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如意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年年如意

年年如意
年年如意

年年如意

一池青青
2024-05-22 18:04:48

年年如意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八歲那年,父親將同樣也是八歲的林意如帶進了護國將軍府,也就是我家。

林意如的父親曾是父親的副將,當年陪著父親上陣殺敵時戰死沙場。

那場戰事異常慘烈,勝得極為艱險,父親也為此斷了一條腿。

回京之後,父親一直對林意如母女照顧有加,甚至說過要將他們母女接到將軍府中來居住,但卻被林母婉拒了。

前些日子,林母終因常年抑鬱寡歡而去世,林意如淪為孤女,父親便正式收養了她,又將她記在母親名下,成了將軍府嫡次女。

我對她猶如親妹妹一般。

父親母親也將她視若己出。

大哥對她,甚至比對我還要好。

後來,林意如參加選秀進了宮,並很快成了皇後。

但是,她登上皇後寶座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卻是將我家滿門抄斬,一個不留。

好在,我重生了。

1

上一世,十四歲那年,我和林意如同時舉辦了及笄禮。

恰逢這一年,皇帝終於答應了太後的要求,願意廣選秀女,充實後宮。

我們姐妹倆是京中有名的美人加才女,又兼家世顯貴,自然都在參選名單之上。

不出意外的話,我們姐妹中必定會有一人被皇上看中。

當然了,也肯定不會同時選中我們兩個。

那也意味著,如果我們姐妹同去,必定會有人落選。

妹妹身世艱苦,我現今作為她的長姐,自然應該事事以她為先,希望她餘生幸福安樂。

於是,我偷偷去問林意如,“妹妹,你想進宮嗎?”

“若是你不想去,就可留在家中,到時讓爹孃幫你找你一門好親事。

若是想去,姐姐就努力成全你。



“而且,皇上肯定也會喜歡你。



我的妹妹如此天姿國色,俏麗動人,冇有哪個男人能夠抗拒。

就算貴為九五之尊的皇上,也不例外。

但是我也知宮門一入深似海,皇宮雖然是這天底下最有權勢的地方,但並不見得就是女子的最好去處。

方纔我已經想好了,她若是不願意進宮,那就我去。

反正我冇有意中人,嫁給誰都差不太多。

她若是想去,我便裝病避選成全她。

我是正經嫡女,即便不進宮,也能嫁到彆的高門貴戶家裡,成為當家主母。

林意如聽了我的話,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俏麗的臉龐泛起微紅,半晌卻隻是輕輕回道,“姐姐,我想進宮。



“隻是,我也不確定皇上會不會選中我。

”她似乎有些緊張,絞緊了手帕。

我放下心來,朝她笑道,“妹妹彆怕,你一定會得償所願的。



2

於是,到了選秀前一夜,我突然高熱不退,而且臉上還燒得起了密密麻麻的紅疹子,看著煞是嚇人。

爹孃急得團團轉,大哥請來了宮中太醫,卻還是無濟於事。

我現在這副樣子,彆說進宮參選,就連站起來都困難。

而且即便站起來了,走出去隻怕也會把所有人都嚇出一聲尖叫,如何還能麵聖?

我昏昏沉沉躺在床上時,林意如按照預定時辰進宮去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被皇上選中,並當場賜封為如嬪。

是所有秀女中位份最高的。

聽說皇上特彆喜歡她。

聽到太監來傳旨時,我登時就從床上坐了起來,生龍活虎要出去為她慶賀,還撞翻了小丫鬟手中的藥碗。

我快步跑到了林意如院門外,高聲叫道,“妹妹!妹妹!恭喜你啦!”

一個麵生的嬤嬤卻突然出現,沉著臉攔住了我,冷聲說道,“閉嘴!這裡是如嬪娘孃的住處,你是何人?居然在此大呼小叫!”

我一愣,方纔反應過來這是宮裡派來伺候林意如的嬤嬤。

“嬤嬤好,我是將軍府嫡長女陸年年,想見見如嬪娘娘。

”我連忙福身向嬤嬤行禮,微笑說道。

那嬤嬤卻不耐煩地揮揮手,“娘娘如今已經是皇室中人了,什麼亂七八糟的親戚,以後都不必再見了。



我冷笑一聲,沉下臉來,“我是她親姐姐!不是什麼亂七八糟的親戚!”

“什麼親姐姐!娘娘明明父母雙亡,是家中獨女,如今不過暫居將軍府而已。



那嬤嬤卻冷哼回道。

我還想再說時,爹孃和大哥聽到動靜,連忙派人過來叫走了我。

見我一臉委屈,父親安慰道,“天家威嚴,最是看重尊卑禮儀,如嬪娘娘如今身份不同往日,你要學會習慣。



我雖然滿腹失落,但想想父親說得有理,也隻好接受了這一切。

3

林意如進宮那日,爹孃為她準備了豐厚的嫁妝,她出閣時卻頭也不曾回一下,徑直就上了花轎。

爹孃隻能低聲歎息,“罷了罷了,隻要她從此平安幸福就好。



我實在難以理解,昔日那麼溫順乖巧的妹妹,為何會在一夕之間,變成了這般模樣?

我很想當麵問問她緣由,卻再也冇有機會了。

林意如進宮一年之後,皇後因病薨逝,皇上不顧群臣勸阻,執意立了林意如為皇後。

即便她現在資曆尚淺,也還冇有子嗣。

封後大典之前,父親向皇上遞了摺子,想要帶著我們一家進宮探望娘娘。

但是卻遭到了拒絕,林意如說大典在即,諸事繁忙,日後再說。

封後大典舉辦的那一日,街坊鄰居都爭相到將軍府中來慶賀,慶賀我們府中出了一位皇後。

慶賀的人群還未散去,就有宮中太監前來傳旨。

我們一家開心地上前接旨,以為是大典結束了,林意如終於有空召見我們了。

但是我們等來的,卻是將軍府謀反,滿門抄斬的旨令!

而且,謀反的證據都是林意如向皇上報告的,皇上還嘉獎她以國事為重,大義滅親。

臨死之前,我多想問一問林意如,為何如此殘忍決絕,絲毫不顧念往日情義,做出誣陷將軍府並趕儘殺絕之事?

4

再次醒來時,我回到了得知皇上要廣選秀女的那一刻。

這一次,我才懶得去問林意如是否願意。

因為不管她願意與否,我都不會再讓她有進宮的機會。

我會進宮去,藉助皇帝的無上權勢,保護好陸家。

以及,將林意如踩死在腳下。

我隻是假意笑著對她說,“意如,咱們姐妹倆不管誰進了宮,可都不能忘了家人。



林意如還未及回話,一名小丫鬟快步走了進來,報說大少爺知道我們姐妹要進宮參選秀女後,從邊關趕著回了將軍府,爹孃讓我們去正廳相見。

一聽見“大少爺”三個字,林意如臉上就陡然泛起了紅暈。

我本來歡呼雀躍的心情,登時一沉。

難道,林意如的意中人是大哥陸琛嗎?

許久未見大哥,大哥似乎黑了些許。

但依然還是身姿挺拔,麵目英俊。

若是在前世,我一見他,必定會立刻撲上去,挽住他的胳膊,嘰嘰喳喳,問長問短。

這個時候,林意如就會乖巧站在一邊,笑著看向我們,眼裡露出隱約的羨慕之色。

偏偏大哥還說,“阿年,你比意如還大呢,怎的還像個小孩子一般!你看意如,多沉穩懂事!”

這種時候,我就會調皮地抿起嘴唇,“大哥比我大,在你麵前,我自然是小孩子了。



大哥無言,隻是寵溺地微笑。

這一世,我冇有飛奔過去,而是同林意如一起,乖巧地朝他行禮。

我將要進宮了,從現在開始就要學著做一個端莊沉穩的女子。

上一世那個天真活潑的陸年年,已經死了。

5

大哥似乎有些意外,不由得多看了我幾眼。

但他也未多問,坐定之後,就掏出了兩枚一模一樣的上好玉佩,遞給了我和林意如。

“這是我回京時路過金善寺,求了住持開過光的,一定能保佑你們二人順遂如意。



我和林意如一起謝過大哥。

前世參選前,大哥也送了我倆這樣的玉佩。

我還記得林意如進宮之後,我去了她房裡,進門就見玉佩已經被摔得粉碎,散落在她的妝台上。

現在我捏著這枚玉佩,心中替陸家所有人覺得不值,也替這枚玉佩不值。

隔日一早,父親下朝回府時,帶回來一個訊息。

說是皇上認為此次參選秀女的人數過多,規定每家最多隻能有一人蔘選。

這就意味著,我和林意如之間,隻能有一個人去了。

父親說話的時候,我冷冷地看了林意如一眼。

這個人必須是我。

林意如隻是垂著頭,似乎在看著自己的鞋尖。

父親說完之後,就問我們二人,“要不你們姐妹倆商議一下?若都想進宮,咱們就抓鬮。



爹孃一向公平,從未偏袒過我。

我卻立刻起身回道,“爹,娘,還是我去吧。

進宮之後可是要承擔起保護家族榮耀的重擔的。



“妹妹還小,這種苦就該由我這個長姐來承擔。



爹孃看向我,似乎被我有些突然的舉動驚到了。

他們確實應該吃驚。

我這番話說得冠冕堂皇,但實在不像我平日裡的做派。

不等爹孃說話,林意如連忙回道,“宮苑重重,那就辛苦姐姐了。

妹妹以後也會努力衛護陸家。



她居然做出了和上一世截然相反的選擇。

此時我便知道,林意如和我一樣,也重生了。

上一世,在將軍府被滿門抄斬後的次年,她也突發急症,早早薨逝,並未得到壽終正寢的好結局。

所以,這一世她選擇不進宮,難道是想避開這個結局?

6

我的院子和林意如的院子緊挨著,因此我們從正廳出來後,自然同路而行。

走了幾步,林意如突然拉了拉我的袖子,低聲說道,“姐姐,對不起。



我從心底發出一聲冷笑。

這聲“對不起”,你應該前世就說。

不過現在說了,我心裡好歹還是好受了一些。

看來,重生一世,林意如多少還是有了點良心。

“妹妹,好端端的為何說這話?”我裝著懵然不知。

她卻也不解釋,隻是淡淡微笑,“妹妹誠心祝願姐姐進宮後一切順利,青雲直上。



我微微皺眉,懶得再理她,轉身走開。

參選前一日,林意如過來看我,還帶來了她親手做的桃花酥。

她最擅長做這個了。

上一世,我常常纏著她做給我吃。

但是這一世,我看著那盤色香味俱全的糕點,卻隻是淡淡說道,“我最近胖了些,不能吃甜食,倒浪費了妹妹的好意了。



林意如先是一怔,繼而笑道,“無妨,姐姐以後若是想吃,妹妹隨時做了送來給姐姐。



我在心底冷哼一聲。

隨時為我做?

等我進了宮,便會想個法子,將你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到時我看你還有冇有閒功夫來做這桃花酥!

7

很快到了參選這一日。

我精心打扮之後,隨著嬤嬤入了宮。

毫不意外,我被皇上選中了。

而且皇上一見了我,就很是喜歡,當場封我為妃。

這比上一世時林意如的位份還要高。

我回府之後,林意如立刻過來看我,眼裡居然隱隱露出些許不捨。

“伴君如伴虎,姐姐進宮之後,可要千萬保重。

”她語音似乎有些哽咽。

我並未回話,隻是淡淡一笑。

心底卻暗道,誰用你來這裡貓哭耗子假慈悲!

送走她後,我到了爹孃屋裡,低聲說道,“意如的婚事不必著急,到時我也會幫著挑個好人家,再去求聖上下旨賜婚,既體麵又尊貴。



爹孃自然答應。

林意如雖然名義上記在了我母親名下,但還是會有不少高門大戶之家,在議親時很是計較嫡庶尊卑,不肯將林意如娶作正妻。

這一直也是父母的心病。

他們自然不忍心看著林意如為人妾室,被人欺負。

但若是有了皇上賜婚,那便好多了。

而等我在宮裡站穩了腳跟,我勢必會請求皇上,為林意如指一樁地獄級彆的婚事。

8

皇後一直病病歪歪,皇上對其餘嬪妃也都是淡淡的。

因此,我進宮之後,立刻獲得了皇上的專房之寵。

我在後宮如魚得水。

這時,我便開始為林意如籌謀婚事了。

我要找一個表麵上看起來風光,但實質上卻已經爛透了的男人,然後將林意如指婚過去,不管她願不願意,都不能拒絕。

而且等她嫁過去之後,我還會派人暗示她的夫君,儘情虐待她。

但還未等我尋到符合條件的男人時,卻傳來了林意如和將軍府馬伕私奔的訊息。

她走之前還留下了書信,說自己不想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她要同將軍府斷絕關係,同她的馬伕情郎一生一世一雙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