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政路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官場政路

官場政路
官場政路

官場政路

佚名
2024-05-27 21:03:41

官場是個曖昧的環境,是個充滿風月的環境。且看劉明強如何在官場這個特殊的場合裡麵肆意花叢,翻雲覆雨。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劉秘書,您說的什麼話?今天上午的事情那完全是我那不爭氣的弟弟咎由自取,而我這做哥哥的有著看管不嚴的責任,這事情的責任完全在我。

以後但凡是劉秘書您有用得上我錢大勇的地方,隻管吩咐,能辦的到的,我錢大勇絕對不說二話。

”錢大勇當即表態。

今天上午錢大勇已經深深的體會到了劉明強對金清平那巨大的影響力,現在在錢大勇的眼裡,劉明強那可就是金清平的化身,金清平他錢大勇就是把臉伸過去人家連手都不會抬一起,現在抓住了劉明強這根線,錢大勇哪肯鬆手啊,他甚至都把自己升官發財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劉明強的身上了。

“既然錢廳長都這麼說了,那我也在這裡表個態,雖然小弟我人微言輕,但是隻要我劉明強幫的上忙的地方我也決不推辭。

”劉明強淡淡的說著,雖然這兩人之間書總額和誓言,但是這種誓言在官場上那是屢見不鮮,起不來什麼約束的作用,隻不過是表達了兩人之間的一個態度而已,官場上麵講究的是互利互惠,利益纔是永恒的哥們。

“多謝劉秘書,劉秘書,這個就當是我弟弟給你賠禮道歉了。

”說著,錢大勇手裡變戲法似的多出一把鑰匙遞給了劉明強。

“這是?。

”劉明強指著桌上的鑰匙疑惑的問道。

“哦,我到後勤處問了問,得知劉老弟你竟然還住在單位的宿舍裡,而且還是公寓。

這怎麼能行呢?老弟您可是金書記的秘書,怎麼能住這種房子,剛好,我手上有一套閒置的住房,是在我一個遠方親戚的名下的,他們一家都出國了,房間剛剛裝修完畢也來不及住了,這不,把鑰匙放在我這,讓我幫忙打理一下,我這天天上班的哪有時間去打理這個房子,所以想請老弟幫個忙,住進去,幫我打理一下。

”錢大勇指著鑰匙道。

這話說的這麼直白了劉明強那會不知道其中的意思,無非就是送劉明強一套房子,但是這房子不是送的,因為並冇有把房產證轉到劉明強的名下,而且這樣做最好不過,因為冇有誰會這麼傻得去接受一套在自己名下來曆不明的房子,那不是自己把自己往監獄裡送嘛。

“錢廳長,這樣不好吧?。

”劉明強假裝著猶豫道。

“哎,老弟,你可真的要幫老哥這個忙啊,這房子許久冇人住裡麵便會冇有人氣,這可是最忌諱的事情啊,你看我,這一天哪有時間去住啊,讓彆人去住我又不放心,所以這個忙老弟一定要幫了。

”錢大勇說話有著自己的藝術性,往往送人的東西都會說成是是讓彆人幫自己幫忙,而且都會事先把一些可能會出問題的事情擺平掉,這樣彆人接的才順心。

劉明強看到這對這個錢大勇倒是頗為欣賞,心裡暗道,難怪這個錢大勇能夠爬到這個位置,這人說話做事都是滴水不漏而且非常會揣摩人的心意,這一手就不是他那個傻寶弟弟能夠比的了的了。

“既然老哥這麼說那小弟就隻好幫大哥這個忙了,隻是我先說好,等到你那位遠方親戚從國外回來時我可就要搬出這間房子了。

”劉明強接過鑰匙笑著道。

“那是肯定。

”錢大勇很嚴肅的說著,隨手把一張字條遞給劉明強,劉明強接過看了看,上麵是這間房子的地址。

當然,這套房子的來路劉明強不可能相信是錢大勇一個什麼遠方親戚的,估計也是什麼見不得光的手段弄來的,但是通過劉明強對錢大勇的觀察,發現,錢大勇這人做事滴水不露,所以劉明強倒不會害怕這房子會出現什麼問題,而且自己隻是暫住,房產證上麵的名字與自己冇有絲毫的關聯,所以劉明強接的也非常的安心,而且假如不接這便是會使得這個自己有心拉攏的省委辦副廳長對自己心有隔閡,為了自己的一個假清高去徹底得罪一個說話手段都堪稱一流的政客,這明顯不是一件讓人舒心的事情,所以劉明強便接過來鑰匙。

看見劉明強接過了鑰匙和字條,錢大勇心裡的大石頭終於放下了。

前麵劉明強說的那些陳兄道弟的話都冇有讓錢大勇忐忑不安的心安定下來,因為話隻不過是隨著唾沫星子噴出來的一股帶著聲波的二氧化碳而已,冇有任何的實際作用,真正起作用便是這套房子,劉明強接過這一套房子的鑰匙便就代表著劉明強願意站在他錢大勇這條船上了,這才讓錢大勇忐忑不安的心徹底的放鬆了下來。

“來,錢大哥。

小弟敬你一杯。

”劉明強不著邊際的表明瞭自己的態度,笑著舉起酒杯衝著錢大勇說道,然後自己一口而乾。

“哈哈,那我就托大叫你一聲老弟了,俗話說的好,團結就是力量,隻要我們兄弟聯手,哪還有我們辦不到的事啊?你說是嗎?老弟。

”錢大勇見劉明強表明瞭態度,心裡很是高興,端起酒杯喝完之後慢悠悠的道。

確實,在省委這個部門裡,省委辦還真是一個舉足輕重的部門,一個省委辦的實權副廳長再加上一把手省委書記的秘書聯手,確實很難有事情可以難倒他們兩了,這又怎麼能不讓錢大勇興奮呢?再說了,今天他已經見識到了劉明強在金清平心裡的地位,假如劉明強能夠在金清平麵前替他說幾句句好話,他錢大勇更上一層樓並不是什麼難事,錢大勇正打著自己心裡的小九九。

“錢大哥,還有一句話,叫著兄弟聯手,其利斷金啊。

”劉明強也是笑嗬嗬的道,對於錢大勇的話他倒並冇有多麼的去當真,錢大勇在他劉明強心裡的分量要到需要他幫忙的時候才能體現出來,而現在,隻不過是酒桌上的一句祝酒詞罷了,官場裡的人的狡詐他劉明強是親眼見識過的。

“好一句兄弟聯手其利斷金啊,為了這句話再乾一杯。

”一聽劉明強的話錢大勇更是喜上眉梢,這話真是說到他的心眼裡去了。

中午兩點,劉明強手裡拿著房子鑰匙慢悠悠地走到了辦公室,開始了一整個下午的工作。

剛到辦公室便聽見自己手機在響,劉明強朝裡麵辦公室看了看,發現金清平並冇有在裡麵後纔拿出手機,看了看上麵的號碼,是張雲佳的,劉明強按下了接聽鍵:“喂,雲佳啊,怎麼這個時候給我大電話啊,你不上班了啊?。

”。

因為知道這個號碼隻是張雲佳的私人號碼所以劉明強才這麼的輕鬆開著玩笑。

“你怎麼每次我打電話給都是這一句啊,我現在正再往辦公室去呢,今天上午那個錢大虎和他哥哥來找過我了。

”張雲佳小小的埋怨了一句後道。

“哦,這事我知道,你原諒了他們了冇。

”劉明強知道張雲佳肯定是為了這個事。

“上麵原諒不原諒的,我又冇受到上麵損失,聽說你讓那個錢大虎自己滾出了省委,這事也就到此為止了,那個錢大勇態度倒是還不錯,你是怎麼做到的啊?。

”張雲佳挺好奇的問,畢竟劉明強再也隻是一個小小的秘書,處級乾部,而且還是冇有實權的處級乾部,而人家是個副廳級乾部,兩者相差太大了。

“哈哈,我說我會法術你信不信?。

”劉明強笑著打著哈哈道。

“你說你是巫婆我倒相信,你不說我也就不問了,反正這事謝謝你,真的,明強。

”張雲佳有點曖昧的道。

“說什麼謝啊嗎,太生分了吧?你幫了我多少估計用手指頭都數不過來了吧!彆忘了,剛進秘書處的時候我可是還叫過你雲佳姐的哦。

”劉明強開著玩笑沖淡這種讓人有點尷尬的氣氛。

“怎麼啊,叫我聲姐還覺得委屈啊,告訴你,想叫我姐的人多了去了,不管怎麼說這事我都想和你說聲謝謝,好了不說了,我老闆來了。

”張雲佳急沖沖的道。

“那就掛了吧,我老闆估計也會來了,下班了我打給你,拜拜。

”劉明強也聽到外麵的腳步聲,趕緊收了線,雖然冇有誰規定秘書不能再辦公室辦私人事情,但是在上班時間煲電話粥總是不那麼好。

“明強啊,你再去打個電話催一下趙省長,看看他回來了冇有,假如回來了要他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一進門金清平便對劉明強吩咐道,可以看得出,金清平對於休閒文化城的建設還是非常的上心的。

“好的,金書記。

”劉明強也不敢耽誤,拿起電話便給撥了過去。

趙振國的秘書告知劉明強,趙振國已經往金清平的辦公室來了。

冇多久趙振國便進了金清平的辦公室,劉明強笑著迎了上去。

“趙省長您好,金書記已經等你多時了。

”劉明強笑著道。

“真不好意思,讓金書記等了這麼久,我一直都在施工現場,冇來得及過來。

”趙振國雖然臉上笑容可掬,語氣也頗為和藹,但是劉明強還是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對自己的一絲不屑,在人家一個堂堂的副省長眼裡,劉明強這麼一個小小的秘書確實算不上什麼。

“金書記找您可能是要詢問一下休閒文化城的進度問題,本來這事早幾天金書記就要找您談談了,但是一直都被人大的事情給耽誤了,這不,今天我拿著工作表問了金書記要不要找您談話金書記纔想起來了,趙省長,您抽根菸。

”劉明強當然看到了趙振國眼裡對於自己的不屑,但是劉明強冇有辦法,人家是省長,自己是秘書,之間的地位相差的太大,要不是自己是金清平的秘書自己和人家當麵說話的機會都冇有,要想人家重視自己然後順利出席今天晚上的李夢晴的晚宴不用點手段是不行了,所以劉明強不著聲色的說了這麼一番話,這番話看似隻是聊天實際上卻無一不是在提示趙振國,要不是我劉明強提醒金書記,你趙振國連和金書記談話的機會都冇有。

這話說出來假如趙振國是真的想依附金清平的話就絕對不會對劉明強視若無睹的。

劉明強說完之後又從自己的衣服兜裡掏出一根菸遞給趙振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