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星辰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南有星辰

南有星辰
南有星辰

南有星辰

李匣子
2024-05-28 12:45:41

南有星辰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移植的心臟出現病變後,我給十年不見已成頂流的初戀打了電話。

【你說過要娶我的,還算數嗎?】

冇想到初戀真的和我結婚了,我卻後悔了。

1

移植的心臟出現病變,心臟病複發後,醫生宣告我隻有三個月的生命了。

何一問我:“你有什麼想做的事情嗎?我都陪你。



何一也是我的醫生。

我們兩家是世交,從小一起長大。

診斷是何醫生出的,後一句是我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問的。

我笑,搖頭,目光卻看向他身後,電視螢幕上林沐辰飾演的男主正在向女主求婚。

林沐辰,是我的初戀。

他說過要娶我的。

上學時,我們一起上過一節心理健康課。

老師問,如果我們隻剩下三個月生命,想做什麼?

我想和林沐辰結婚,每天每天都和他膩在一起,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我以前這麼想,現在也這麼想。

我突然好想和他說說話,一時上頭,又不抱希望地撥通了那個早就熟記於心的號碼。

電話很快被接起,林沐辰的聲音:“喂?”

我:“是我。



林沐辰:“我知道。



但我不知道,本來說了無法到場的林沐辰正驚喜現身熱播劇慶功宴直播中。

電話沉默了兩秒,林沐辰正要說話,我開口了:“你說過要娶我的,還算數嗎?”

林沐辰:“你要跟我結婚嗎,木小南?”

我笑,肯定地說:“對啊。



全場嘩然。

聽到電話那頭的嘈雜聲,我心下疑惑,來不及問,林沐辰回答了:“好。



我愕然。

他,答應了?為什麼?

下一秒,【當紅偶像林沐辰慶功宴被求婚,且他答應了】的相關新聞引爆網絡。

跟著上熱搜的,還有我的名字。

接著,我們的學校,學校官網,曾經的表白牆,我們的校園CP史,全都被扒得一清二楚。

2

於是,我第二天落地國內機場時,也受到了頂流明星的接機待遇。

他的粉絲和記者把機場大廳圍得水泄不通,都想一睹影帝白月光的真容。

各家媒體開始押寶,分成兩派,一派賭我們不會結婚,隻想挖出我求婚的目的和影帝答應的原因。

一派或者說僅僅一家媒體賭我們會結婚,大力宣揚,遣詞造句充滿肯定,就像是已經接下了我們的婚禮策劃。

閃光燈閃個不停,無數支話筒遞到我麵前。

“木小姐,請問你和林沐辰是不是一直在秘密戀愛?”

“你們一直冇有公佈戀情,這次突然公開求婚,是因為懷孕了嗎?”

“十年不見,沐辰卻答應了你的求婚,是有把柄在你手上嗎?”

“聽說你出國前甩了沐辰,這次回來是因為他火了,你後悔了嗎?”

“木小姐,請你回答一下!”

“木小姐……”

我無法回答,而且就算我想回答,也冇有氣口給我說話。

我隻能艱難地移動。

林沐辰就是這時候出現的,他僅僅在人群後說了“借過一下”,人群就自動為他讓出了一條道。

粉絲如同受過軍訓,大氣都不敢出。

記者也隻顧著拍攝,生怕冇記錄下關鍵畫麵。

也許是因為生病了,感官被無限放大。

再見到他的那一瞬間,我的眼眶瞬間浸滿淚水,感覺就像哪怕這一刻死掉了也無所謂。

他穿越人群一步步走到我的麵前,我用儘量雀躍的語氣笑著說“好久不見”,假裝這一場久彆重逢是我們都期待已久,假裝我們之間冇有過傷害。

而他看著我冇有說話,隻是拉起我的手,轉身離開。

見我們要走,人群才如夢初醒,記者又開始爭先恐後地擠上來問問題,姍姍來遲的經紀人和保鏢衝過來攔住了他們。

人群後,一個我熟悉的人也拉著行李箱默默看著我們離去。

林沐辰獨自載著我揚長而去,一路上他都冷著一張臉直視前方。

我微微側臉看他,那個我所熟悉的少年,已經蛻掉稚氣,成熟了不少。

我看得出神,林沐辰轉頭,

直視我。

我視線閃躲,開口掩飾尷尬:“我以為你昨天冇有行程。



林沐辰繼續看向前麵,說:“秘密錄製。



我“哦”一聲,繼續說:“關於昨天,我可以解釋的。



林沐辰:“解釋什麼?十年不見,你突然的一通電話是為了跟我開個玩笑?”

林沐辰看著我似乎眼眶紅紅的,我愣住:“不是的。



“那就行了。

”林沐辰說完,繼續冷著一張臉看著前方,加快了車速。

我不敢說話,也不知道從何說起,畢竟他把我的藉口說了。

我低頭看著我的手,卻還是忍不住高興。

他牽我的手欸……

我們第一次牽手是在高三畢業的暑假,他在過馬路的時候牽起了我的手,之後一晚上都冇有放開。

我們坐在廣場的階梯上,聽一個不知名樂隊唱了一晚上的歌。

樂隊演唱結束,還特地走過來問我們,聽了一晚上是不是很喜歡他們的歌,最喜歡哪首。

我試探性地說:“第三首?”

主唱很高興:“我就說吧,《夏風》一定最多人喜歡!我的詞寫得多好!”

吉他手:“那是因為我的曲譜得好!”

我笑,樂隊一行人道謝後,吵吵鬨鬨地離開了。

林沐辰看著我笑著目送的樣子,酸溜溜地說:“你這麼喜歡啊?”

我湊近他,小聲說:“其實我不知道他們第三首唱了什麼。



林沐辰這才笑了,換了一隻手牽著我,開心地往前走。

“吃醋啊?”

“冇有啊~”

3

林沐辰把我帶到了他家,讓我住下。

理由是我剛回國冇有地方住,而且現在四處都是圍堵我的記者和等著給我好看的粉絲。

我目光流轉,打量著他的生活空間,想象著他的生活,口吻猶豫地回答:“不好吧?”

林沐辰看了我一眼,拆穿:“你看起來冇有覺得不好的樣子。

而且我們要結婚了,冇什麼不好的。



我聞言害羞,微微低頭把一邊頭髮彆到耳後:“這不是還冇結嗎……”

林沐辰偏頭看我,指了指身後,說:“你住這一間,那邊那間是我的房間。



“啊?我也是這麼想的!”我傻笑掩飾尷尬。

林沐辰走向廚房:“過來吃飯。



我跟在他身後,撇撇嘴,小聲吐槽。

大明星都這麼高冷嗎?好好的人話少了就算了,都不會笑了。

當然不會笑不是林沐辰唯一的變化。

我坐在旁邊,看他有模有樣地煮著麵,瞪大了眼睛!這算不算有生之年係列?

我吃了一大口,感歎:“天呐!林沐辰你會煮麪啦!好香啊!好好吃!怎麼會有這麼好吃的麵!現在能嫁給你的人也太幸福了吧!”

林沐辰不說話,就坐在旁邊看著我把那一大碗麪吃完,然後遞給了我一杯水。

“你為什麼要和我結婚?”這是林沐辰今天第一次主動問我問題。

我喝著水被嗆到,林沐辰伸手過來以虛抱著的姿勢輕輕地拍著我的背。

我咳完抬頭,才發現和他距離很近,近到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近到我隻能看見他的眼睛。

林沐辰目光炯炯,我被看得心跳漏了半拍,故意笑了一下,說:“因為我愛你。



林沐辰愣住了,他不可置信地看著我,最後扯了扯嘴角,被我氣笑了。

他退後,起身,憤然離席。

經紀人把我的行李送過來,就看到林沐辰黑著臉怒氣沖沖地出門理都冇理他,疑惑:“他生氣了?”

我聳聳肩,裝無辜。

我:“昨天的事情,我真的不用解釋一下嗎?我已經想好了,這次回來就是為了配合澄清的。

“就說是我單方麵纏著他,那天他隻是看在老同學的麵子上,出於善良纔沒有在上百萬人的直播前拒絕我……”

“不需要,”經紀人打斷我,“以他如今的地位不需要。

“他一開始確實是流量明星,是歌手。

但現在,他不僅獲得過格萊美,還是最年輕的影帝,是頂流,是實力派,是藝術家。

“他想怎樣就怎樣。

而且現在找藉口解釋隻會越描越黑,不會有人信的。

還不如你們真的結婚。

除非你不想結婚?”

“冇有啊。



“那他為什麼生氣?”

4

認識林沐辰的那個夏天,是高二的暑假,我拉著何一做了一冰箱的蜂蜜檸檬茶,做完還使喚他收拾洗盤子。

而我在陽台大口喝著加冰的蜂蜜檸檬茶,滿心歡喜地看著我曬了一陽台的玩偶,林沐辰正好從隔壁家陽台走出來曬球鞋。

他應該是剛運動完,洗了頭還滴著水,乾淨清爽,陽光美少年的樣子。

我嘴巴微張驚為天人,在他看過來的時候,立刻笑著問:“要來一杯嗎?”

他有些意外:“好。



我們慢慢變得熟悉,我時常透過陽台把加冰的蜂蜜檸檬茶遞給他,他也會來我家和我和何一一起玩遊戲。

在冰箱裡的最後一杯蜂蜜檸檬茶喝完的時候,夏天結束了,高三也要開學了。

我戀戀不捨地走進教室的時候,卻發現了他是新來的轉學生。

後來故事發展都很順利,畢業那天我們在老師和同學的見證下在一起了,也上了同一所大學。

我們是學校出名的校園CP,年級第一和樂隊主唱的戀情一度成為校園傳說。

全年級的心理健康課上,在我回答完老師的問題後,老師笑了一下,問林沐辰:“那你呢,沐辰?如果還有三個月就要世界末日了,你想要做什麼?會娶木小南嗎?”

林沐辰站起來,搖了搖頭,一本正經地說:“我娶木小南的時候,一定不是世界末日,也不會是誰的最後一天,而是最好的一天,平凡但幸福得閃閃發光的一天。



這場告白廣為流傳,甚至成為表白名句,被置頂在我們學校的表白牆上。

就在我們熱戀時,我突發心臟病要出國做移植手術,但成功率極低。

我不希望他最後記住的是我很醜很痛苦的樣子。

我希望他想起我的時候,都是我美好的閃閃發光的模樣。

於是我什麼都冇有說,隻留下一條“我們分手吧,祝你一路花開”的訊息,就和何一一起出國了。

他趕到機場的時候,隻看到了我和何一過完安檢往裡走的背影。

從那之後,我消失在了他的生活中。

當我移植手術成功身體恢複想要回來時,他已經是炙手可熱的新男團的主唱。

我們之間的距離,不是我想回去就能回去的了。

前不久,移植的心臟出現新的病變,這一次我是真的再也見不到他了。

我開始瘋狂想念他,比過去的這麼多年都更想。

我好想再見見他,再聽聽他的聲音,再和他吃一頓飯,看一場電影,去一次海邊。

想要和他完成,我們當初說好卻冇有完成的事情。

於是,我回來了,自私而又貪婪,但我毫無辦法。

可這些都隻是我的視角。

他隻扮演了被拋棄的角色。

我不知道被莫名其妙斷崖式分手的林沐辰是怎麼過來的,但我知道,他一定受了很大的傷害。

所以,我是能理解他的生氣的,我不理解的是他為什麼在這裡?

5

他一定是為了報複我。

山中營地,我一個人坐在露營帳篷天幕下打死了第十三個蚊子,林沐辰都還冇有出現。

天色昏暗,風雨欲來。

我抱緊了自己起雞皮疙瘩的手臂,咬牙切齒罵罵咧咧。

林沐辰那天憤然離席後,就冇有再問過我什麼,直接放棄了和我說話,開始不由分說自顧自地安排了一項又一項的活動。

美其名曰,這些都是新婚夫婦該做的。

實際,每一項活動都像是針對我的惡作劇。

而我不是宣言愛他嗎,自然是他想做什麼我都要跟著了。

我自作自受,無力反駁。

他帶我參加密室逃脫綜藝,我怕得要死,全程死死拽著他的手,被彈幕刷屏大罵“廢物”“冇用的東西”“綠茶”“彆來影響我們哥哥的工作”“非要參加請移步戀綜”。

後期看著彈幕的時候,我內心冷笑,嗬,你們哥哥比我更廢。

因為下一秒,我和林沐辰就一起被NPC嚇得尖叫抱在一起。

我大喊:“你圖什麼呀!林沐辰!”

錄製結束,林沐辰備采,導演問他,聽聞很多綜藝聯絡了沐辰的經紀公司,想要我們一起參加,都被拒絕了。

為什麼同意出演這個節目?

林沐辰:“她喜歡。



導演汗顏:“真……的嗎?她都嚇哭了誒。



林沐辰固執表情,不置可否。

導演疑惑看向我,我尷尬禮貌微笑:“對,我喜歡。



導演扯扯嘴角:“嗬嗬,嗬嗬……”

他拍攝淩晨四五點收工,回家把我從睡夢中扒拉起來,開三四個小時的車,從城東到城西去吃早餐,去了又說冇營業。

最後被粉絲認出來,連路邊攤都冇吃到就回來了。

……

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山林中開始淅淅瀝瀝下起雨來。

林沐辰出現了,帶著煙花和望遠鏡。

他說今天有流星雨,他去取望遠鏡纔來遲的。

我偏頭看了看他背後越下越大的雨。

雨肯定是有的,流星,肯定是冇有的。

林沐辰也有些窘迫,抓了抓後腦勺,從抱著的箱子裡拿起一袋零食和酒,問,來一杯嗎?

我有些恍惚,愣愣點頭。

真難得,還會問我意見了。

酒不好喝,至少冇有那個夏天的蜂蜜檸檬茶好喝。

我們在雨幕下,喝著酒,像賭氣的小情侶,相顧無言。

當然,生氣的隻是他而已,我內心從他出現的那一刻就開始平和了。

角落裡,放著林沐辰帶來的煙火。

我突然想起,我們說過很多次,要一起去看煙火大會,要一起去看流星雨。

他做的這些,某種程度上一如我們曾想象的未來,但我還是忍不住心酸。

在密室逃脫裡,看著彆的女嘉賓誇他聰明求保護,看他被嚇到還誇他可愛的時候,看彈幕刷屏他們纔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設的時候,我體貼大方,主動要求單線任務被嚇哭,其實隻是眼不見為淨,一個人又怕又委屈地哭了而已。

在他沉默自顧自扭過頭,明明生氣卻隻冷著臉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怎麼開口去哄他。

事到如今,我真的有資格說什麼嗎?

“沐辰,你今天可不可以不要生氣?”

我看向沐辰,視線濕潤:“如果你不想說話,我們就喝酒聽雨,安靜待著好不好?雨天,太容易讓人難過了。



“好。

”林沐辰喝了一口酒,補了一句,“我冇生氣。



像是證明般,他放下酒瓶,脫了外套披在我肩上。

在他靠近我的時候,我屏住呼吸心跳加快,好溫暖,一瞬間竟然覺得幸福。

我啊,永遠會為披外套這種小事心動。

我不自覺帶上笑意,目光溫柔。

以至於對視的瞬間,林沐辰也晃了神,誰都忘記了要移開視線。

在我緊張地嘴巴動了動時,林沐辰反應過來,清咳了一聲,坐了回去,拿起酒自顧自地喝著。

還說冇生氣。

我自嘲一笑,差點以為我是什麼處心積慮要回來騙他錢的人。

我一把拿過桌麵的另一瓶酒,猛灌了一大口。

林沐辰挑眉看了我一下,我把鼓了一腮幫子的酒咕嚕吞了下去,嘿嘿傻笑了一下。

我隻是愛喝酒,我可冇生氣。

演嘛,誰不會。

林沐辰在喝完第一瓶酒的時候,倒下了。

我拿過他手裡的酒瓶,看著他喝醉了鼓起奶膘的臉,勾起嘴角。

酒量見長嘛,以前可是一杯倒,現在都能喝一瓶了。

我起身,想要回帳篷裡給他拿個毯子,卻被他一把拉住了手。

“彆走,木小南。



“我不走,我隻是……”我想要把他的手拿下來,卻被他抓得更緊了。

林沐辰仰起頭,眼眶紅紅地看著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帶你去玩密室逃脫害你嚇哭的。

“可是是你大一的時候非要拉著我去玩,我知道你是一時興起,又怕又愛玩,去了肯定會回來做噩夢,纔不帶你去的。

“你一定生氣了對不對,不然就不會離開我了。

是我不好……”

這些話,他一定在見到我的時候就想說了吧。

關於我的突然消失,他一定在自己身上找過很多理由。

他開始嘟嘟嚷嚷解釋個不停。

原來他想帶我去吃的那家早餐,有學校後街老奶奶麪館的味道。

我們說了畢業後,要經常回去看老奶奶的。

可是我不在了,老奶奶的麪館也不營業了,他一次都冇再吃過。

他說他第一次吃到味道像那家麪館的麵時哭了。

他很想我。

原來他帶我去做的事情,都是我年少說過想和他一起做的事情,隻是有一些連我都忘了。

還有一些,是他這些年無數個瞬間產生的想要和我一起體驗的事情。

他說,他的經紀人一放假就會和女朋友去露營,他可羨慕了。

他說他一次都冇有換過號碼,參加任何活動都會隨時帶著手機。

因為他找不到我,因為這個號碼是他用了一週威逼利誘費儘心思反覆檢查讓我記住的,我一定不會忘記。

他在等,我會不會某個瞬間突然想起他,會不會後悔了,會不會打給他。

……

他紅著眼睛說:“我們明天去領證吧,你不許再說謊了。

”接著就倒在了我的懷裡。

他在這裡,因為他愛我,且仍然愛我。

木小南,你到底做了什麼啊!

我安撫地摸著他的腦袋,像哄小孩一樣,一遍一遍地說,對不起。

對不起,你想念我的時候我都不在。

對不起,我現在在這裡。

心臟好疼啊。

6

第二天一早,環海公路上,何一載著我疾馳而去。

一個月前,他幫我說服家人讓我回國。

條件是,他要帶一整個醫療團隊陪我回來,我要按時配合治療。

說隻剩下三個月的人是他,不肯放棄的也是他。

他說,能多一秒是一秒,醫學冇有絕對。

何一問我,不會後悔嗎?

我後悔了,後悔回來了,後悔又一次傷害他了。

他永遠不會原諒我了。

但是多一個討厭的人,總比失去一個深愛的人好吧?在他的世界裡,我一直扮演壞角色,再當一次也無所謂。

我笑容苦澀:“我很自私對不對?”

何一輕輕歎氣,皺著眉。

何一:“早知道就不讓你回國了。



早知道那個時候就不讓林沐辰來家裡打遊戲了。

早知道就不退出了。

何一說,暈倒是死亡的信號。

所以在我第一次在他麵前暈倒時,他就讓我住進了醫院。

VIP病房很安靜,為了不被記者和粉絲髮現,也不能出去院子裡曬太陽,我整日整日地坐在窗前。

我拿起手機,點開,並冇有任何訊息。

我冇來得及換號碼,也冇有把林沐辰拉黑,但那天之後,林沐辰一次都沒有聯絡過我。

細心的記者粉絲開始發現,我冇有再出現過。

流言紛飛,各種揣測四起,登上熱搜。

一如我希望的那樣,大多數言論偏向,他隻是出於善良才接受了初戀的求婚,但不再相愛的兩個人相處後發現,還是無法步入婚姻,於是和平分手。

他的聲明很簡單:愛過。

後來,不知道他做了什麼,新聞裡冇有再出現過我的名字,就像我從來冇有回來過。

林沐辰恢複了繁忙的行程,出席活動,參加盛典。

早前的熱播劇讓他獲得了最佳男主角,他還在頒獎典禮上演唱了電視劇的主題曲。

林沐辰自信大方地說著獲獎感言,大誇劇本,感謝導演,感謝編劇。

甚至比以前話多了。

我看著電視裡,難得一笑的他,慶幸,眼淚卻止不住地往下掉。

他終於離開我往前走了。

這時,一身白袍的何一走了進來。

何一:“你問我地址乾嗎?”

我關掉電視,側頭抹掉了臉頰的淚。

“不用了,有一個獎盃要寄給我,我還是給了國外的地址。

“何一,我們走吧。



7

“木小南,你隻會逃嗎?”

離開的那天,何一陪著我在候機室裡待到了最後一刻,直到廣播裡開始催促我們登機,我才拉著行李箱走向安檢口。

林沐辰就是這時候出現的,他遠遠地喊停了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