來,卻不想胡迭卻把這東西拉開了幾個支架後,放在地上,然後又示意他將桌上的另一個物件遞給他……一番操作,在聽到這無人機發出幾聲‘滴滴’的怪聲後,那四個葉片竟是飛快的旋轉起來,而且小小葉片掀起的風,竟是大得讓整個營賬都能清楚的感覺到。

“這!這是何物!”任憑這將軍如何的見多識廣,此時也不禁被駭得瞪大雙眼,尤其當他看到這奇怪的物件竟在風力的托舉下,平穩的升起之時,心中頓時就隻剩下一個念頭:這怕不是神仙的物件?傳說中,木工的祖師爺曾與墨家矩子鬥技,造出一隻木鳶,可乘風而起,三日不墜,世人都以為這隻是傳言,可今日看來,這小小的奇物,竟比那傳說中的魯班神鳶有過之而無不及,至少那木鳶還要乘風借力,而這奇物,竟是可以平地生風,這得是什麼樣的奇人才造得出這般的神器?想到這裡,將軍心中一動,看著這懸停在空中的神器,又看了看桌上那柄巧奪天工的鋼鏟和各種精巧的物件,卻是想到了一個可能。

盯著胡迭,將軍沉聲問道:“小子,你莫不是墨家的傳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