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征服手冊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異界征服手冊

異界征服手冊
異界征服手冊

異界征服手冊

烈鷹少校
2024-06-24 06:35:57

古老的帝國,打開了傳說中諸神連接異世界的通道,帝國的精英們正在整裝待發,準備征服一個新的世界 然後,一切就顛倒了過來 現代化工業強國對魔法世界的碾壓,一切都是那麼合情合理 新的大航海時代即將來臨,一片地球一樣廣袤的世界正在等待著錯過了航海時代的人們前去征服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阿爾努斯山,諸神之門。

黑夜已經降臨,大約淩晨兩點鐘,刺骨的寒風籠罩著整個阿爾努斯山,士兵們都縮進了營帳內烤火,隻有幾個凍得發抖的哨兵一邊哆嗦,一邊咒罵著天氣。

萊茵哈特站在諸神之門裡,麵前半跪著5名精選出來的斥候,正在等待著大門的開啟。

“你們隻有一天的時間,儘量去收集對麵的資訊,如果可能,給我畫出一份地圖來,但是有一點切記,不要和對麵的人發生衝突,以免打草驚蛇,但是如果有可能,悄悄抓一個俘虜回來也行。

”“是,我們明白了,統帥大人。

”斥候們異口同聲的說。

“你們身上帶的金幣可以賄賂當地人,實在不行,就給我躲在暗處觀察,等明天晚上同一時間,必須返回,明白嗎?”“是,統帥大人。

”5名斥候的打扮都一樣,一身普通老百姓的長袍,裡麵暗藏著一身勁裝皮甲,每人攜帶短刀一把,10枚金幣和100枚銀幣以及少量肉乾麪包和水。

萊茵哈特從旁邊的侍從舉著的托盤上拿起酒杯,遞給每一個人,然後自己拿起一杯。

“諸位,你們將是帝國的先鋒,帝國能否征服異界,就看你們的了。

”“帝國萬歲。

”5名斥候將酒一飲而儘,然後將陶瓷的酒杯扔在地上摔碎。

大門再次發出了轟鳴聲,黑洞洞的走廊出現在後麵,幾名斥候一行禮,飛速消失在黑色的走廊裡麵。

**,2028年5月16日,淩晨兩點,西外大街。

一座宮殿式的大門突然出現在緊挨主路的空地上,5個黑影飛快的竄了出來,隨即,大門又逐漸消失。

5個人進入到了這裡,第一件事情不是仔細端詳,而是一起大聲咳嗽了出來,來自無任何工業汙染世界的人對於**的霧霾及其不適應。

稍微緩了一下,幾個人才逐漸恢複了呼吸,隻是冇等他們仔細端詳一下這座城市,一陣刺耳的低音就把他們震撼住了。

一輛法拉利和一輛保時捷正在以一種他們難以理解的速度,向他們這裡衝來。

“陳哥,這晚上飆車就是爽,你說這帝都的交通,也就晚上還能飆的起來,白天你除非飆坦克一路碾壓過去,否則,連30邁都開不到。

”保時捷的駕駛員一邊猛踩油門,一邊通過藍牙耳機和對麵的保時捷駕駛員通話。

“彆說帝都,哪裡不是這樣啊,誒,彆忘了啊,輸的人今晚紫玫瑰夜總會包場,我就不信你這保時捷還能比得過我這限量版法拉利。

”藍牙耳機傳出另一個駕駛員的聲音“我靠,前麵是什麼,好像有人。

”保時捷駕駛員猛地看見了前麵那些斥候,驚呆了,但是此刻他的車速已經達到了150邁,這種速度急刹車的話即使有安全帶也得斷幾根骨頭。

“**啊,還不躲開,哥冇係安全帶。

”法拉利駕駛員發出歇斯底裡的吼聲,隻是那些斥候被這種突然出現,閃著兩個高亮車燈的高速行駛物體給晃得睜不開眼睛,呆呆的站在原地。

“咚,咚,咚。

”幾聲傳來,5名斥候一起“飛”了出去,然後重重的摔在柏油馬路上——兩輛跑車壓根就冇有減速,一溜煙飛奔而去。

“我們,中埋伏了。

”奄奄一息的斥候隊長看著跑車遠去的煙塵最後吐出這句話,他看了看四周已經不省人事的手下,吐出了一大口血。

“不行,必須給後來的人提個醒。

”隊長用手蘸著自己的血,用最後的力氣在地上寫下了“有埋伏”幾個字,但願後麵的斥候能夠看見這幾個字,知道這裡的危險,我們也算冇有白死了,敵人應該不認識這幾個字吧,隊長臉上帶著任務完成的微笑便永遠的倒下了。

“陳,陳哥,咱要不要回去看看,這撞上人了。

”保時捷駕駛員戰戰兢兢的問。

“回去乾嗎,告訴人家你爸是李剛啊,這是**,天子腳下,誰都有個七拐八彎的親戚在當官,撞死了還好,萬一撞個半死不活的,你再多的家產都不夠賠的,再說,萬一他們還有人,你回去不得先被揍個半死啊,是他們不對,大半夜站在馬路中間發呆,撞了白撞……”第一斥候小組,進入異界時間3分鐘,全滅。

西外大街,淩晨3點。

交通隊的警察們在這裡忙碌開來。

“這是老外啊,不好處理,這大半夜的跑這裡玩COSPLAY,都TM吃飽了撐的,害的咱們大半夜還得出警。

”一個交警惱火的說。

“冇任何證件,冇錢包,冇手機,這身衣服還挺像那麼回事,居然還有這匕首,還是銅質的,還有金幣?這幫老外玩COSPLAY羅馬真夠專業的。

”另一個交警也讚歎道,“就是咱們找人費勁了。

”“聯絡過外交部了嗎?”交警隊長問。

“聯絡過了,大半夜的,什麼美國,英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大使館都發了通報了,不過以他們的效率要幾天後纔會有結果。

”“先把屍體抬回去,送法醫,做一下酒精毒品測試,等人認屍,對了,監控發現什麼了?”“奇怪就奇怪在這裡,我們的監控失靈了幾分鐘,剛纔派人檢查,監控本身硬體冇有問題,技術那邊的說可能是受到了短暫的強電磁乾擾。

”“電磁乾擾?”交警隊長看了看這一地的屍體,“這幫該不會是真正穿越來的古羅馬人吧。

”現場響起了一陣不**的笑聲。

“行了,收隊。

”隊長看著這一地的血跡,還有其中一連串奇怪的符號,顯然不是記錄的車牌號。

“給環衛的去個電話,讓他們派輛清潔車清洗一下路麵。

”1小時候,環衛車用車上的高壓水槍將路麵上的血跡徹底清洗乾淨,連同斥候小隊長那幾個警示的血漬……阿爾努斯山,**時間2028年5月17日淩晨2點“冇有回來,這些斥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萊茵哈特第一次露出了急躁的神情,看著大門那邊冇有任何人進入。

他小心翼翼的講頭伸進了黑洞洞的大門那邊——一片漆黑,除了能夠聽見小蟲子的叫聲和遠處微弱的燈光之外再也看不見什麼。

“動作快。

”萊茵哈特迅速縮了回來,一揮手,第二批6名斥候飛速穿越了“諸神之門”。

隨著諸神之門徐徐關閉,萊茵哈特的不安也在增加,雖然很想親自參加這次行動,但是他明白,自己身為統帥,是不能輕易放棄手下的10萬軍隊,過去當一個斥候的。

**

市公安局監控中心“我靠,367號和368號監視器又出問題了,跟昨天一樣。

”“硬體剛檢查了冇問題,又是電磁乾擾,你說這大半夜的,哪兒來的什麼電磁乾擾?”“好了,好了,恢複了。

”幾個警察的目光一起盯在了監視屏上,隻見兩台監視器的圖像一如既往的平靜,什麼都冇有。

“再檢查一下附近其他的監控。

”幾個警察急忙分散開,各自坐到各自的監視器前麵“我靠,發現情況了。

”一個警察突然叫了起來,將所有人都吸引到了他的監視器麵前。

6名斥候冇有留在原地,他們稍微適應了一下空氣,就開始向燈火通明的方向走去。

“好大的城市,好亮的燈。

”斥候隊長看著兩邊的路燈邊走邊讚歎,“記得做好記號,咱們還得原路返回。

”說完在路邊的電線杆子上用匕首刻了一個叉。

其他的斥候也紛紛在路邊欄杆,樹上,甚至地麵上用刀子做著記號,隻是他們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四周無所不在的監控拍了下來。

“這幫玩COSPAY的是哪裡冒出來的?”“這幫老外是在破壞市容啊,損壞公物啊,素質呢?”“丫們還當**能允許老外胡來。

”為首的警察拿起了電話。

“報警抓他們,不對,我們自己就是警察啊。

”一個實習警官反應過來,不過作為監控中心的警官,他們並冇有配發任何武器,而且也冇有出外勤的資質。

“報警,那太便宜他們了。

”為首的警官冷笑一聲,撥通了電話,“喂,是城管大隊值班室嗎?”……走了2個多小時,斥候們已經接近絕望了,這座城市實在太過於巨大,一眼望不到邊,想要在一天之內準備一份地圖還是很費勁的,隻要到時候能夠找到返回諸神之門的路就謝天謝地了,斥候組長不禁回頭了了看自己走的這一路,路邊,欄杆,電線杠子,牆體上走用小刀刻上了標誌,起碼最後能夠知道往哪裡走,現在必須在天亮之前找到一處可以藏身的地點,或者找到幾個路人,換上當地人的衣服好隱藏。

“那邊的老外,都給我站住。

”一聲大吼讓這些斥候們一震,隨即背靠背拔出刀子做出防禦的姿勢。

6輛皮卡載著一群膀大腰圓,睡眼朦朧的城管隊員從幾個方向飛速衝了過來,將對方圍在中間。

“你們TMD,走一路刻一路,膽兒肥啊,拿咱們**城當底特律了,都TM會說**話嗎?把刀都給我放下,身份證,護照,檢疫證都給我掏出來,誰準你們在這裡玩COSPLAY的?”為首的城管小隊長王秋拿著高音喇叭,大聲嗬斥道。

其他城管也是充滿了殺氣,畢竟淩晨被從床上叫起來出來執法的,每個人都憋了了一肚子的火,正在滿腦子思索找那個倒黴蛋先瀉火,現在看見這些罪魁禍首居然敢拿著匕首對著自己,恨不得立即上去撕碎了他們,王秋扔下喇叭,則一手拿著板磚,一手抄著平時專用來鎖小販車輪的鐵鏈,對著部下們說,“注意素質,文明執法,待會兒彆敲腦袋。

”當被從睡夢中叫醒的時候王秋就是一肚子火,心說這明明是你們派出所的任務,怎麼拉上我們城管了,不過這起碼不是大白天對付左右為難的小販,收拾幾個亂刻亂畫的理論上說也在城管的職責範圍內,不過一聽是一幫外國人搗亂,一肚子火的王秋頓時民族主義情緒暴漲,立即叫上了隊伍裡所有脾氣不好的,身強體壯的小夥子來,準備讓這幫老外見識下什麼叫**城管的鐵拳精神,反正自己隊伍裡一大半都是臨時工。

王秋不喜歡老外,尤其是這些“白皮豬”,就在一個月前,他在驅趕一個占道的切糕攤販的時候,被人家用尖刀連砍6刀,要不是穿著防刺服,估計命也冇了,結果被連砍數刀後,王秋終於怒了,一拳將對方打倒在地。

他冇想到,邊上正有個帶著單反的老外,一直架著相機,就是不拍,直到王秋還手打倒對方的時候,他才按下了快門,接著用自己的臉書將這一照片傳遍全球,題目就是《**警察毆打少數民族商人》——反正外國上大部分人分不清**的警服和城管服,絲毫不管王秋之前被砍的那些刀,這要擱美國,你當著警察的麵拔出刀來,立即被打成蜂窩煤,冇地方說理去。

更離譜的是事後居然還有幾家國內媒體推波助瀾,聲稱王秋破壞民族團結,有暴力傾向,應該清除出隊伍。

雖然他的上級和他上級的上級都是明白人,這件事情最後不了了之,但是本來準備提拔的王秋,這次提升就徹底冇戲了,唯一的好處是之後城管為了防止再被砍,都配發了防刺服和電棍。

所以每當看見這些白人,王秋心中總是立即產生一股無名怒火。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立即籠罩在每一個斥候身上,他們也是身經百戰,從無數敵人的包圍圈裡逃跑出來的,但是冇有一次比得上這次的危機感強烈,儘管他們聽不懂王秋小隊長在說什麼。

“我們遇上敵人的精銳部隊了,大家突圍,立即躲起來,晚上沿著記號返回大門,告訴大人,這裡很危險。

”斥候隊長交代完隨即下達了一個短促的命令,“風緊,扯呼。

”6名斥候立即分散向6個不同的方向逃去,為首的攥著刀子就向王秋衝了過來,他本身就是玩刀的高手,速度極快,王秋還冇來得及反應,那把小刀已經紮到了他的胸口,接著就被防刺服擋住了,刺不進去,冇等斥候反應過來,感覺胸口捱了一拳的王秋已經一個板磚照頭橫拍了下來,“啪”的一聲,斥候隊長倒在了地上。

其他5人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們的匕首比城管的**短了不少,又是被十幾個城管圍毆,尤其是幾個城管還帶了電棍,不一會兒就相繼倒了下來,冇等他們掙紮著站起來,接著被電棍一陣猛電,渾身抽搐著喪失了抵抗能力,接著被收繳了匕首和隨身用品扔上皮卡。

這些斥候們幸好是在**,城管執法比較文明,否則以他們這種抵抗程度免不了一頓毒打……“隊長,這都是哪國人啊,敢在**這麼亂來。

”一個城管,看著自己被劃破的袖子說。

“這還用問,英國人唄,他們國家那個王子叫什麼來的,插兒死,前幾天掛了,女王和全國人民深表悲痛,然後這幫英國人就開始酗酒鬨事,三裡屯那裡都出了好幾個了,奇裝異服鬨事的英國人,聽說昨天還有幾個喝多了,跑到馬路中間作死,給車撞了的,好像也是這一身形套。

”另一個城管解釋。

王秋用輕蔑的眼神看著眼前這個被自己拍得一臉血的斥候隊長:“看你們這操蛋的樣子,你們丫是英國人吧,你們要知恥,要知恥懂嗎,跑**來亂寫亂畫,你們大英女王那個老壽星的臉都被你們丟乾淨了,我知道你們為你們那個叫插兒死的王子悲哀,你回家去亂寫亂畫我絕對不管,哎,你丫聽不聽人話啊……”隻見斥候隊長趴在地上,身上都是鞋印,正在伸手企圖去抓那隻掉落在王秋腳邊冇來得及收走的匕首。

“我說你們這幫傢夥怎麼就不能好好聽話呢?”王秋舉起板磚,直接拍在那隻“不聽話的手”上,隨即是殺豬一般的慘叫聲。

“幾點了?讓不讓人睡覺啊。

”“誰TM吃飽了撐的淩晨4點出來折騰。

”四周的居民樓不斷有窗戶打開,對著下麵一陣亂吼。

“隊長,我想他確實聽不懂你說的話,來**的英國人冇幾個能說漢語的都TM指望咱們能說英語。

”一個城管急忙提醒。

“我知道,就是讓丫們知道知道在**聽不懂漢語的下場。

”王秋站起身來。

“隊長,怎麼處置?”一個城管隊員問。

“怎麼處置?送派出所去,貼小廣告,亂寫亂畫是他們的管轄範圍,非說這是市容的事情,要咱們處理,而且這幫都是老外,讓丫們聯絡外交部處理,咱們又冇有處理外務的權限。

”王秋此時腦袋裡突然出現了一個念頭,要是城管也能**個國際總隊,跟國際刑警似得,全世界範圍內傳播下整理市容的經驗,那該多好,冇準美國底特律,紐約布魯克林區都會需要這種人才,起碼城市會乾淨多了,有秩序多了……第二斥候小隊,進入異界2小時,全滅。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