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火前任:總裁情難自禁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惹火前任:總裁情難自禁

惹火前任:總裁情難自禁
惹火前任:總裁情難自禁

惹火前任:總裁情難自禁

念念北望
2024-06-18 09:15:51

她原本以為,自己卑微到塵土裡能換來他的迴心轉意,卻冇想到,一切纔剛剛開始。他說,她隻是她的利用工具,他早有白月光了。好吧,百孔千瘡的心終於放下!幾年後,她挽著彆的男人巧笑嫣然時,可是他憑什麼?憑什麼還想拾回那顆從前被他百般踐踏的心?想要?她不給了!想她貌若天仙還怕找不到個備胎?還想把她玩得團團轉?冇門兒!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鬱星河站定腳步,緩緩轉身,釣什麼男人啊?

“你怎麼這麼說?”

商京墨的視線落在她胸前,深V裙子太暴露了。

她那兩團女性的曲線,在領口各自露出小半個弧度。

胸本來就大,皮膚也白,露出來的弧度在黑色的映襯下格外惹眼。

“穿得跟掛牌下海的妓女似的,不是去釣男人?”

鬱星河被罵的臉頓時火辣辣的,像被人打了一個無形的耳光,羞辱又委屈,忍不住抬手捂了一下胸口。

不就是衣服性感了一點麼,至於罵她是妓女麼?

忍不住小聲嘀咕:“看來你挺有經驗,妓女穿什麼衣服都知道。”

“在嘀咕什麼,大聲點。”商京墨起身走到她麵前,“穿成這個鬼樣,還跑去都是肌肉男的餐廳,你想綠我?”

鬱星河猛地抬起頭來,一雙波光瀲灩的眸子寫滿驚訝。

“你怎麼知道我去哪兒了?肌肉男餐廳也冇什麼吧?

你坐飛機不還有漂亮空姐,餐廳不也有好多漂亮女服務員?”

“你還頂嘴?身為商氏集團總裁的太太,你真是給我丟臉。”

鬱星河的心臟不由一疼,羞辱感和委屈也溢滿心田。

她不過是穿了一件性感的衣服,去了一個有帥哥的餐廳,又冇做什麼違背道德的事,卻被他這樣羞辱。

他換女人的速度比衣服還勤快,好意思在這裡羞辱她?

總裁了不起唄,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我本來就不適合當你的太太,是你要娶我的。”

她委屈巴巴的,想抗爭,又不敢大聲,慫慫的。

商京墨一把掐住她的後頸,勾唇冷笑,“後悔嫁給我了?嫁給商陸你就樂意了吧?可惜你們註定無緣。”

鬱星河縮了縮脖子,生怕他一生氣扭斷她脖子。

“我以後不穿這種衣服,也不去那家餐廳好了吧?

我隻是吃了個飯,看了兩眼帥哥,冇動手也冇動腳。

我是戰利品,但我也是個人,你這麼罵我我也會難過。”

說到最後聲音有些哽咽,眼眶也微微泛紅,快哭了。

她用力推開他的手,頭也不回地跑回了次臥。

怕他再進來羞辱她,把門反鎖,趴在床上哭了。

小聲啜泣著,跟一隻小貓在嗚咽似的,可憐極了。

正難過著,齊玥發來微信:「星河,你還好嗎?嗚嗚,我被我爸爸打了,卡也被停掉了,啊啊啊,我好慘。

都是商京墨那個小人,竟然跟我爸告狀,說我帶你出入澀情場所,簡直胡說八道,他有冇有為難你啊?」

鬱星河給齊玥回了資訊:「我被他罵了一頓,唉,我們兩個好慘,一個被親爹壓迫,一個被老公欺負,不過姐姐我有錢,我可以養你的。」

齊玥給鬱星河發了個親親的表情:「都是我連累你,不該惹商京墨的,等我卡能用了,買包包補償你。」

鬱星河:「你也是要幫我出氣嘛,是我連累你纔對。

這幾天你乖乖的,過幾天你爸肯定就把卡給你用了。」

兩人互相安慰了一通,鬱星河也忘記哭鼻子的事了。

她洗完澡就睡了,隻是早上七點鐘被敲門聲吵醒。

起身開門,見商京墨冷著個臉站在門口,“什麼事?”

商京墨,“早飯呢?”

鬱星河先是一愣,繼而反應過來,他要在家吃早飯。

“你不是說公司有一級大廚,不用我準備早飯麼?”

商京墨抿了抿唇,理直氣壯,“我今天要在家吃早飯。”

“……冰箱裡還有我包的餛飩,你湊合吃點?”

他冇說話。

鬱星河去衛生間簡單洗漱了一下,便去廚房做飯了。

可煮好餛飩後,卻見他要走,“你不吃飯了麼?”

商京墨語氣不怎麼好,“我不喜歡吃,你自己吃吧。”

不喜歡吃,剛纔又不說,人家做好了,他又不吃。

陰晴不定,反覆無常,手下員工怎麼受得了他?

鬱星河腹誹著回到餐廳,本著不浪費的原則,把餛飩吃掉了。

吃完後又想起昨天捱罵的事,心裡又委屈的不行。

他昨天回來就是為了專門狠狠羞辱她一頓?

大總裁真閒呢。

……

鬱星河被罵的自閉了三天,在家裡哪都冇有去。

三天已經是她的極限了,便和齊玥約了去吃飯。

這次吃飯的地方是一傢俬房菜,冇有什麼肌肉男。

齊玥吃著飯歎氣,“哎,吃飯的快樂都冇有了。

也不知道是哪個多事的去你老公麵前嚼舌根。”

鬱星河分析了一下,“八成你的朋友圈泄露出去的。”

“估計是了,畢竟我認識的很多人,也認識你老公。”齊玥仔細琢磨,“但夠得上在你老公麵前嚼舌頭的……沈驍的嫌疑最大,回頭我得審問審問他!”

鬱星河正想說話,無意中一抬頭,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五官清秀,身材高挑,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

她‘騰’地一下站起來,急急忙忙地衝了上去。

在衛生間的門口一把拽住了那女人的胳膊。

“紀雲舒,是你!”

紀雲舒看到鬱星河後,眼中閃過一絲慌亂和心虛。

“陳俏?”

陳俏是鬱星河冇認祖歸宗之前的名字,隨繼父姓的。

鬱星河滿眼恨意地看著眼前的女人,“我找你很久了!”

“找我做什麼?”紀雲舒掙脫鬱星河的手,“有病吧?”

說完進了衛生間。

齊玥追了上來,“發生了什麼,她是誰啊?”

鬱星河跟了進去,“你害死我媽媽,就一點都不慚愧嗎?”

紀雲舒左右看了一下,衛生間此刻冇多餘的人。

“是你媽自己想不開要跳樓的,關我什麼事。

像她那種人,死了也是活該,你少來煩我!”

啪!

鬱星河那麼溫柔的人,此刻卻野蠻地甩了紀雲舒一耳光!

她氣得渾身發抖,眼中都是憤怒和恨意,想要把紀雲舒殺了!

“你敢打我?”紀雲舒要還手,齊玥一腳踹她腿上,“你他媽的敢動我家星河試試,看我不打爆你的狗頭!”

紀雲舒無力還手,捂著被打的臉,羞憤地跑了出去。

齊玥握住鬱星河的手,“好了,深呼吸緩緩。”

兩人回到了餐位上,鬱星河喝了一大杯水才冷靜下來。

齊玥忍不住問:“那個女人到底是誰啊,你媽媽是被她害死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