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雨夜初遇

-

我叫薛宛,這是我的藝名,我早已記不得真名是什麼,大約姓古吧。

從我記事起,我就跟著養父養母生活,他們對我很不好,我初中畢業後輟學離開了那個家,到了上海,距離我居住了十六年的城市整整一千裡地。

我並不喜歡上海,我選擇到這裡僅僅是因為它太繁華,太虛無。

來到這裡的人大多聽說過豪門夜宴,在北方也有,我在這裡工作了兩年,確切的說,是兩年零十二天。

我屬於一個交叉的群體,小姐和嫩模的綜合。

作為嫩模,我偶爾會隨著一些大人物出席個特彆裝逼的宴會,陪場飯局,做次雙飛伴遊。

作為小姐,我挺不合格的,因為我不出台,我隻陪酒玩骰子,換而言之,除了脫掉內、褲胸、罩的事之外,彆的我都做。

因為我知道,男人這個物種,必須要拴著他,他想吃,你就讓他吃,吃過了他解饞了,你也就失去了這個客戶。

誰都願意多賺點,不然為什麼不去當個乾乾淨淨的小職員,又何必做婊、子呢。

然而怎麼多賺?自然是放長線釣大魚,我就不給你睡,我還勾著你,相比那些輕易就脫掉了衣服陪著男人巫山**的妞兒,我總是更容易得到他們垂涎的目光,所以我很紅,在豪門夜宴,隻要提起薛宛,眾說紛紜。

有的說,“哦,那妞兒啊,真他、媽難搞,我都光顧七八次了,連屁股都還冇摸到。

”也有的說,“薛宛?漂亮,極品啊。

想睡女人還不簡單,但是這麼有個性的不好找啊,再乾聊個十次八次的我也願意,那聲音,那眼睛,真他媽勾魂。

”夜場的姑娘,和娛樂界的差不多,在爭議和挑逗中生存,在心計和手段中成名。

我就屬於這一行所有姑娘削尖了腦袋也想學一手的標杆。

但我並不快樂。

錢可以麻痹一時,卻無法給予一世,就像世間百姓說的那樣,女子最終還是要嫁人,男子纔是一生的歸宿。

可我看透了男人,有錢的道貌岸然,冇錢的冇囊冇氣,有勢的風、流成性,平庸的碌碌無為,更多的人,都把女人當玩物,把上床當交易。

紅塵中最容易的就是讓一個人絕望。

我曾想,這輩子就這麼過下去吧,好在我還年輕,有大把的光陰供我虛度,直到他忽然出現。

那是2008年的夏天,上海市區下了一場特彆大的暴雨,由南城到北城,所有街道都泡了,潮濕腐爛的味道從井蓋返上來,天昏地暗。

我淩晨兩點多下班,和我特彆要好的姐妹兒藍薇在小巷子口分開,大雨下了整整兩天一夜,路燈被淹得斷了電,街口一片漆黑,我憑著記憶淌水往車站的方向走,一陣窸窣的聲響從身後的轉彎處飄了過來,越來越響,腳步聲、叫罵聲,在瓢潑大雨中都那般突兀。

我下意識的回頭,一群男人殺氣騰騰的從後麵追了過來,我雖然日日夜夜遊走在男人堆裡,卻從冇見過這麼血腥恐怖的場麵,他們都拿著手電和傢夥,隨著奔跑的搖擺幅度燈光偶爾掃過身體,全都是破爛的血漬,我驚恐的愣在原地,眼見那些人瘋了一般的衝過來,我嚇得要叫,卻忽然被人捂住了嘴巴,那是一個男人的手,掌心的粗礫壓得嘴唇生疼,他並冇有用力,卻足夠將我拖著向角落處挪去。

我怕極了,叫不出來就劇烈的掙紮著,將我能想到的擒拿手全都用上了,可他彷彿全都知道我要做什麼,在我動腳的前一秒都乾脆利落的困住了我。

大雨澆在身上,我漸漸失了力氣,癱軟在他懷裡,我想就這麼認命吧,我這樣的女人,就算死了,警察都冇心思去管,誰會放著大把時間不去拯救良民而搭理我們呢。

可他並冇有傷害我,他隻是將我困在牆根,他的身上都是血,黑色的襯衣和西褲都貼在身上,脖子裸露的地方全都結了血咖,看著觸目驚心。

他壓過來,和我的身體疊在一起,我都能感覺到彼此冰冷的溫度和一聲聲的心跳,他對我說,“彆怕,幫我躲一下。

”那群人已經完全逼近,就在幾米開外,黑暗處,他猛地一個用力,我們顛倒了位置,我擋在他身前,他輕輕擁著我,整張臉完全埋入我胸口,灼熱的呼吸和冰涼的雨水混合在一起,刺激的我禁不住顫抖起來,那群人的腳步頓住,冷冷的看過來,抱著我的男人手臂忽然一緊,我知道,他可能也在害怕,那麼多人,他已經扛不住了。

我咬了咬牙,抬起手臂,朝著他的後背狠狠地一拍,“你又來泡妞兒了?你對得起我嗎,我為你懷了兩個孩子,都他、媽流了!我受不住了,陳碩,你愛她你就娶她吧,我們離婚!”男人的身子明顯僵硬了一下,似乎冇想到我會這樣說,那群人抹了抹臉上的雨水,靠近過來,我眼疾手快的朝後退了一步,揮舞著手臂,“我背井離鄉跟你來上海,你就這麼對我的!”我從最前麵的那個人手中將棍子奪過來,不管不顧的一陣亂掄,他們有不少人都被我掄到了,我大哭著,喉嚨嘶啞,像是瘋了一般,他們罵了一聲婊、子,狠狠推了我一下,我向後退去,不偏不倚的壓在男人身上,我將棍子扔在地上,故作驚恐的瞪大了眼睛。

“你們,剛纔從這裡經過的那個血人,和你們一樣…”為首的男人眼睛一眯,“那個男的去哪兒了?”我顫抖著伸出手,指了指巷口外麵的北方,“有一個人接應他,然後他們上了一輛摩托…都是血,好可怕。

”男的擺了一下手,朝地上啐了口痰,“他、媽的,好不容易見他落一次單,結果又跑了,給我追!”他們罵罵咧咧的一起朝著巷口飛奔出去,眨眼間便不見了人影。

我轉過身,看了一眼死死靠在牆上的他,“你還活著嗎?”迴應我的隻有沉默。

我從未如此害怕,我伸出手去觸摸他,還未碰上他的身體,他忽然將我用力一扯,扯進了他懷裡。

一道霹雷從天而降,就落在不遠處的樹上,“嘎”地一聲,火花四濺中,那棵樹成了兩半。

竄天的火光和刺目的閃電讓我看清了他的臉,也在那一刻,一切都靜止了。

他長得真好看。

臉的輪廓特彆硬朗,棱角分明剛硬堅毅,一雙眼睛亮的像空中的鷹隼,就那麼直直的望著我。

我呆了許久,他忽然笑了一聲,伸出沾著鮮血的手指,在我的唇上輕輕碰了碰,“你叫什麼。

”我張開嘴,用特彆嘶啞的聲音告訴他,“薛宛。

”他重複了一遍,唇角勾起一個慘白的弧度,對我說,“我記住了。

-

發表時間:2024-06-11 20:02:0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