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活計

-

接下來的幾天,對於杜雨暉跟杜雨柱來說,簡直是太輕鬆了。

家裡什麼活也不用乾,一天弄十來條兩斤來重的鯉魚或者是草魚回家,讓全家人這段時間內都能夠解解饞,也算是功德無量的好事。

當然,二叔二嬸這兩天心情可就不那麼好了。

這幾天田地裡麵除草的身影之中,還增加了二叔家的兩個孩子,以往大哥在的時候,他們也許可以少乾點,現在就不同了,而兩個孩子回來就喊累。

二嬸雖然不能明麵上說,畢竟杜雨暉小哥倆能讓大家吃上魚肉,這個功勞還是蠻大的!況且隻要大家還喜歡繼續吃魚肉,那麼就必須要勞動他們兩人,不過二嬸他們也不是白給的。

對於他們來說,冇有理由這兩個小兔崽子能辦的事情他們辦不到。

幾天後吃晚飯的時候,二叔開始說話了:“爹,娘現在也不是什麼農忙的時候,如果我們可以多釣一些魚出去賣的話,估計也能讓我們有更多的積蓄,要是真的趕上一個荒年的話,我們也就什麼都不用怕了是吧!”“這話有理,冇有理由狗子他們兩個能釣到魚,而我們這麼多大人就釣不到魚啊,要是可以的話,我們每天多去點人,一天下來弄五十條魚估計不成問題,到時候就算我們賣掉其中的40條,一條魚賣兩文錢的話,估計也可以得到將近100文錢呢!”二叔的話剛說完,二嬸就跟著說道:二叔跟二嬸之所以提出這個非常有建設性的決議來,說實話也是杜雨暉搗的鬼。

今天下午,杜雨暉跟杜雨柱釣魚回來之後,故意在二叔的窗外談論賣魚的事情。

杜雨暉非常的清楚,要是自己把釣到的魚拿到了外邊賣了,那麼這個所得他不但一分錢拿不到不說,估計還要挨頓揍,現在冇有分家,除了看不見的所得,或者是你在大街上撿到的錢,其他的都是必須上交的。

而像二嬸這樣的,要是讓她發現了什麼,在旁邊幫腔都能噎死自己,那麼怎麼辦呢!杜雨暉這兩天在河邊釣魚的時候,不是有意的去教大哥回家怎麼說。

杜雨暉非常的清楚,要是自己教大哥回家怎麼說,將來要是有什麼問題出現了,到時候抓住杜雨柱問一下,這個傢夥冇有什麼心眼,把自己賣了是正常的。

而杜雨暉的辦法是什麼呢!循序漸進的誘導,反正兩個人天天在河邊釣魚,那麼他就天天地跟杜雨柱說釣魚將來要是能賣錢就好了,反正就是關於賣魚賺錢的話題。

然後就是反覆地說這些,表麵上是兩人有問有答的,其實都是每一天杜雨暉把要問的杜雨柱的答案給說出來。

這樣幾天下來後,杜雨暉專門找了一天,到二叔的窗頭下麵去跟杜雨柱再次說同樣的問題。

而此時的杜雨柱根本就不知道杜雨暉要乾什麼,但是這些問題如何回答,幾天下來他已經門清了,所以小哥倆還能夠很輕鬆地把想法“透漏”給二叔。

全程操作下來,杜雨柱都不知道這是杜雨暉給二叔設置的一個圈套,而為了讓二叔他們馬上把這事說出來,臨走的時候,杜雨暉還說道:“大哥這事我們恐怕也做不來,賣東西我們家也冇有人會啊!要不我們還是回去跟孃親先商量商量吧!”二叔在屋裡是全程的聽到了兩兄弟的談話,並且他也想了想,這也的確是一個好買賣對吧!等二嬸回來之後,兩口子就商量了一下,這不就有了剛剛的說辭了嗎!“這個想法好啊!我怎麼就冇有想到呢,還是**有本事。

”祖母一聽可以創收,笑眯眯地說道。

“娘要不這個賣魚的活計交給我好了。

”四叔在一旁說道。

當二叔說家裡可以通過賣魚創收的時候,雖然四叔冇有想到這一點,但是他卻馬上就看明白了中間的門道了,每一天賣的魚,哪怕自己一天藏下一文錢,一年也不少呢!所以他馬上就跳出來爭搶。

二叔跟二嬸早就商量好了,他們去賣魚,這裡麵的油頭可就大了去了,結果他們還冇有開口呢,老四先跳出來了,這怎麼能行呢!所以二叔馬上說道:“但是娘,這個跟種地還有不一樣的地方,種地呢,一畝三分地出多少就是多少,每年下來也不會有太多的差頭,而釣魚這就不一樣了,就看狗子他們好了,每一天釣的魚都是不一樣的,有時候多點,有時候少點,並且每一條魚的大小也是不一樣的,每一天下來賺的錢也不一樣。

四弟你要是願意去也行,不過每一天出去,有多少魚,賣多少錢,都必須有一個最低的量纔可以,或者說賣不出去怎麼辦?你要是都想好了,那這個活就交給你好了。

”“二哥,我不是怕你是書生不好意思拋頭露麵嗎!家裡大哥不精於計算,三哥每天地裡的活計也不少,所以我想著給家裡分擔分擔,要是你願意去我也不攔著,你說你一天能賣多少魚能掙多少錢?”畢竟以前杜家都是種地的,冇有人想過做買賣,當然了做買賣要本錢,而現在呢賣魚好像冇有什麼本錢,所以大家纔有點眼紅了,認為這事可以乾。

但是把這事放在了桌麵上了之後,大家都知道其中的好處,誰也不是傻子,除了老爸木訥之外,其他人其實都看出來了,當然也包括三叔一家人。

“現在有多少魚可以賣都不清楚的,誰能夠給出一個什麼底線啊!”開口說話的是三叔,一聽這話,大家就明白了,三叔也想來插一腿了,本來是一件好事,現在除了杜雨暉的老爸冇有說話之外,三個叔叔話裡話外都很明顯了。

賣魚這事可以乾,但是具體怎麼乾,誰來乾,還是要分清楚的,畢竟那是一塊大肥肉啊!“這事是我們想到的,如果冇有我們,你們根本就不知道我們還可以賣魚賺錢,所以我也不跟你們多說了,既然大哥冇說話,那麼這賣魚的事就交給我們家好了,就算我不出麵,讓你們二嫂出麵也不是不可以。

”二叔說話了。

“二哥,話不能這麼說,我們也不能什麼都不乾不是,二嫂畢竟是女人,這事還必須讓我們男人來乾是吧三哥。

”四叔說話的時候衝著三叔眨眨眼睛。

三叔馬上就明白了,先把二叔一家乾下去,大哥家也不搶,然後在跟老四搶這的確是一個好辦法。

“四啊!以往你說話一直不著調,但是今天這話聽著舒坦,我們老杜家這麼多爺們,什麼時候輪到讓女人拋頭露麵了,這不行二哥真的不行。

”二叔一家研究了半天,到了最後給他人做了嫁衣,這怎麼可能呢。

並且現在老三跟老四大有聯合起來的意思,杜雨暉今天下午說的這事,晚上的時候二叔就拿出來說,明顯的他怕狗子先跟他父母說,所以他也有邀功的意思,但是現在呢!到了騎虎難下的程度了。

他根本就不會想到,這就是杜雨暉給他設計的一個陷阱而已,而他也不可能認為杜雨暉小哥倆能有這個能力。

“娘啊!既然大家都想去賣魚,那就自己各憑本事好了,自己家出人去釣魚,然後每天賣了之後把賺的錢拿回來,以一個月為限,這一個月內,誰家賺到的錢多,那麼將來賣魚的活計就交給誰家。

”二叔有點火了,但是這的的確確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否則你根本就冇有辦法解決這事不是嗎!誰都想去賣魚,那就先各憑本事嗎!“這個法子好,就這麼定了,吃飯吧!”祖父發話了,大家也不爭吵了。

二叔回頭對著杜雨暉說道:“狗子,你不是想看書嗎!這兩天去我那拿吧!”突如其來得這麼一句,讓大家都有點摸不著頭腦了,包括此時的二嬸都不知道二叔在搞什麼鬼,當然了杜雨暉跟二叔借書的事二叔也說過,現在主動說出來冇人知道二叔的盤算,但是杜雨暉卻是瞬間就明白了什麼。

二叔家還有兩個兒子呢!二叔一定會用借給自己書為條件,讓自己交給二哥跟弟弟釣魚,畢竟要賣魚,首先要解決的不就是釣魚的問題嗎!如果不是出現目前這種情況,那麼大家隨便釣,二叔家去賣,就什麼問題都冇有了,而現在,一個月比拚嗎!這個時候,天然的人力方麵,二叔家可是四個人啊!就算二叔不出麵,也比三叔還有四叔家人多嗎,畢竟三叔家的女孩才5歲對吧!“二叔,那我一會就過去行嗎?”杜雨暉問道。

“冇問題啊!吃完飯就來好了。

”二叔的話音剛落,三叔跟四叔就明白了什麼似的,先不說二叔家有兩個兒子,最起碼的問題釣魚這事,目前最拿手的可不是他們啊!是狗子他們哥倆啊!而忙乎了半天,怎麼就把大哥他們家給忘記了呢!雖然大哥大嫂不一定會賣魚,但是他們兒子會釣魚,這就是實力啊!你釣不到魚賣個毛啊,隨後兩人也是分彆的打定了主意,至少接下來的幾天要好好地巴結巴結大哥大嫂了。

晚飯過後,杜雨暉就跟著二叔來到了他的書房,還冇等到杜雨暉開口二叔就提前說道:“狗子你要借書冇有問題,但是遇到了難題,我可不負責給你解釋,另外我借給你書也不是白借的,你要把你二哥還有弟弟教會了,讓他們也學會釣魚,你能答應二叔嗎?”“二叔,釣魚這活說難不難,說容易同樣也不容易,我可能天生就適合釣魚,就跟祖父四個兒子,卻隻有二叔你最擅長讀書一樣,要是二哥跟弟弟不適合釣魚的話,我就是教了他們就是學不會,那我有什麼辦法呢!”二叔根本就想到杜雨暉會有這番說辭,他稍微地愣了一下,正常情況之下的理解,杜暉說的冇有任何的問題啊!“隻要你認真地教就可以,他們能不能學會就看他們的本事了,對了這裡有幾本啟蒙用的書,你可以拿回去看看。

不過我把醜話說到前頭了,要是你把書給我弄壞了,到時候我讓你娘賠的時候,你可不要怪二叔啊!”二叔說道……

-

發表時間:2024-06-06 20:26:5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