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玄幻: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

玄幻: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
玄幻: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

玄幻: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

難若驚鴻
2024-07-02 15:13:24

又名(離婚歸家,我成大帝,他們卻後悔了!)【後悔流+單女主(江梨)+家族群像】穿越而來的蘇玄,三十年前入贅冇落無比的武家。親手將武家發展成天雲帝國,富可敵國的世家。還因妻子走火入魔,根基被毀,將自己的極品靈根挖給她,讓她成為萬人敬仰的天之驕女。而妻子武夢雲回家第一天,蘇玄付出十年,等待十年,換來的卻是妻子一句“我是人,她是仙!”殊不知,蘇玄休了武夢雲,才發現原來自己被很多人愛著,還啟用了係統。【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離婚第二天,獎勵十五年修為】【離婚第三天,獎勵龍象般若功】……多年後,蘇玄已經成為這方世界的主宰。世人皆驚。怎麼落魄到隻能吃殘羹冷炙、受儘欺負的蘇家,橫推了整個修仙界?怎麼天之驕女、聖地聖女的武夢雲,跪在曾經羞辱的廢物蘇玄麵前,祈求原諒?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玄……玄弟,你怎麼回來了?”一道聽著悅耳溫柔的聲音,傳入蘇玄耳中。

他抬了抬眼皮,看向眼前白色粗布衣服的女子,手腕、頸部、頭上冇有絲毫華麗的裝飾。

哪裡還有以前頭戴金釵、腰間白玉、絲綢衣裙的蘇家千金模樣。

唯一能證明以前風采的,隻有那張在昏暗下不似凡人,玲瓏剔透的鵝蛋臉。

她是蘇玄的姐姐蘇靈,記憶中是一個喜歡安靜的修煉狂魔。

小時候還經常指導他修行,但就是不會說話,連給自己送禮物都要悄悄咪咪的。

不過奇怪的是,在神品靈根的感知下,蘇玄竟然感受不到她身上的靈氣波動。

可十年前蘇靈就已經達到了神藏境,天資可謂卓越,難道是境界差距太大的緣故?

“姐!”蘇玄笑著喊了一聲,又釋然的補充道:“離婚了,以後不會再走了。”

蘇靈眼睛睜大了幾分,用了好一會才接受這個資訊。

不過她冇有詢問什麼,細語道:“玄弟,進來吧。”

蘇玄點點頭,跟姐姐並肩而行,主動講出了今日休妻之事。

蘇靈踏著步子,邊聽邊認真的點頭,不會打擾他一句,是個很優秀的傾聽者。

這讓想套話的蘇玄很是無奈,終於忍不住的問道:“姐,蘇家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以蘇家的底蘊,不可能纔過去十年,就變成如今這副樣子。

蘇靈快速看了自己一眼,神色猶豫了下,緩緩開口道:“蘇家功高蓋主,從玄弟你入贅武家,朝廷對蘇家的打壓就愈演愈烈。”

“後來加上皇城大小官員、世家等等處處針對排擠。蘇家的人走的走,散的散,最後也隻有主脈的人還守著這院子。”

蘇玄低頭沉默,這事他便宜老爹蘇立德,以前給自己講過。

可就算被排擠、打壓,他每月送來的錢財和修行資源,完全不至於讓蘇家這般落魄。

“姐,我不是每月都會派人送東西過來?”蘇玄皺眉問道。

蘇靈一時間冇有說話,低頭糾結猶豫。

“姐,到底怎麼回事?”

“你……你送的靈石錢財,被武家的小少爺搶走了,後來就再也冇有過。”蘇靈撥出一口氣,解釋道。

蘇玄聞言,拳頭捏緊、眼眉跳動。

以武方林淬體境的修為,絕不敢這麼做,一看就是武廣暗中安排的。

蘇玄冇有想到,他為武家不辭辛苦的操勞,連回家的時間都冇有。

將小小的武家發展成如今的局麵,產業甚至遍佈整個天雲帝國。

可武家這群人,連他身為兒子,報答父母養育之恩的東西,都要收入囊中。

還故意隱瞞,當真是把老子當戲耍的狗?

“為什麼不告訴我?”蘇玄語氣冰冷的問。

蘇靈眼睛有些紅腫道:“爹孃和我每次去武府找你,都被武家趕了出去,說我們身份低微,不配進。”

蘇玄一陣失神,腦中不由浮現家人受辱的場景。

好一個武家,老子為你們武家殫精竭慮,不辭辛苦。

竟把我蘇玄的親人,當做低賤之人,入不得你們尊貴的武家!

蘇玄不明白自己以前究竟在做什麼,將靈根送給武夢雲後,為了不讓心愛之人覺得自己是一個累贅。

武家所有產業,大小事務全都親力親為,忙到夜晚午時是常有的事。

就連武府上下,都是他親自打點。

可付出這麼多,換來的不是武家人的尊重,而是他們的得寸進尺。

連他的親人,因為困難找他的親人,血濃於血的親人,都能狠心的趕出去。

甚至為了讓他好好的給武家效力,隱瞞到現在。

蘇玄忽然覺得自己也挺可笑的,穿越過來,竟然為了那可悲的愛情,不管家人死活。

他看著樸素如平民的姐姐,穿得還冇武家一個丫鬟好,不由眼角濕潤。

蘇靈顯得有些慌張,張了張嘴又閉上,不知道男孩子這種動物該怎麼安慰。

隻好伸出黃色老繭的手,用手背擦著弟弟的眼角。

蘇玄滿是心疼,以前姐姐的手白皙如雪,從冇這麼粗糙。

“冇事的弟弟,這些年幸好有江家大小姐幫襯。她要是知道你回來了,肯定會很高興的。”姐姐笑著道。

蘇玄聽到“江家大小姐”,腦中的記憶浮現。

在蘇家鼎盛時期,他父親和皇城頂級家族的江家是世交。

江家大小姐江梨,從小就喜歡跟在蘇玄屁股後麵。後來這個不太正常的小女孩竟然叫他父親,讓兩人訂下娃娃親。

可是後來女帝賜婚,本來該成婚的兩人,徹底被棒打鴛鴦。

當時還聽說,江梨知道這個訊息發了瘋。

不過現在蘇玄隻想好好對待家人,不會再對任何人、尤其不會對女人產生所謂的情。

那隻會讓他覺得更加可笑。

用二十年去愛,要是放在前世,二十年是一代人的青春。

可最後都不能用竹籃打水一場空來形容,隻能說養了一群忘恩負義的白眼狼罷了。

“玄弟,不想這些不開心的事。我去叫弟弟妹妹,他們肯定很想你。”蘇靈也不知道怎麼安慰,笑著轉身走向年久失修的樓房。

蘇玄卻久久不能回過神,看著四周乾淨整潔,卻十分凸顯窮人酸氣的蘇家。

跟武府金碧輝煌如皇宮,植被假山凸現的富貴氣一比,簡直如雲泥一般。

蘇玄鼻子發酸,胸口發堵。

走進陳舊的樓房,記憶中的價值連城的裝飾品全都消失不見。

蘇玄踏進姐姐空曠到讓人窒息的房間,裡麵隻有床、桌,彆無他物。

他看向桌上剩下的劍架子,那一把紫電一把青霜,不知去了何處。

那可是蘇家祖祖輩輩傳下來的寶劍,小時候蘇玄握紫電,姐姐執青霜。教他修煉,舞劍比劍。

可謂是貫穿了兩人的整個童年。

直到他為武夢雲挖去靈根,再冇碰過劍。但姐姐一直把兩把劍視作珍寶,放在房間最顯眼的位置,不允許任何人碰。

可現在,卻不見了。

蘇玄伸手撫摸劍架,無法言語。

在他出神之際,門外傳來雜亂的腳步聲。

蘇玄回頭看去。

蘇靈後麵跟著一個劍眉星目的少年,手裡牽著睡眼朦朧的六歲小女孩。

三人都是粗布纏身,顯得蘇玄有些格格不入。

他隻依稀記得少年叫蘇不凡,離開蘇家時才五歲左右,天天跟自己要一些裝帥耍酷的東西。

隻有小女孩,是他離開後纔出生的,連名字都叫不上來。

蘇玄走上前去,縱使心裡發酸,也露出溫和的笑容。

“玄弟,這是不凡和小橙……”

蘇靈忽然停下拍了拍腦袋,似乎是忘詞了。

“哥哥!”這時,小巧的蘇橙甜甜叫道。

掙脫蘇靈的手,踏著歡快步伐,扯了下蘇玄的衣服。

她靈動的大眼睛,望著自己:“哥哥,給你吃糖,不要不開心。”

蘇橙伸出纖細小手,裡麵是一顆用紙包裹的冰糖。

蘇玄眼眸定住,愣了好一會。

在武家,他為其勞心勞力。得不到尊重不說,還被那尖酸刻薄的武母林氏,整日嘮叨貶低。

連武府的下人都暗自議論他。

而現在一個素未謀麵的妹妹,卻願意給他,自己都不捨得吃的一顆糖。

蘇玄笑著伸出手,放在小丫頭的頭上。

將那顆冰糖放進她的櫻桃小嘴裡。

抬頭看向少年時,那眼神帶著怨氣,保持沉默。

蘇玄知道自己對不起這個家,對弟弟蘇不凡的反應表示理解。

他問道:“姐,爹孃呢?”

蘇靈肉眼可見的慌亂,低著頭不作聲。

弟弟蘇不凡眼裡多了幾分憂愁。

“哥哥,爹孃好久冇回來了。”蘇橙睜著靈動的大眼睛,憂愁道。

蘇靈過來拍了一下小丫頭的腦袋,正要張開嘴說話,似乎又覺得冇想好台詞。

動了動嘴巴,練習了一會,才說道:“爹孃為了給你尋找恢複靈根的方法,已經外出六年了。”

蘇玄眼眸一動,呆呆的看著自己親人。

一邊是嫌棄他廢物的武家,一邊是從冇放棄過他的親人。

以前蘇玄自以為可歌可泣的愛情,連親人的一個腳趾頭都比不上。

真是可笑。

“武家你們對我親人所做的一切,都會付出代價。我能將武家發展到今天這個局麵,也能把不屬於武家的,一點一點拿回來。”蘇玄下定決心。

此後,蘇玄的眼裡,冇有愛情,隻有親人。

蘇家落魄?那我就把蘇家打造成連女帝都懼怕的存在。

擁有係統,蘇玄有足夠的信心。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