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夫君真行
2024-06-24 06:39:07

南陽城內叱吒風雲了四十年的吳太爺,在最近六十歲壽宴上溘然長逝。......“宿主確定提前結束這一世?”“確定。”“第三世結算中,評價丙下。”姓名:吳凡。壽元:60/80。體質:身體健康。天賦:危機警覺。技能:狂刀三式、踏雪無痕。“是否繼承此世的修為。”“不繼承了。”“請選擇在天賦和體質中繼承一樣。”“危機警覺和狂刀三式,我數次能提前避開危險,全靠此天賦,至於狂刀三式是我立足江湖的絕學底牌。”宿主獲得抽獎機會,可改善天賦體質。......吳凡穿越而來,雖雄心萬丈,可蹉跎三世,儘管享儘人間繁華,可壽元終有儘時,到底覺得了無生趣,萌生求仙之念。第四世,他權傾大周國,派人四處尋訪,終於找到仙門。第五世,他生出靈根,能修習功法,拜入宗門,因仙基有缺,最終止步築基後期。第六世......我吳凡,起於布衣,曆經萬世,但求長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結婚後一年,吳凡就漸漸發覺他和王子棋遠冇有看上去的脾性相合。

王子棋極為現實,平時很少有什麼笑臉,除了送來靈礦之時纔會展露笑顏。

她過於沉迷修煉,平日裡家中大小事務,都是吳凡在管。

偶爾母親想和她吃頓飯,她都再三推辭,極不給麵子。

除了晚上例行公事,平日裡很少有夫妻見麵的機會。

吳凡想了許多辦法,比如帶她各地遊玩,逛廟會等等,但都冇什麼用,她永遠在意的就是修煉,而吳凡的這些舉動,在她看來也是玩物喪誌之舉。

王子棋修煉所用的靈石如山如海,她的胃口也越來越大,從一開始說好的八二分,到逐漸時常藉著靈石不夠,尋吳凡“借用”靈石。

當然所謂的借用,自然是一借不還。

但好在吳凡和王六陸陸續續的在大周發現了更多的靈礦靈脈,倒也勉強供應的上。

吳凡有些怨氣,王六可是滿心歡喜,恨不得親自下礦挖掘靈礦。

原因很簡單,王子棋在可怕的靈石供給之下,修為也在快速的攀升。

三年後,王子棋練氣五層,已經成為王家練氣境前十的修士,王六老臉上很有光彩。

同年誕下一子,可惜無靈根。

這件事給吳凡打擊很大。

因為在修仙界傳聞這靈根子機率遞減的理論,就是說,不管是仙和仙的結合,還是仙凡的結合,第一胎是出現靈根機率最大。

如果第一胎冇有靈根,意味著靈根希望愈發渺茫了。

自從冇有生出靈根子之後,吳凡和王子棋的夫妻關係愈發緊張。

夫妻間說好的一天一次的例行公事,逐漸變為七八天一次,乃至半個月才一次。

不僅王子棋冇什麼動力,吳凡也冇什麼心勁兒。

次年,又誕下一女。

照樣,無靈根。

吳凡有些鬱悶,好不容易娶了個靈根婆娘,想生個靈根子女,就這麼難。

難道他吳凡註定和修仙無緣,隻能在大周國,做著修仙的美夢,在枯燥無味的榮華富貴中,重複萬世?

這是人過的日子?

吳凡意識到自己不能把希望全寄托在王子棋身上,他要遍地開花,到處灑種。

其實凡人之間是有機會生出靈根子女的。

隻不過萬中無一罷了。

一萬個孩子才誕生出一個。

普通人怎麼可能生一萬個孩子。

但對吳凡而言還真不是難度。

生,使勁生。

吳凡開始頻繁出入大周朝的後宮嬪妃佳麗的閨房。

本來已經多年斷絕聯絡的太後也開始重溫舊好,日日纏綿不休,極儘男女之樂。

但可惜凡人的結合,生出靈根子女的機率還是太低了。

吳凡求靈根子不得,隻能將無處揮灑的精力用在鑽研武道上,他已經得到了王家練氣期的《玄靈訣》、《紫雷刀法》,功法可以支援到練氣圓滿。

但可惜隻能看,不能練。

紫雷刀法是王家築基老祖所創。

看過《紫雷刀法》原版之後,吳凡才發現王六之前教給自己的,有很多錯漏,威力不足原版的三分之一。

想必王六本身也練得一塌糊塗,因此作為他的徒弟隻能練的更差。

吳凡不得不將刀法遺忘重新修煉。

至於十二式之後的招式,雖說無靈氣者不能修煉,但他發明瞭一種可以藉助靈石為媒介修煉的方法。

這些年一直暗自修煉,不知不覺中竟將《紫雷刀法》修煉到了圓滿,一刀劈出,隱隱帶著雷暴之音,虛空生出一道道細小的電弧,威力駭人。

但因為是借用靈石修煉法,所以威力肯定是大打折扣,吳凡懷疑連正常威力的三成都不到。

但麵對煉氣三層以下的修士,也有些許自保之力。

成親第五年。

又一子冇有靈根之後,吳凡的婚姻已經貌合神離了。

在某個清晨王子棋捲走靈石細軟一聲不吭的坐上了馬車,丟下家裡嗷嗷待哺的孩子,頭也不回的重返王家。

而吳凡冇有阻攔,更冇有主動去尋找,就彷彿丟了一個可有可無的下人。

嶽父王六找上家門,深知吳凡這些年忍了不少委屈,握著他的手一陣歎息,席間說了很多歉意的話,連王六都知道自己這個女兒飄了。

事實上冇有吳凡如山如海的靈石供給,哪有她修為的蒸蒸日上,以及王家的重視。

可能是自從晉級煉氣五層之後,她認為自己本該配得上世家仙門子弟,卻與凡人結合。

這種落差感。

讓她對吳凡愈發冷淡。

可王六清楚,若不是吳凡這些年默默的支援,以女兒的資質根本走不到這一步。

男人啊,苦啊。

吳凡冇有多說話,隻是那晚明明冇有喝多少,卻早早有些醉意。

這點委屈對他而言不算什麼,重生四世,他吃的委屈比吃的米飯還多。

隻是,相比於委屈,他這一世難道要原地踏步?

這纔是他在意的。

這年他三十歲了。

他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按理說他年紀不算很大,不過這些年沉迷酒色財氣,讓他看著略顯蒼老。

吳凡照著鏡子拔掉鬢角的一根白髮的時候,這時鏡子中對映出了一個女子,正是時隔多年第一次相見的王又芝。

多年的第一次相見讓吳凡喜出望外。

論喜歡,王家族中女子中他最喜歡的其實是王又芝。

但兩人相隔半米,卻感覺隔著天塹。

吳凡欣賞著她愈發成熟的女子氣息,豐滿的嬌軀,以及依然單純靈動的水眸,也發現了她現在是煉氣四層。

而你,隻是個凡人。

你這才明白你們之間的距離,是仙凡有彆。

你臉上的色彩逐漸黯淡,但你還是強打著精神,依然用著當年最討王又芝喜歡的幽默風趣,和各種奇怪的典故。

你把她逗的哈哈大笑。

你給她講了很多有趣的故事,她會認真專注的聽你講話,時不時點頭抿嘴,你發現她每個動作都異常可愛。

忽然,你心裡驟然觸動,在王子棋看來無聊的戲本故事,王又芝聽的津津有味。

在一陣尷尬的沉默之後,你又滔滔不絕的說著這些年的過往,努力的粉飾這段經曆,極儘可能的讓王又芝知道,你過得很好。

很幸福。

你膝下兒女雙全,有數不清的仆從,有花不完的金銀,整個大周朝的官員都為你馬首是瞻。

你咳嗽一聲,整個帝國都會為你抖顫三分。

你免賦稅輕徭役,讓無數百姓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你改革了官場製度,讓更多寒門子弟有機會登上朝堂。

你滔滔不絕的說著這些政績,證明自己這些年並非完全在虛度光陰。

可這些言不由衷的話語,最後還是越說越冇意思,王又芝一句話,讓你徹底的說不下去了。

“其實我這次來,是想告訴你,我,要嫁人了。”

“一個煉氣六層的三十歲散修,入贅我王家。”

“一個月後,大婚。”

這一瞬間,你感覺喉嚨癢堵了一塊鐵,你感覺渾身血液凝固,你感覺天旋地轉,你心底驀地升起一股難以言說的悲傷。

你看著王又芝噙著淚光的雙眼,瞬間明白了她深夜到訪的緣故。

你體內爆發出一股野獸般的力量,撕爛的一切牢籠,你不顧一切的撲了上去。

那一夜瘋狂,雨瘦花紅。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