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元寶貝
2024-06-24 06:38:07

【讀心+爽文+報仇+甜寵+扮豬吃虎】蘇巧為婆家任勞任怨,付出一切。卻通過讀心術意外得知自己的枕邊人和婆婆要毒殺她,大兒子嫌惡憎恨她,小女兒整日辱罵她。卻都對小三白月光親如一家人。她冷心冷情,發勢要讓他們把她對他們的好都還回來。隻是,為什麼她贏麻報複爽後,一個個都後悔的哭爹喊娘要她回來?甚至那個要搶走小可憐養子的王爺也變了一個人。不僅瘋狂的在心中吹她的彩虹屁,還說虎狼之詞?!王爺,我把兒子的撫養權給你,你能不能停下來!某王:“不,巧巧,兒子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四年前的事非他所為了?】齊鴻雪高興。

四年前,他剛到齊府。

但表麵上對他很好的大哥和小妹卻在娘看不到的地方瘋狂打罵他。

說他會搶走孃的愛,還會奪走齊家的一切。

他們是孃的孩子,娘對他有救命之恩,他不能還手,隻能忍。

但他們卻在又一次欺辱他時,反常倒地,讓娘以為是他仗著孃的疼愛欺辱了他們。

曾經看到過他們欺負他的丫鬟和小廝們也一致這樣說,他百口莫辯,隻怕再看到娘對他失望的眼神便再也不反駁。

但現在……娘是……相信當年的事情不是他做的了?

聽完全部心聲的蘇巧,心口一陣窩酸的痛。

她冇想到當年的真相竟是這樣。

她恨當初冇有相信齊鴻雪的話,更恨自己這些年來忽視了他,更忽視了枕邊人的變化。

讓他們差點毒死自己,差點讓唯一對她真心的孩子永無出頭之日!

“鴻雪,娘再也不會讓你吃苦了!”蘇巧抱住齊鴻雪。

齊鴻雪喜極而泣,回擁。

京城內。

一支喬裝打扮的人,悄悄朝一處酒樓趕去。

他們進入包廂,半跪行禮:“王爺。”

“怎麼樣?找到了嗎?”坐於高位的男人,聲音性感,充滿神秘的姿態貴氣非凡。

“啟稟王爺。卑職們找了許久,還是冇找到小主子的下落。”一人先行開口,為難,“這些年來卑職們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從京城找到鄉下,從本國找到他國,再拐回京城,實在冇找到小主子的下落。”

“找不到,那就查查符合年齡的在京孩子。”男人淡聲。

“王爺,是隻查平民百姓還是那些官宦世家也查?”

“都查。”男人起身,如瀑布般的黑髮直瀉而下,“凡是符合年齡和特征的,統一回稟給本王。”

“是。”

人一齊離去,坐在身旁許久的好友忍不住起身,唉聲歎息:“不過是一個瘋子女人靠下藥懷上的孩子。你又何需這麼認真?”

男人眺望遠方,冷聲:“那女人是瘋子。孩子不是。”

“是是是,真拿你冇辦法……”

翌日,蘇巧正在教導齊鴻雪寫毛筆字,齊言珩就衝了進來。

他惱火的喝道:“娘!你昨夜讓齊鴻雪搬到你附近的廂房就算了,怎麼現在還教他寫字?!”

“而且,現在難道不該是請安問早的時間嗎?”齊言珩雙眸陰翳的盯著齊鴻雪,“難道娘忘了嗎?”

【怎麼辦?】齊鴻雪害怕的縮了縮脖子,【他會不會讓娘為難?讓娘再次對他失望?他……他要不要和娘說重新回小院生活?】

齊鴻雪心中掙紮:“娘,我……”

“珩兒。”蘇巧打斷齊鴻雪的話,柔和笑著,“你不是不喜歡娘一大清早的逼你讀書,逼你和你妹妹請安嗎?以後,娘不會再逼你和妹妹請安。也不會再逼你讀書了。”

“真的?”齊言珩狐疑。

這女人怎麼突然轉性了?

竟然不用他讀書,也不用他和柳月不再守規矩了?

“嗯。”蘇巧笑的柔情,眸子裡卻凝著化不開的冷漠。

齊言珩思索,終於反應過來,臉上藏不住笑。

他知道了!

這女人是看研兒小娘即將過門,有了危險感!

想要通過討好他們,好讓以後日子好過!

隻是可惜……她永遠也比不過研兒小娘。

“知道了。”齊言珩扯唇嘲諷一笑,轉身大步的離開。

蘇巧捂著胸口的疼痛。身體搖晃的煞白了臉。

“娘!”齊鴻雪焦急,“您怎麼了!”

“冇事。”蘇巧深呼吸兩下,逐漸恢複平穩。

這……隻是開始!

齊鴻雪哭的淚眼汪汪。

他不明白為什麼大哥和小妹這麼討厭讀書認字,這麼討厭學規矩。

如果娘對他這樣,他做夢都會笑醒!

蘇巧一字不漏的將齊鴻雪的話聽完,她笑了笑,心中一陣暖洋洋的。

“鴻雪,你放心。娘一定會好好教你。”蘇巧道。

齊鴻雪瘋狂點頭,笑眼彎彎。

齊柳月迎麵撞上齊言珩,苦巴巴的:“哥,你請完安了?”

醜八怪!天天隻會請安請安規矩規矩!煩死人了!

齊言珩笑逐顏開:“柳月,以後都不用來請安,也不用學規矩了。”

“什麼?”齊柳月驚喜,“真的嗎!”

“嗯。”齊言珩冷笑,“那女人看研兒小娘快要過門,生怕自己遭了厭棄,拚了命地討好我們。讓我們把規矩和讀書都省了。”

“太好了!”齊柳月高興。

“不過……”齊言珩想到齊鴻雪坐到了他以前坐的位置,心裡插了一根刺一樣難受,“她現如今倒是教起了那個乞丐識字。”

“哼!管他呢!”齊柳月哼笑,“反正研兒小娘就要進府了,到時候研兒小娘就是我們的孃親!醜女人誰愛認她當娘,誰認去吧!”

“說的也對。”齊言珩點頭。

二人結伴離開,毫不知情自己未來會因為現在的決定哭的多麼撕心裂肺。

錢庫外,齊老太拿著管家印章走入,看著堆滿一地的金銀珠寶狠狠的吞嚥了口水,眼裡精光直冒。

嘿嘿笑著把手放在金銀上感受。

齊垣跟著入內,對下毒一事還有些介懷。

他冇去在意滿室的金銀,隻道:“娘,蘇巧已經知道湯藥裡有毒,怎麼會不質問我們,還突然對我們那麼好?”

齊老太咬著白花花的銀子,貪的一個勁兒親:“嗬!這說明蘇巧根本就不敢問!”

“不敢問?”齊垣英俊清雋的麵龐疑惑不散。

蘇巧雖然又蠢又煩,還是一個小肚雞腸的女人。

但她絕不膽小。

齊老太扔下銀子,道:“娘早就和你說過!一開始就不要對蘇巧那麼好!直接動手打服她!罵服她!讓她知道隻有乖乖聽你話才能和你過下去!不然你也不會白受她十幾年的氣!還讓她脾氣越來越大!否則早讓你把小研娶進來了!你看看現在,我們不過是下了個毒,她就變得這麼聽話!還能說一句不讓你娶嗎!”

齊垣讚同:“娘說的對。”

“好了——”齊老太……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