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竊竊無語
2024-06-24 06:36:46

群像+女帝+係統+修仙+召喚張道臨自小從地球穿越到神武世界,苦讀數年中舉,本想繼承家業,老老實實教書育人。結果覺醒係統,但需要參加科舉才能開啟。一等獎勵:執掌封神榜,天帝道果。二等獎勵:執掌山海經,地仙之祖道果。三等獎勵:執掌生死簿,酆都大帝道果。四等獎勵:冇有獎勵,但獲得至聖先師的稱號,傳法異世界,收徒完成任務可以獲得獎勵。張道臨苦讀數年後終於金榜題名,以一甲三名的成績進入殿試。就在他誌得意滿,準備成為天帝之時,皇帝老兒見他長相出眾,才華橫溢,竟然將他送去鄰國給女帝當駙馬,導致係統開啟四等獎勵。臨行之前,還將責任全部推到張道臨身上,讓天下讀書人都以他為恥。“好好好,皇帝老兒你這麼玩是吧。”“行,你等著。”張道臨絕然而去,攜帶係統入秦。西秦窮?冇事,我召喚和武財神,分分鐘解決財政危機。西秦冇兵?冇事,我給你召喚十萬天兵天將,百萬陰兵,缺兵?有皇夫在不存在的。西秦缺什麼,張道臨的稷下學宮就給什麼。數年以後,弱小的西秦在張道臨的扶持下,成了一個龐然大物。張道臨看著兵強馬壯的西秦,目光望向東方。“出兵,東征!”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朝陽殿上一片寂靜,所有人麵麵相覷。

“陛下?南楚使臣到了。”

方纔喚南楚使臣上殿的戶部尚書劉忠見狀,笑著提醒道。

“……”

秦姒彷彿冇聽到他的話一般,依舊閉著眼睛假寐。

朝堂上一時間氣氛尷尬,羋天行臉色難看。

“哈哈,陛下肯定是操勞過度,這樣吧,使臣您直接說明這次來意吧。”

劉忠乾笑一聲,看向羋天行笑道:“陛下聽著呢。”

羋天行臉色陰沉,自己堂堂楚國使臣,上國大臣,更是西秦太後的孃家人,出世西秦不僅冇有禮遇優待,如今朝堂上還要被人這般羞辱。

“哼,秦君,我乃南楚使臣,你這般待我,有失禮法。”

羋天行上前一步,怒斥道:“就算兩國有所間隙,我好歹也是你太奶奶的孃家人,你如此冷落長輩,你就不怕被天下人恥笑。”

此話一出,朝堂上眾人頓時神情變得精彩。

“豬腦子。”

劉忠絕望的閉上眼睛,原以為是個輕鬆的小事冇想到,這特麼一趟辛苦活啊。

“相爺,這下您放心了。”

呂正身邊眾人低聲笑道,前者也是淡淡一笑。

“啊~”

秦姒打了個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眼皮站起來,似有若無的呢喃道:“是啊,南楚背刺盟友,孃舅侵吞子侄的國土,嘖嘖,是禮儀大邦,禮儀大邦啊。”

秦姒說著就轉身在綠娥的攙扶下,緩緩離開了大殿。

“恭送陛下。”

呂正見狀,第一個出來行禮,身後一排人跟著站出來。

秦姒走後,呂正大笑一聲:“哈哈,今日天氣好,我在舍下備宴,諸位一同?”

“相爺有請,我等怎敢不從。”

“今日不醉不歸。”

呂正等人笑著離開大殿,劉忠等人也一臉尷尬和氣惱,瞪了一眼羋天行,轉身匆匆離去。

“可惡!”

“這賤人敢侮辱我南楚。”

羋天行回過神,看著空蕩大殿怒吼:“我倒要看看這西秦是你最大還是太後最大。”

……

未央宮。

秦姒靠在椅子上,扶著額頭,滿臉愁容。

“陛下,您今天可真是國師附體,三句話直接把那個羋天行嗆得直哆嗦。”

“是啊,這幫南楚人真是不要臉,背棄盟約,侵吞西秦國土,現在還有臉來我們西秦耀武揚威。”

“這種人就該殺了。”

秦姒放下手,一臉疲憊:“有什麼用。”

“有太後在,羋天行要談的事情依舊能遞到朕麵前,朕還要畢恭畢敬的看完。”

“唉……”

秦姒長歎一聲,興奮的眾人聽到這話,臉上的笑容立馬收斂起來。

“太後懿旨。”

殿外傳來一道聲音,一個老太監舉著一份聖旨走進來。

“這麼快……”

綠娥等人蹙眉,南楚看來是真有急事啊。

秦姒深吸一口氣,站起身:“說吧。”

老太監笑著點頭:“太後孃娘請陛下往慈寧宮一敘,說走要事相商。”

秦姒冷笑一聲:“太奶奶還真是女中典範,嫁人都這麼多年了,還心繫孃家,孝順,孝順啊。”

老太監臉色微沉:“陛下慎言啊。”

秦姒在綠娥的攙扶下走下台階,冷笑一聲:“朕的話要是傳出去,慈寧宮就會少幾個太監。”

老太監膝蓋一彎,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陛下放心,奴才明白。”

秦姒瞥了太監一眼,一瘸一拐的走向慈寧宮。

慈寧宮奢華無比,鑲金綴玉,綾羅綢緞應有儘有,與秦姒的窮形成鮮明的對比。

而在大殿中央,一座金絲楠木雕琢雕琢而成的床榻上,側躺著一個人。

“皇帝來了啊。”

“見過太奶奶。”

秦姒微微躬身,而後在椅子上坐下。

大殿中除了太後,還有一人,正是今日大殿上的羋天行。

“唉,我是真老了啊。”

“往日說個話還有人聽,孃家人來了也能看在我的麵子上,給一點優待。”

“唉,可如今這孃家人千裡迢迢來看我,還要在朝堂上看人臉色。”

“陛下,你說這合適麼?”

太後話音落下,羋天行就應聲跪倒在地,放聲大哭。

“姑媽啊,您可要為侄兒做主啊。”

看著這一唱一和的兩人,秦姒心中就像是攢了一團火,燒心啊。

綠娥等人眼神變得銳利,隻要秦姒一聲令下,她們立刻就能把羋天行給撕碎。

“皇帝啊,你就看在我這張老臉的麵子上,就聽你舅舅把話說完如何?”

太後顫巍巍的從簾帳中坐起來:“實在不行,老身叩請陛下?”

秦姒指甲深深嵌入血肉之中,胸口劇烈起伏,許久她站起身,強撐著擠出一點笑容:“太奶奶可彆折煞朕了,朕聽就是了,太奶奶身體要緊。”

羅帳中的人重新躺下,嚎哭的羋天行連忙站起來,將懷中的文書拿出來,單手遞過來。

秦姒神色僵硬,伸手拿過來打開。

羋天行揹著手,自顧自的說道:“陛下,我南楚決定歸還西秦河西九城,並且附加歲賦銀兩三十萬,同時再贈送美男十名,隻希望陛下能夠同意秦楚再次聯盟。”

“無恥!”

綠娥等人眼中殺意閃動,南楚侵吞的可是西秦河西十六城,如今竟然隻換九城就想將他們背盟的事情揭過去。

“皇帝,我看這事挺好,我秦國需要河西九城,更需要南楚庇護抵禦中唐的威脅,如今南楚有意重修邦交,我看就答應了吧。”

太後說道,羋天行嘴角微揚,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嗬,河西九城……”

秦姒笑了笑,將手中的文書扔在地上。

“你……這是我南楚國書,你太無禮了。”

羋天行臉色一變,頓時哭嘁嘁的看向太後:“姑媽啊,您看啊。”

太後聲音也變得冰冷:“皇帝,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對老身不滿可以直接說,何必如此羞辱我這個老人家呢。”

秦姒向太後拱手:“朕怎敢羞辱太奶奶,隻是朕要是冇記錯,當初侵吞秦西秦的可是河西十六城。

你們歸還九城,而且還是最貧瘠的九城,這是什麼意思?”

羋天行哭聲一頓,秦姒繼續說道。

“太奶奶年事已高,又長年不接觸國政,不知道被你誆騙也就算了,你們南楚還想在朕麵前要這種把戲?”

秦姒冷笑:“當初你們南楚背盟棄信,現在想要重修邦交,可以啊,先把我河西十六城歸還,再割讓河東三十城,我們再談。”

“你……”

羋天行怒視秦姒,卻被後者冷冷的瞪了回去。

無奈之下他隻一臉哀怨的看向簾帳中的太後:“姑媽,她這是獅子大開口啊,她分明就是不把您放在眼裡啊。”

“皇帝,是我西秦要仰仗南楚,有些時候不要斤斤計較,此事我看就這麼定了吧。”

太後打了個哈欠:“你下去與天行兩個人好好商量一下,儘早將這件事確定下來。”

“對了,既然要與南楚結盟,你宮中那個唐國的皇夫就不能留了,早些處理了吧。”

羋天行聞言,頓時大喜,扭頭一臉得瑟的看著秦姒。

後者輕笑一聲,道:“太奶奶,你要是覺得此事可成,那這件事就由您出麵和南楚簽訂盟約,朕絕對不做失土之君。”

“再有,既然太奶奶對孃家人這麼好,太奶奶這宮中的開銷以後就由南楚來承擔了。”

秦姒深呼吸,轉身走向門外:“琉璃,跟朕回宮,即日起停止慈寧宮一切開銷。”

“是。”

此話一出,紗帳中立刻走出來一個身著黑裙的女子。

羋天行瞪大眼睛,這小皇帝竟然敢和太後對著乾。

“砰!”

紗帳之中,太後坐起身,怒拍桌子:“皇帝,你當真要和老身撕破臉不成?”

秦姒冷笑:“孫兒哪有臉和您撕啊,你要是覺得朕做的不對,通知宗室,把朕廢了就行。”

“朕告退。”

秦姒說完頭也不回的帶著人離開了慈寧宮。

“這……”

羋天行傻眼了,這該怎麼辦?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