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為了打發時間,我到了一名鰥夫教授家裡當保姆,每個月工資6000元。

冇想到,那教授兒媳婦如同恩賜般告訴我,他願意和我在一起。

隻是從那往後工資就冇有了,變成每個月3000元的生活費。

欺人太甚,少我的錢還要我陪睡個糟老頭子?

我拒絕後,他直接威脅要讓我兒子失學,再也無法在這個城市裡呆下去。

笑發財了,他怕是不知道我家是拆遷戶,家裡有著8套房子以及9位數的存款。

他兒子所在的那家公司大樓,也是我名下的。

1

“陳姐,你過來一下。”

話說我的工作是在這個一線城市中當保姆,負責雇主家裡的清潔衛生以及他的三餐。

我的雇主是一名已經退休的大學教授,獨自一個人生活了十幾年,還算是好相處。

每個月給我的工資是6000塊,這也是我和我兒子每個月的生活費。

隻是這幾天他看向我的眼神總帶著一絲奇怪,在我看向他時又迅速轉移開。

我對著鏡子打量了一下自己。

奇怪,冇什麼不得體的地方啊。

這天李子文的兒媳婦王英回來,她把我叫到書房,上下打量了我許久。

尤其是看著我的臉時,她不屑地撇撇嘴。

到底怎麼了?

過了好一會,她纔開口:

“陳姐,我叫你進來是想告訴你個好訊息的——我爸他看上你了。”

什麼,那個快70歲的老傢夥看上我了?

我才30歲出頭,他一身的老人味,是怎麼好意思說出口的?

王英看著我激動的模樣,誤以為我是欣喜若狂,眼底的鄙夷更深了:

“隻是你知道的,我們家對嫁進來的人可是有著一定的要求的,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我們李家的大門的。”

她提出的要求主要有幾點:

一、雖然李子文已經老了,但是我年輕還能生,必須先去醫院上環,不能生下孩子來瓜分他們家的財產;

二、我們兩個人可以在一起,但是不能領證,不過以後每個月李子文會給我3000的生活費,這筆錢還需要負責家裡裡裡外外的開銷;

三、雖然我們在一起了,但我兒子不能住進這個家裡,來這個家時必須向她報告。

說著,她露出穩操勝券的笑容,等著我對她的感恩戴德。

雖然話中是讓我考慮一下,但...

-

發表時間:2024-05-30 21:28:4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