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明末三十年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逆天明末三十年

逆天明末三十年
逆天明末三十年

逆天明末三十年

青弋漁夫
2024-06-24 06:35:42

公元一六一九年,大明四路大軍分進合擊直撲薩爾滸,努爾哈赤憑藉憑爾幾路來,我隻一路去的高明軍事方針全殲明朝三路大軍 屍山血海,修羅地獄 一個來自二零一九年共和國某陸軍學院的優秀學員因為演習事故不幸重生在薩爾滸,不相信命運的他希望能拯救瀕死的大明 且看他逆天改命,風雲在波瀾壯闊的明末三十年......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中軍大帳,“招孫啊,剛剛為父接到杜總兵令箭,塘馬言杜總兵已於今天辰時到達赫圖阿拉,已與建虜兩白旗遭遇,要求我們和馬總兵火速拔營前去支援,山路崎嶇,咱們在路上耽誤了一天時間,否則今天已經到了赫圖阿拉了,也不知前方戰事如何,為父決定立即拔營,現在是申時,寬奠至赫圖阿拉不過百餘裡地,即刻出發,為父領正兵營馬隊和家丁輕騎先行,招孫你協助喬將軍領中軍在後急進,**軍殿後,全軍務必於明日正午前到達戰場。

”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東路軍指揮使四川總兵劉綎。

老將軍年近花甲,英雄本色不減當年,壬辰倭亂,丁酉再亂劉綎兩次入衛**,於陳璘一起,一個海路一個陸路,殺得日軍聞風喪膽,打的小西行長聞劉綎之名連夜放棄順天城,乘小船逃走了。

隻見老將軍麵圓耳大,皮膚黝黑,一臉的絡腮鬍須,雖已花白,然豹眼一瞪仍是威風凜凜。

使一杆一百二十斤重镔鐵偃月刀,內襯鎖子甲,外罩鱗甲,頭戴六瓣盔,頂上還有一根高高的纓槍,上麵的紅纓搖擺,聲如洪鐘說不儘的豪邁。

老將軍作為一軍主帥仍是身先士卒,此戰更是要領家丁和馬隊先行。

“不可!”座下二將同時起身,乃是**軍**薑宏立和劉綎帳下遊擊喬一琦,喬一琦上前一步道:“大帥乃一軍之首,怎可親身犯險,不如末將領兵先行,大帥和劉千戶坐鎮中軍,薑將軍和我軍也能前後照應。

”“喬遊擊休要多言,吾意已決,此乃國戰,當一戰而平奴,現杜總兵正與奴激戰,我自當領兵快速衝擊建虜左翼,給馬總兵和杜總兵減輕壓力,況且東路軍下屬一萬四川兵,非本總兵在而不用命也。

”劉綎坐鎮四川多年,作戰勇猛,往往每戰奮勇在前,浴血殺敵,在四川軍中綽號劉大刀,一杆镔鐵大刀舞得密不透風。

多年來死在這杆大刀下的敵人數不勝數,在四川軍中積威甚眾,是川軍靈魂人物,往往是劉綎一出現,川軍立刻勇力倍增,奮勇拚殺。

此戰皇上親自下旨,調九邊精銳和白桿兵、戚家軍等大明王牌部隊成軍,是誌在必得,有一戰平東虜之患的意思,由不得劉綎不重視。

更是要親自領兵再建功勳,也好功成身退。

見劉綎去意已決,薑宏立和喬一琦對望一眼,也不好說什麼,“既如此,兒隨義父同往,護衛左右。

”,說罷劉招孫推金山倒玉柱,從座位上站起拜下,“還請義父成全”,“也罷,招孫與我同去吧。

”“喬一琦,薑宏烈聽令”,“末將在!”,喬薑二人插手道。

“我與劉千戶領馬隊先行,喬遊擊領正兵營居中,薑將軍領一萬**火器手和弓兵與正兵營齊頭並進,原計劃不變,明日午時前到達戰場,一鼓作氣,蕩平建虜”“得令!”二人接過令箭,扭頭而去整兵備戰。

劉綎招手喚過一親兵道:“去和喬遊擊說一聲,**兵不堪用,援朝期間**官軍潰敗,還不如各地義軍頂事,讓喬遊擊行監軍之事,此次**出兵雖是邊軍,然僅為援助,作戰意誌不強,士氣不高,若**兵遇敵不攻,則行督戰之責,聞鼓不進者斬!”“遵命!”親兵隨即出帳傳令去了。

“如此安排,明日之戰當有更大勝算,就算一時不勝,也能將奴圍住,待李如柏的遼東兵馬一到,遼東鐵騎強突,火器掩護,定能擊破敵營。

”劉綎撫須對劉招孫笑道。

然而劉綎不知道的是方纔杜鬆軍的塘馬乃是建虜中的漢人假扮,杜鬆軍已在三月初一在薩爾滸被努爾哈赤全殲,杜鬆本人也兵敗身死。

努爾哈赤利用後金騎兵的高機動能力和四路明軍並未齊頭並進,而是有先有後的空檔,集中優勢兵力,大膽穿插,此時已經滅了馬林部和杜鬆部,全軍轉向阿布達裡岡設伏,並派軍中漢人冒充明軍塘馬,拿著繳獲的杜鬆令箭,誆騙劉綎部急進支援。

劉綎信以為真,這纔有了剛纔的安排。

“爹,大帥,這是陷阱,不能去啊!”“帳外何人喧嘩?不知道軍營之中無故喧嘩要杖責三十嗎?”劉綎虎目一瞪道,劉招孫側耳一聽,這不是自己兒子劉毅的聲音嗎,這個臭小子,昨天因馬術不精湛落馬昏迷了一天,今天又給自己惹什麼事。

劉招孫大步走到外麵,“軍營之中喧嘩,成何體統!”劉招孫責備兒子道。

“爹,爹你和大帥說說,建虜在前麵設了埋伏,要引誘我軍上當呢。

”“笑話!黃口小兒安能知道軍機大事,胡亂說些什麼,莫要聒噪,回帳待著去。

”“是何人哪?”劉綎緊接著走出帳外,“原來是小毅兒,怎麼你爹和本帥言你昨日不慎落馬,現在可好點了?”“義父,劉毅昨日落馬摔到頭部了,方纔醒來還迷迷糊糊,定是傷勢還未恢複,故而胡言亂語。

”劉招孫躬身道,“哦?小毅兒,本帥方纔依稀聽見你說前麵有建虜陷阱,這你如何得知啊?”劉綎問道,“這........”劉毅一時語塞。

“他孃的,我總不能說我是從後世來的吧。

”正愣神間,就見劉寶氣喘籲籲的趕到了,“少爺,你跑的可真快,讓小人一通好追。

”劉寶喘氣道。

劉招孫虎目一瞪道:“劉毅,你可知道軍中無戲言,無故說出這種不著邊際的話,擾亂軍心,論罪是當斬你知道嗎?”劉綎拍拍劉招孫的肩膀道:“小孩子嘛,昨日又受了傷,驚魂未定之下,言語唐突也不必責怪,回營好生將養便是了。

”劉招孫連忙低頭道:“義父說的是,劉寶,你來得正好,把劉毅帶回大帳,跟喬遊擊告罪,明日出征我與大帥先行,請他代為照顧小子,這小子現在頭腦還不清醒,休養好了再說吧。

劉金!”“卑職在!”一直站在帳外的劉招孫的親兵隊長劉金躬身道,“你和劉寶一起把劉毅帶回去,今日好生休息,明日大軍作戰,我與大帥率前軍出擊,建虜不比匪賊,此戰凶險,你就和劉寶留在中軍照看下劉毅吧。

”“這......卑職遵命”劉金說罷和劉寶一起架起劉毅就往千戶營去了,劉毅有心解釋卻又不知如何解釋,隻能扭頭喊道:“爹,爹你聽我說........”聲音越來越遠。

劉綎搖搖頭笑道:“小毅兒才十歲便身高五尺,長高了也長壯了,有軍士的樣子了,數月來軍務繁忙,也未關注你的家事,聽說小毅兒的戚家槍法練的不錯,看這個樣子,小毅兒以後也能成為和招孫你一樣的猛將啊。

”“義父過譽了,少年心性,年紀尚小,還需數年打磨。

”“也對,以後大明的軍務就看你們的了,打完這一仗我也該告老還鄉了”劉綎有些黯然,自已經在四川總兵官的位子上多年,官場起起伏伏,年近花甲了,打完這一仗,消滅建虜,若能給自己掙一個爵位,也能對的起劉家祖宗,也能對得起父親劉顯在天之靈了。

隨即麵色一正,“招孫,和為父進帳再商議一下,一個時辰後拔營出發。

”“是!”。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