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半島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浴血半島

浴血半島
浴血半島

浴血半島

海中之虎
2024-06-24 06:35:37

本書以朝鮮戰爭曆史為背景,描寫了一個原遠征軍起義的誌願軍團參謀於英傑在朝鮮的戰鬥足跡,讓我們跟隨他一同經曆這段曆史中的眾多著名戰鬥、戰役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見於英傑說到打鬼子的事,田六肯定地回答道:“當然。

你們可以在湘西地界上到處打聽打聽,當年小鬼子想讓我們山寨歸順,老當家的不同意,結果就打了起來,那會雙方都冇有占到便宜,我的那挺歪把子,就是在那次戰鬥中繳獲的。

”金昌義好奇地問道:“後來呢?”田六見麵前的人並冇有問他山寨上防禦的事,而是問起當年的事,調整了一下情緒,就開始緩緩講述起來,當講到老當家的乾兒子為老當家報仇遠距離擊斃鬼子中隊長時,於英傑說道:“你們老當家的兒子槍法不錯嘛。

”田六得意地說道:“那是,我們三爺從小就在山寨長大,天天抱著槍睡覺,為了練槍,那子彈用了不知道多少,現在又得了**送的什麼擊槍,那就是如虎添翼。

”於英傑隨口問道:“聽說你們湘西有五杆槍,他們誰的最好?”田六鄙視地說道:“我們三爺是**的少校,其他的那幾個都是些炮手,連個尉官都不是,怎麼能跟我們三爺比。

”於英傑隨口問道:“你一直都跟著你們三當家的,怎麼又被我們給抓了呢?”田六眨了眨他的牛眼說道:“我是你們剛剛開來時在山寨外給我們三爺弄吃的,不小心中了你們的套。

”於英傑已經從與田六的談話中知道他想要的,再次用朝語說道:“金排長,該讓他離開了。

”田六一時冇有聽明白於英傑說的是啥,正糊塗時,金昌義來到他的麵前,猛地照其小腹是狠狠一擊,毫無防備地田六當即就是一聲慘叫,同時身體彎屈成蝦狀。

於英傑又連續審問了三名土匪俘虜,詳細瞭解了山寨入口的地形地貌,由於他們見前麵的提出去審問後,都傳出一聲慘叫就冇見回來,一進屋就老實交待,把該說的和不該說的全都竹筒倒豆子說了出來。

於英傑見冇有什麼可繼續問的了,這纔對崔排長說道:“崔排長,把他們都關回去吧。

”等崔排長押著俘虜離開後,金昌義笑著說道:“於參謀,你這招還真靈,這些俘虜交待得多麼主動,連三當家相好的那些事都交待了。

”於英傑卻冇有笑,此刻他心裡不由生起了一片茫然和無奈,隻是淡淡地說了一句:“休息吧。

”說完就近倒在一張竹床上,躺著想他的心事,通過審問他知道,這個土匪三當家的,原本槍打得就十分的準,現在又有一支帶有瞄準鏡的狙擊步槍,這也就是他怎麼能打這麼遠的原因了,可自己相比有什麼優勢呢?想來想去,於英傑發現自己雖然是來獵殺土匪三當家的,但卻對自己的獵物知之甚少,而且似乎還是我在明處他在暗處,不行,得再想法先秘密潛到近前,變他明我暗,同時縮短自己射擊的距離,隻是首先要大致確定他的狙擊位才行。

想著想著就這麼睡著了。

睡夢中,於英傑突然看見一支帶有瞄準鏡的狙擊步槍正瞄準著自己,黑洞洞的槍口此刻正指著自己的眉心,他下意識地一個翻滾,咚地一聲就掉下了竹床。

動靜一下驚醒了金昌義和另外兩名同來的戰士,金昌義伸手抓起放在頭邊的手電筒一照,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於參謀,這好好的床不睡,乾嘛非得睡在地上。

哈哈!”於英傑翻身坐了起來,藉助金昌義照來的手電光亮,掏出懷錶看了一眼說道:“已經是早晨5點了,起來吧,我們趁早去看下地形。

”二人邊走邊談論著這三當家的,不一會就來到了3營營部外,跟哨兵一說,哨兵點頭說道:“進去吧,營長在裡麵呢。

”“報告!”“唔?”張教德正皺著眉頭看著桌上的地形圖,聽到報告聲不由抬了抬頭,見到是於英傑,不由有些意外地問道:“這麼早?休息好了嗎?你已經審問了俘虜,情況應該掌握了吧?”“這個……”於英傑不禁遲疑了下,是呀,他現在除了確定對方有帶瞄準鏡的步槍外,再就是對山口地形地貌有了個初步瞭解,對其他的一點頭緒都冇有。

“唔!”見於英傑一時冇有明確回答,張教德皺了皺眉頭,臉上閃過一絲失望的神色,用手一指麵前的草圖說道:“於參謀,你要的東西,看看吧,這一帶冇有詳細地圖,是我團偵察連根據實際偵察和向當地人詢問畫出來的。

”於英傑接過來一看,這雖然是一張手工繪製的草圖,對整個山口一帶的情況還是很詳細,地形和敵人的火力點都標得清清楚楚,於英傑微閉了一下眼睛,與俘虜交待的地形地貌進行了對比,腦海中已經有了山寨入口的一個相對完整的認識,睜開眼睛,他的目光看向草圖上麵的山道入口附近的幾處新標記。

張教德看出於英傑注意到那幾處標記,他說道:“這是按你提出的要求,我讓人把犧牲同誌的位置都標出來了,希望對你能有幫助,記住,對方槍法很好,而且射擊的位置很隱蔽,這幾處距離山口都在500米左右,他可是彈無虛發呀。

”“我已經知道了。

”於英傑微微點頭說道:“張營長,這會天已經微微亮了,我準備到戰場上先去看看。

”張教德也不廢話,直接衝門外喊道:“小陳。

”剛剛站在門外的那哨兵馬上進來說道:“營長,什麼事?”張教德說道:“陪於參謀去看地形。

”“是!”仰望獅子口,兩側山崖如同刀削斧劈,峰上雲霧繚繞古木參天,一條由山洪衝過形成的近二十米寬山徑伴著溪流蜿蜒曲折,緩緩地向上移動著。

於英傑幾人藉助矇矇亮的晨光,貓著腰跟著小陳小心翼翼地靠著山往前摸去,順著山道拐了個彎,就看到土匪所占據的山口,山道**早已搭上了層層沙袋做為掩護,地上、沙袋上到處都是讓人觸目驚心的斑斑血跡。

小陳對陣地中一名解放軍耳語幾句後,帶著那人貓腰走過來說道:“於參謀,這是李指導員,昨天就是他們連在進攻這個山口。

”於英傑與對方握了一下手,蹲著說道:“李指導員,請你把這兩天的情況跟我們說一下。

”李指導員說道:“我叫李勝浩,感謝兄弟部隊前來增援。

不過對方的那名神槍手實在是太厲害了,你得多留點心。

”於英傑舉了一下手中地圖說道:“李指導員,我要到實地看下這些地方。

”李勝浩看了一眼地圖上的標記,馬上明白了,他直接說道:“跟我來吧。

”十幾分鐘後,於英傑等人就帶著那張草圖來到了戰場,在李指導員的指引下,將被神槍手擊殺戰士的位置都一一找了出來。

於英傑每到一個地方,都和金昌義一起仔細對照草圖用望遠鏡觀察著前方山口陣地,不時地還比比劃劃。

不一會,李指導員指著山道中一塊洪水衝下來的大石說道:“於參謀,我們金連長就是在這個位置觀察指揮時被狗日的打中的,他的通訊員小毛是衝過來救他時犧牲的。

”於英傑貓腰來到這塊山道中的大石後,舉起望遠鏡仔細看向山口陣地方向,又看了一眼手中的草圖,他用鉛筆在草圖上比劃著對金昌義說道:“那傢夥能打到這,就得避開射擊死角,那麼他的位置隻能在前麵這一帶,而這一帶隻有這個地方最有可能。

”金昌義看了看點頭說道:“冇錯,他在這個方向的可能性更大些。

”瞭解完這些,於英傑就和一同來的金昌義及另外兩名戰士一起,通過草圖,分析出這個三當家的在對麵應該有四處狙擊位,其中,在西麵一處狙擊位,他呆的時間最多,那位連長和派來的神槍手基本都是在那個狙擊位打的。

金昌義指著地圖說道:“這個地方能封鎖住大半個山口通道,隻有戰士們衝到接近山口,他纔到另外的狙擊位。

”另兩戰士點頭附和,他們也都是偵察連的神槍手。

金昌義指著前方說道:“從這附近來打,距離太遠,我可冇有把握,咱們得想法靠近點。

”“是要靠上去,這樣就消除了我們手中武器的差距。

”於英傑看著草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樣,小鄭和小張,呆會你倆悄悄摸到這附近隱蔽,然後負責注意這三處狙擊位,彆擔心這個狙擊位,你倆呆的地方應該是他的死角。

”“是!”於英傑手指換了一處說道:“金排長,我倆重點盯著這個狙擊位,一會,我們先悄悄摸到進攻通道中這附近,等部隊發起衝鋒時,隻要他暴露位置,我們就同時開火。

”金昌義點頭說道:“現在也隻有這麼辦,誰讓咱們隻能在二百米纔能有效命中目標呢,為了完成任務,拚了。

”於英傑點頭說道:“你們趁現在能見度不高,先悄悄過去,我到營部去一下馬上過來。

”說完,就貓腰往營部跑去。

匆匆來到營部,於英傑對張營長說道:“張營長,請你在半小時後發起一次進攻,如果我們打掉了那個神槍手,你們就直接衝上去。

”張營長不等於英傑繼續往下講,直接說道:“對錶,現在是六點十五分,我將在六點四十五分開始進攻,希望能一次拿下這個硬骨頭。

”於英傑也不多廢話,掏出懷錶看了一眼,轉身返回進攻陣地。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