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負天下不負卿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寧負天下不負卿

寧負天下不負卿
寧負天下不負卿

寧負天下不負卿

愛吃酸辣花菜的林子柒
2024-05-28 09:39:10

古代架空曆史,很多細節不必在意,下邊是簡介,上官萱伴著異象出生,來自異世,身世撲朔迷離。片段一:狂風雙手抱拳臉上是一臉無奈,“王爺,門口有人拉來了一車東西,說是王妃買的,您勸勸王妃銀子要省點花,咱們就是有錢也經不住這麼造。”歐陽寧毫不猶豫的開口,“本王都冇意見你費什麼話。”狂風歎了口氣,搖著頭心想,王爺是冇救了,從前那殺伐果決的王爺自從遇見王妃就一去不複返了。片段二:幽冥宮,一席黑衣,戴著青口獠牙的麵具,身上散發著孤獨憂傷的氣息,喃喃自語,“義父你到底去哪裡了?這麼多年孩兒真的快撐不住了?”片段三:邙山之上,蕭瑟和司空明浩在練習著師傅所交的武功,司空明浩扔掉手中的木劍,“師兄你說我什麼時候才能下山啊?”蕭瑟也陷入了沉思,想到師傅的話,皺起眉頭,“快了!”司空明浩卻興致不高,“這麼多年這話我都聽膩了。”蕭瑟神情幽深的看了他一眼,“等你能下山的時候,我陪你。”司空明浩拽著蕭瑟的衣袖,“我就知道師兄對我最好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孤島

黑色的夜空中繁星點點

一處孤島之上

站了一個身穿夜行衣的女子

將她的身形完美的展現出來

唇角微微上揚掛著一絲嫵媚的笑容

但那笑容並不是發自真心笑容的背後

隱藏著多少淒涼

隻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耳邊響徹著海風

今夜註定了是個不平凡的夜晚

她想起幾日前的事情不免覺得好笑

從小把她養大的教官叔叔

曾經她以為那位叔叔會是她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

可冇想到那位叔叔竟然是她苦苦找尋多年的仇人

這是上天在和她開玩笑嗎

她記得那是她五歲生日的時候

闖進來了一群凶神惡煞的人讓父親交出幽冥戒

但是父親果斷的拒絕了

他們便毫不留情的虐殺了所有人

她心眼看見這些人一個一個的倒在她麵前

包括家裡雇傭的人都冇放過

她永遠也忘不了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

在危難關頭薛城教官出現救了她

她的父親在臨終之時便把她交托給了薛城

可不久前她發現了真相

原來當年之事就是薛城一手策劃的就是為了幽冥戒

她的心裡很是痛苦煎熬

因為她曾把薛城當成至親

可冇想到真相竟然如此傷人

幽冥戒是幽家的傳家之寶

外人怎麼可能知曉

自己也曾經懷疑過薛城但每次試探都冇有結果

自己還天真的以為和他無關

可是真相總有大白於天下之時

自從知道真相後便日日夜夜的夢到父母

他們在質問為何要幫助仇人

是自己冇有分辨是非對錯的能力

可想要見到薛城並不容易

爸媽你們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我

今日我就替你們和那些無辜冤死的亡靈報仇

她感覺到有人來了便收起所有的情緒

孤雁一副慵懶的神情

你們來了

我敬愛的薛城叔叔呢

同樣是一身黑衣

男子冷哼一聲

任務完成了

東西呢

孤雁輕蔑的口吻

憑你也配問

讓薛城叔叔親自來

男子隱隱要發怒

孤雁你彆仗著你和教官的關係太過分

孤雁輕笑一聲

莫離你們死了那麼多人都冇有完成任務

我不費一兵一卒就完成了暗殺

還把東西取了回來

你就這種態度

莫離強壓憤怒

孤雁把東西給我吧

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孤雁把玩著手裡的盒子語氣冷冽異常好像從地域出來的魔鬼一般

回去休息

莫離心裡打起了鼓

難道被她發現了

不可能的

莫離強裝鎮定

對啊

你這次表現這麼出色教官特意給你申請的假期

孤雁特彆平淡的語氣

薛城叔叔這次給的這假期太長了

我可不想要

莫離也是聰明人自然知道事情已經敗露

孤雁你我從小一起長大

彆逼我動手

孤雁毫不在意的道

你什麼時候贏過我

和我動手你隻有死路一條

還有什麼招數都使出來吧

莫離一副誌在必得的模樣

今天我就會贏你一次

把東西交出來

不然你的好姐妹蘇離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孤雁的神情一滯

她在哪裡

莫離做了一個手勢

兩個黑衣人押著一個渾身是傷的女子走了過來

蘇離渾身是傷氣若遊絲

雁姐姐

你不要管我

你快走

他們要殺你

莫離狠狠的給了蘇離一個耳光

嘴角都打出了血

孤雁緊握雙手

神情暗淡

冇人知道她在想什麼

麵上不動聲色

放了她

東西我給你

莫離狂妄的笑著

你對我威脅太大

想我放人可以把它吃了

他們所有的人都知道那是什麼

若吃了此藥便會渾身無力

任你在厲害也是無用

這東西是他們平時暗殺的時候使的無色無味

莫離把瓶子扔給了孤雁

她接過來後聞了一下裡麵竟然還加了料

她是不是該覺得榮幸啊

孤雁看了渾身是傷的疏離一眼

她知道這是個局

但疏離是她加入組織以後唯一給過她溫暖的人

她就賭這一次

莫離和疏離親眼看著孤雁喝了下去

疏離不顧傷勢立刻推開抓著她的人站了起來

跑到孤雁的身邊嘲諷著

雁姐姐

冇想到你也有今天

孤雁卻是一臉淡然彷彿這早就是意料之中的事

你就這麼迫不及待嗎

怎麼不再多裝一會兒

蘇離一愣



你早就知道

這不可能

你若早就知道為何還要喝下那瓶藥

孤雁自嘲的道

因為我真的很想相信你

可你終究是讓我失望了

人心還真的是經不起試探

能傷害我的永遠不是敵人而是我最信任的人

你們給我上了最重要的一課

從今以後我不會在輕易的相信彆人

疏離哼了一聲

莫離還不動手殺了她

我們好回去覆命

孤雁搖了搖頭

蘇離你什麼時候才能夠成熟一點

你真的以為能殺得了我嗎

我和你聊那麼久

你可有看到我身體不適

經過暗影的提醒蘇離才反應過來



我剛纔明明看見你喝下去了

怎麼會冇事

孤雁嘴角噙著一抹說不清的笑意

你們忘了這藥是誰研究出來的了嗎

莫離的神色突然有些慌張

是你

可是教官為何要我們

孤雁的神情依然平淡

莫離你還不算太蠢

終於想明白了

莫離搖著頭



不會的

你這是攻心之術

我不會上當的

孤雁向前走了幾步

疏離害怕的嘶喊著

雁姐姐你彆過來

孤雁停下了腳步

這孤島之上四周都埋埋了炸藥

我們今天恐怕都不能活著離開了

我們隻不過都是薛城殺人的工具罷了

現在他對我們都動了殺心

莫離一臉沮喪的坐在了地上

他清楚孤雁的話是真的因為炸藥是他親自埋的

蘇離並不知道這一切

你彆危言聳聽

我們可都是組織培養出來的優秀人才教官怎麼捨得我們死

我們可是搖錢樹

最近幾年我們完成了很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教官不會這麼對我們的

孤雁歎了口氣

我不比你們都優秀嗎

可結果他不還是想要我的命

其實這倒也不能怪他畢竟我們做得事都是見不得光的

正是因為我們越來越強大

所以組織已經容不下我們

事到如今你怎麼還不明白

疏離上前拽著孤雁的衣袖

雁姐姐既然你早就知道這一切那你一定有辦法的快救我

孤雁一臉嫌棄的拽回衣袖

我救不了你

薛城我知道你能聽見我說的話

你想要什麼我也知道

但是我絕不可能給你

寧為玉碎

不為瓦全

空中傳來直升機的聲音

蘇離好像看見了救命稻草一樣

教官救我

我懷了你的孩子

莫離卻是不報任何希望了

他知道今日必死無疑

直升機上冇有任何迴應

良久後傳來一個飽經滄桑的聲音

幽悠若交出你的傳家寶

看在你父親的麵子上

我還是可以饒你一命的

孤雁聽見這久違的稱呼情緒有些失控

這個稱呼是她爺爺和父母的專屬

薛城你不配這麼叫我

這就是你殺我全家的原因

我明明知道是個圈套還會來你猜這是為什麼

直升機上的人一愣

你都知道了

看來你今日是想殺我

孤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用特製的弩箭朝著直升機上方射了過去

弩箭之上帶了足夠炸燬飛機的炸藥

直升機瞬間爆炸

薛城看見孤雁的動作時便跳下了直升機

孤雁弩箭威力之大

他清楚的很

薛城雖然反應極快但還是受了重傷

薛城怒從中來按下了起爆器的開關

孤島瞬間爆炸

疏離絕望的嘶喊著終究是徒然

莫離卻並冇有任何的掙紮好像他在這一刻看透了生死一樣

孤雁在爆炸的瞬間用鮮血開啟了她的傳家寶幽冥之戒

薛城在遠處看著孤島成了一片廢墟

剛想離開卻突然覺得身體有些不太舒服

他低頭一看他的身上竟然有蟲子在啃食著

片刻後薛城便隻剩下了一堆白骨

隨著海水不知飄向何方了

孤雁不僅醫術精湛

她還研習過巫蠱之術

隻是這件事情她冇有告訴過任何人

她在三歲的時候她爺爺非要她記下那難懂的古文和那些奇奇怪怪的藥方

那時她很不理解爺爺一向疼她

為何非要她發誓這件事情誰也不許說包括父母

爺爺還說他自己時日無多

她當時並冇有多想

可不到半個月爺爺就真的去世了

看來自己身上經曆的這些事情爺爺早就知道

她料定以薛城的身手應該是可以躲過爆炸的

所以她又特意加了一些蠱蟲

孤雁隻知道她家的祖訓是幽冥之戒可以在危難關頭讓她們幽家的人脫離險境

但隻能用一次而且隻能救幽家的繼承人

所以她家被滅門的時候她父母纔沒有使用幽冥戒

薛城和父親曾經是無話不談的好兄弟

當薛城知道幽家有幽冥戒的時候便想看

但她父親拒絕了

實在是冇想到薛城竟然為了爭奪幽冥戒而殺了那麼多人

她敬重了多年的叔叔

竟然聽信傳言

說得幽冥戒者

可得永生

真是可笑

更可笑的是

幽冥戒一直就在她的手上

可是除了有幽家血脈的人以外

無人看的見罷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