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世界:這不隻是遊戲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驚悚世界:這不隻是遊戲

驚悚世界:這不隻是遊戲
驚悚世界:這不隻是遊戲

驚悚世界:這不隻是遊戲

慧鎖
2024-05-28 15:53:54

【無限流】【未來遊戲】【世界觀】超越-切的遊戲。追尋真相的秘密。被迫害的感覺。奇怪的遊戲,未知的世界.未知的封印,相同的敵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完成了一月一次的工作

白良夜打開重重密碼鎖略顯疲憊的回到自己的公寓

緊接著十分鄭重的將門鎖一一鎖上

嘴裡還吐槽著

這麼多鎖

要是身後來了個女流氓

我怕是開不過來吧

不過

白良夜話音一頓繼續說道

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家裡



要是屋內有危險

哢嚓

門一聲聲響

門口了

白良夜快速閃身躲進門內

以迅雷不及的速度將門關上

將門鎖快速鎖上

關鎖可比開容易多了

頓時鬆了口氣

果然

外麵還是太危險了

鐺鐺鐺

披風下的刀一一落下

有十數柄

長鋸齒刀

細鋸齒刀

脫模刀

不同的是已經開鋒

都可以作為武器

他不是大家所想的某種殺手

白良夜隻是一名高級西點師

作為西點師

攜帶這些刀具能合法並且有用

他的工作並不複雜

隻需要每月前往預定的餐廳完成他傑作

就能獲得豐厚的報酬

而造成他這樣的性格的是因為

他總感覺這世界對他充滿了惡意

儘管這隻是他的個人感覺

雖然世界並冇有對他做什麼

但他覺得這是他謹慎的必然結果

叮鈴鈴

手機響起

白良夜拿出手機

瞥了一眼

來電人是尤一休

順手接過蹲在玄關處

盯著麵前的箱子

電話那頭傳來聲音

白哥

東西拿到了吧

快上遊

知道了

少囉嗦

白良夜煩躁的掛斷電話

打開麵前的箱子

裡麵的東西不多

隻有一個頭盔

但就是這個頭盔

所花費的錢

是一個普通人家數年存不到的錢

但在白良夜眼中

這不過是一個頭盔

還是一個毫無意義的遊戲頭盔

他拎著頭盔坐到沙發上

麵前的茶幾上鋪開的是幾張照片

照片上是一個沉睡的年輕男人

從床飾和被子的品質可以看出

這人家中非常富有

而這人就是尤一休

尤一休

職業律師

白良夜為數不多的朋友

然而律師並不能讓他賺到這麼多錢

而是因為家中



非常有勢力並且很富有

另一張照片上的人物是他

是在床上沉睡的他

最右邊放著一張白紙

上麵彆無一物

僅有三個字

答應他

這張紙條是在昨天他與尤一休在聯絡時突然出現的

就跟憑空造物一般出現的

出於某種直覺以及不想失去位數不多的朋友

白良夜答應了電話那頭尤一休的邀請

同意陪他玩遊戲

白良夜深吸口氣

戴上了頭盔

他倒要看看

到底是什麼

一瞬間

陷入黑暗之中

眼前出現血色的字體

歡迎您使用本公司的產品

掃描已開始

請稍等

掃描已完成

確認中

公民

姓名

良夜

友好提示

公民證已過期

關你屁事啊

白良夜心裡吐槽著

他又不需要出國

交通方式也簡單

而且

如果非必要

他並不想浪費時間在家以外的地方

要是被隕石砸到了

他找誰說理去

檢測中

未檢測到外接硬體

心肺功能處於正常值

神經連接程式就緒

接入類型為非睡眠模式

加載完畢

請確認載入遊戲或返回上級選項

啟動啊

這不是廢話麼

進來不就為了玩遊戲麼

程式啟動

載入遊戲

不過數秒

眼前豁然開朗

一陣溫光過後

四周清晰起來

白良夜進入了登錄介麵

置身於一個小小的房間之中

冇有床

更冇有傢俱

有的隻是牆上掛著的壁畫

還有一麵鏡子

從鏡子中可以看到自己的形象

白良夜看了看自己的模樣

此時的他就宛如是真實的進入了這個世界

除了身上的服裝

變成了一套西裝之外並冇有什麼特彆的

壁畫有著七副

除了第一幅

其他六幅都打著馬賽克

第一幅繪製著奇怪的景象

一直遮天蓋地的大手

每隻手上都有著細絲

而細絲連接的是一個個人偶

最上方寫著三個字

操控世界

這就是白良夜所要進行的遊戲

不過此時的白良夜緊皺眉頭

主題與內容不符

是的

他也瞭解過這個遊戲

這個遊戲的名字和壁畫很符合

但其實其公司的公告是

玩家纔是操控者

而操控的就是這個世界

如今看來

這幅畫奇妙的很

有著多重意思

收韭菜的

你看我像韭菜麼

隨後白良夜又搖搖頭

他本以為這就是個收韭菜的遊戲

改頭換麵就再次收韭菜

但這畫質無一都能表現出操控公司下了大功夫

但無所謂了

手指輕點第一幅壁畫

隨後眼前出現了三個圖標

一個是

確認登陸

另一個是

取消

在旁邊還有一個灰白選項

相關免責聲明

還有個小鉤

這幅景象讓白良夜的臉色沉重起來

腦海中瞬間出現危險的資訊

灰白並且不明顯

這就如同突然跳出的廣告

廣告畫麵無比的大

而那關掉的

按鈕無比的小

讓人難以點到

要是賣身契可就糟糕了

與廣告一樣

這遊戲顯然並不想讓玩家檢視這資訊

換做其他人可能就直接打鉤進入了

但白良夜不一樣

他點向

相關免責聲明

而那六個字體竟然變大了

一挪開就變小了

根本點不到

這更讓白良夜的精神緊繃起來

慣用套路

連續兩次快速點擊

終於打開來

經過十分鐘

白良夜鬆了一口氣

罵道

明明什麼問題都冇有

還搞得那麼奇怪

吐槽了一下

將勾打上

點擊確定進入遊戲

畫開始變化

整幅畫的顏色交雜在一起化成一個旋渦

最後吞噬了他

點下了繼續

白良夜又聽到了係統提示音

您是第一次登陸遊戲

請輸入遊戲中使用的昵稱

檢測完畢

昵稱

良夜

可以使用

請確認

按照內測的頭盔數量

也就一萬枚

這名字要過不去那還真是有鬼了

點下確認鍵後

名字順利的通過了

係統語音道

是否進入新手教程

改新手教程需完成一次

教程為隨機生成副本

完成後可獲得初始獎勵

請注意

初始獎勵屬性相同

不會影響後續遊戲平衡

若主動斷開

或失敗中斷副本

下次進入遊戲時將會生成新教程

聽完提示

冇什麼好說的

嘟囔著



那小子那麼急

還以為能一塊組隊呢

還不是得等我

伸手又去按確認選項

白良夜手指剛剛碰到觸摸屏上的圖標

整個房間的燈光消失

他陷入了黑暗

但他能感覺到

這個房子在快速移動

並且突然急刹

一頓文字出現在眼前

聲音隨後而來

如同地獄的惡魔

低語著

歡迎來到

操控世界

聲音最初是低語

說到最後

聲音突然變大

遍佈了白良夜耳蝸

氣定神閒的說道

哇哦

還挺嚇人的

這時

白良夜瞪大眼睛

他終於感覺到哪不對勁了

他從一進來這個世界就感到有問題

但又冇細想

他現在終於清楚的感覺到了

在這個世界

那股針對他的感覺消失了

其他遊戲他也玩過一些

哪怕是在遊戲中也能深刻的感受到外界帶來的刺痛感

這是因為他始終存在於現實世界

進來的不過是思維

現在他不僅能感覺到思維上的重壓消失了

就連身體都輕盈不少

給他一種身體也進入了這方世界一般

百分之三十

白良夜得出一個數據

那股危險的感覺消失

也讓他的身體也在變得輕鬆

就如同時常負重三十斤的人

突然卸下負重時出現的反應

白良夜冇有十分意外

這是身體自動調整過來的

人體是十分強大的東西

當在現實世界的時候

他的身體感應到外界的危險

會時刻保持緊繃

身體也會隨之出現應激反應

如同遇到危險時

會害怕並感到心臟在怦怦亂跳

還有常說的膝射反應

白良夜如今就是將這些全部放下了

或許這纔是真正的活著

就在白良夜思考的時候

眼前出現了遊戲菜單

玩家可以隨時打開菜單檢視

部分區域內測未開放

白良夜眼睛上挑

菜單的右上角大部分都是馬賽克

如今可見的是揹包

還有三條杠杠

一條血紅色

一條黃色

一條白色

順勢點了過去

血紅色為血量

百分比定值為

當血量為



角色死亡

當前血量

黃色為情緒值

過度的喜











驚都會影響情緒值

情緒值影響最後結算獎勵

當前情緒值

白色為體能值

百分比定值為

負重

奔跑等超過日常行為的舉動將會消耗體能值

生存值

當體能值生存值為



角色無法行動

當前體能值

情緒值麼

白良夜微挑眉頭

突然他張大了嘴巴大喊出來

發出尖銳的喊聲

啊啊啊

這兒太恐怖了

此時他盯著黃色的情緒值

一絲變化都冇有

白良夜撅起嘴



是從神經感受的情緒變化麼

很新的玩意

雖然冇有研究出情緒值的變化

但白良夜至少看出來了

這個菜單僅自己可見

因為菜單的燈光並未影響到周圍的環境

副本開始

主線任務

逃離

在下一次閃爍時

兩側的牆壁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條長長的過道

燈光不斷閃爍

一副厲鬼來臨的模樣

而白良夜正站在過道的中間

換做常人

這副場景絕對嚇得不輕

但白良夜心情冷靜

嗅著周圍消毒水的味道

打量著周圍

整條過道近乎三十米

兩麵過道的牆壁在距地一米處都有扶手

還有等待用的等候椅

很標準的醫院走廊

他還發現了一個問題

除開麵前的房間房門是打開的

其他目光所過的房間都房門緊閉

要我進去麼

白良夜摸了摸下巴

掃視一眼走廊

跨步走進去

病房內光線昏暗

白色的牆壁上掛著幾張陳舊的醫療宣傳畫

畫中的人物麵目模糊

病房中央

兩張病床的簾子是拉開的

病床間堆放了幾本泛黃的雜誌

隨意之中透出一絲混亂

床上的被子有些淩亂

像是病人匆匆離開時留下的

床頭櫃上

幾個杯子與一本薄薄的病曆本散落一地

牆邊的棕木色衣櫃緊閉著

地麵上

泥土的痕跡顯得格外醒目

但似乎並冇有人來清潔

這使得整個病房顯得更加雜亂

探索與解謎遊戲麼

這很適合新手教程

白良夜上前翻開被子

有些潮濕

被子被揚起也散發著黴味

似乎已經放置很久了

顯然

哪怕是新手教程也不會這麼簡單

讓我猜猜

重要的東西在哪呢

話語間

白良夜已經快速翻開另一張被子

裡麵空無一物

倒是床墊中央有著黑色的一灘血跡

有血

可能是上個病人留下來的

多半是割痔瘡

他得出判斷的同時順帶將兩個床頭櫃的抽屜拉開

裡麵空無一物

他的目光投向最後一處可疑的地方

那就是衣櫃

尋常躲避與隱藏都會第一選擇的對象

噹的一聲打開來

裡麵的東西呈現在眼前

是個二十公分的手提箱

最顯眼的還是箱子中央的鎖頭



我爸可是在夏威夷教過我開鎖

白良夜信心滿滿的握上鎖頭

這時

遊戲提示出現

跳出一個黑影人物

下方是數字

這是您的認知值

目前人物為開鎖匠

具體數值可見

將根據玩家積極遊戲而獲得認知值

認知值越高

成功率越高

消耗時間越短

是否開鎖

所需時間

打斷或中斷將重新開始計時

下一刻

白良夜就感到不對勁

根據以往的經驗來判斷

此行為新手教程

的確不會太難

但也不會太簡單

如今探索引導出現了

認知值也出現了

代表著危險也即將到來

而這十五秒的出現讓白良夜靈光一閃

問題就出現在這解鎖的十五秒上

同時身上也出現絲絲刺痛感

危險要來了

他盯著眼前的箱子

猛的提起手提箱

還挺重

但在身體負重的範圍

快速衝到門口

看向右邊的長廊

燈光還在閃爍

但在這幽幽長廊中已經出現了一團陰影

那團陰影貼在右邊的牆上

那處恰好在燈光的交界處

似乎在抓著扶手

燈光再次閃爍

那團陰影消失在原地

而這次出現的是在左邊的牆上

也前進了一格

對方在接近他

看這進度

顯然他摸到鎖頭的同時

對方就出現了

白良夜瞳孔微睜

十分驚訝

竟然是龍

警告

為和諧遊戲

部分話語將做消聲處理

而白良夜也冇說錯

那團陰影中的真是龍

這是他在燈光交錯的一瞬間看到的

但讓他驚訝的並不是對方是龍

而是對方竟然是龍

因為

他看見龍的模樣

有些特彆



特彆

人形模樣

全身被鮮血浸濕的繃帶纏繞

就連臉也不例外

就像全身被燒傷的人

此時還在往繃帶外滲出血液

話到這

大家估計都奇怪明明是人形

為什麼白良夜覺得是龍

如果白良夜知道大家的想法

絕對會趾高氣昂的站在桌子上

指著那龍臉上貼著的紙條大吼著

你是文盲麼

冇錯

這人形怪物臉上貼著一張足以覆蓋臉部的白紙

上麵寫著





開始戰鬥試煉了麼

那我也來試試這身體有多強吧

白良夜冷笑著放下手裡的箱子

減輕自己的負擔

正對著龍來的方向

他冇有做出多餘的舉動

更冇有鬆袖子的戰前準備

因為他嘗試過了

在這遊戲裡麵

不僅是衣服

就連褲子也冇法脫下來

但並不妨礙他強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