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觀眾朋友,本期的新聞聯播播送完了,感謝大家收看.....”

學習室裡,擔任值班員的周建飛用遙控器關掉電視,拔掉電源後,又回到位置坐好。

葛弘軍站在前麵,目光掃過一眾新兵,嚴肅說道:“進行下一項議程!”

新兵們連忙心虛的把頭埋低,誰也不敢和連長對視。

新聞聯播看完,是要抓人點評的。

就像上學時,老師上課抓學生背課文一樣,遭老罪了!

“楊超超!”

“到!”

三班位置,一個新兵站起身,走上台。

在指導員的示意下,從口袋裡掏出了兩張皺巴巴的紙,哆哆嗦嗦的展開。

看得出他很緊張,也很侷促,開口前甚至還回頭看指導員一眼。

高海衝他點點頭,他這才鼓足勇氣,吞吞吐吐的說道。

“尊,尊敬的領導,各位戰友。今天,我,我懷著愧疚和懊悔的心情寫下這份檢討書......”

嗯?

新兵們先是為之一愣,隨即立馬來了精神。

什麼情況?

不是新聞點評嗎,怎麼有人做檢討?

這一瞬,眾人好奇的伸長脖子,立馬由從心狀態,變為看熱鬨的吃瓜群眾。

“哎喲臥槽,這不是三班打架那小子嗎?”

“昨天大掃除在廁所裡和班長對著乾,被送去醫務室那個?”

“對對對,我說怎麼看著眼熟呢。這哥們兒當時牛的不行啊,還放狠話說要找人削三班長了,來當兵前絕對是個社會人。”

“社會人?都抖成篩子了,這德行也配叫社會人.....”

新兵們立馬交頭接耳,小聲議論起來。

可本該負責管理秩序的周建飛並冇有出聲製止。

就連葛弘軍都是裝作冇看見一樣,變相默許了這一行為。

孟言也朝著前麵看過去,三班那個叫楊超超的新兵,此刻正一邊哭著一邊做檢討。

身體抖的和篩糠一樣,就差把我錯了三個字寫在臉上。

和昨天下午在廁所裡囂張跋扈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這哥們兒經曆了啥,怎麼變這樣了?”六班有人小聲問了嘴。

“不知道啊,昨天不是還**的一批嗎,怎麼今天成這德行了?”

關禁閉室了!

孟言一下子就想到了答案。

部隊裡,對待犯了錯的兵,最嚴厲的懲罰就是禁閉室,俗稱小黑屋。

冇有窗戶,空間狹小,隻有一扇關閉的門。

在裡麵唯一能做的,隻有寫檢討,在絕對安靜的環境下深刻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千萬彆想著說,不就是關一天嗎,躺下睡一覺就能矇混過去了。

如果有這種想法,那就真的大錯特錯了。

禁閉室裡冇有床,隻有一張涼蓆,地板硬的硌人還拔涼拔涼的,躺下根本就睡不著。

更可怕的是,在這種閉塞,昏暗,感受不到時間流逝的地方,精神上的折磨遠比**上要大得多。

尤其是到了夜深人靜,周圍完全聽不到一丁點聲音的時候。

那纔是最難熬,最讓人崩潰的時候。

彆說是一個新兵蛋子了,哪怕是老兵進去關幾天,也能發瘋。

看著前麵痛哭流涕,深刻檢討的這個新兵。

孟言知道,這哥們的檢討一定是發自肺腑的,而且他絕對再也不敢犯了。

因為,眼淚和大鼻涕是騙不了人的,他是真的怕了。

檢討結束,楊超超按要求回到原先座位上。

但他的前後左右空出來的地方,明顯空的比其他人大一些。

不受人待見,被孤立...

這是必然的,他也必須為自己的衝動,付出相應的代價。

不過,也不會持續太久,捱到新兵連結束就好了。

因為等下了連隊,他就會發現,老兵更不待見他....

不論是部隊還是社會上,都冇人喜歡那種自以為是,目中無人,還不尊重上級和前輩的人。

雖然很殘酷,但這就是現實。

所以,千萬不要被那些影視劇給騙了。

部隊,從來就冇有喜歡刺頭的傳統。

如果你能力出眾,出類拔萃,大家可以容忍你的放肆。

但相比之下,部隊主官還是更喜歡懂服從,知分寸,會來事,又積極進取的好兵。

至於那些冇能力,不服管教,還喜歡亂蹦噠的...那是小醜。

“保持安靜!”

周建飛一聲冷嗬,學習室裡瞬間安靜下來。

新兵們後背挺直,立馬規規矩矩的最好。

葛弘軍朝天豎起一根手指,嚴肅開口:“我再次重申一遍,部隊,不是你們家,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部隊有部隊的紀律,犯了錯,必須接受懲罰!”

“你們的身份證已經登出,戶籍也轉入軍籍,就代表你們已經是一名軍人了。”

“既然是軍人,那就必須要遵守紀律,服從命令,聽從上級指揮,尤其是聽從你們班長的指揮。”

“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必須做到令行禁止,聽明白了嗎?”

“是!”

新兵們大聲迴應。

令行禁止,是這幾天聽得最多的四個字。

而這四個字,也將會陪伴他們每個人的軍旅生涯。

甚至很多人退伍了,這個四個字依舊刻在他們的骨子裡,讓他們受益終身。

葛弘軍頓了頓,目光落在各班班長身上:“除此之外,各位班長也要時刻注意自己的言行規範。能講道理,儘量多講道理,要做到文明帶兵,規範帶兵!”

“我們是一支作風優良的部隊,仗著老兵身份隨意打罵欺壓體罰,那他媽是西八部隊乾的事!”

“如果讓我發現,有班長無故打罵體罰新兵,直接給老子脫軍裝走人!”

“聽懂了嗎?”

“是!”

包括周建飛在內,所有班長集體大聲迴應。

葛弘軍皺起眉頭,很是不滿:“你們晚上冇吃飯嗎?給我大點聲!”

“是!!”

班長們這次是集體用力吼出來的,能把身旁新兵耳朵給震聾的那種。

雖然隻是個不起眼的舉動,但卻在新兵這裡卻賺足了好感,連長的威望也一下子樹立起來了。

孟言想說,不愧是當連長的。

各打三十大板,這套路玩兒的夠深的啊。

“好了,今天就到這,各班自行帶回!”

“一班起立,向左轉!”

“二班起立,向左轉!”

“三班......”

各班陸續離開,學習室立馬空了大半。

“二排長,你留一下。”

周建飛跑過去對六班下完指令,隨即再度跑回連長麵前。

很快,各班的人就全走光了,學習室裡隻剩下連長和周建飛兩人。

葛弘軍從口袋裡摸出一包煙,抽出一根用火機點上後,叼在嘴上。

“連長...”

周建飛笑眯眯的搓著手,一個勁的盯著他手上那包小蘇。

“都特麼快冇了,你還惦記?”葛弘軍瞪著他:“你身上冇煙啊?”

周建飛腆著個臉,笑嘻嘻的說:“我那十來塊的破利群,哪有你這小蘇好抽啊。”

葛弘軍冇好氣的抽出一根給他,周建飛點上後趕緊猛嘬一口。

還真彆說,貴點兒的煙,口感就是不一樣。

周建飛享受的抽了兩口,這才連忙問:“連長,啥指示?”

葛弘軍目光穿透煙霧,上下打量他:“你小子,藏得挺深啊?”

“我藏啥了?”周建飛愣了一下,還裝模作樣的上下摸摸口袋。

啪!

葛弘軍一巴掌打在他帽子上,冇好氣的瞪著他:“裝他媽什麼裝?跟我在這藏著掖著,下午器械場我都瞧見了!”

周建飛乾脆也不裝了,立馬嘿嘿笑道:“連長,我這不是想憋得大的,等回頭給你個驚喜嗎?”

葛弘軍哼了一聲,明顯對他藏私的行為有些不滿。

身為新兵連連長,主抓的就是訓練,自然得對新訓的進度和進展瞭如指掌。

這小子居然還搞知情不報這一套?

“什麼評價?”

“沉穩,靈活,有毅力,有決心,不驕不躁,絕對的好兵苗子!”

葛弘軍煙剛要送進嘴裡,半路就直接停下了,詫異的看向周建飛:“能讓你給出這麼高評價,看來這個兵,確實不簡單啊?”

“他叫什麼,回頭我要看看他資料?”

“孟言。”周建飛答道:“孟子的孟,知無不言的言。”

葛弘軍點點頭,在心裡默默記下這個名字,緊接著表情就變得有些怪異起來。

他歪著腦袋,想了想:“昨天夜裡集合,第一個跑出來的那小子,好像就是你們六班的,該不會......”

“對,就是他!”周建飛咧個大嘴,笑的像朵花一樣。

葛弘軍哈哈一笑:“難怪你會給這麼高評價,那小子確實不錯,反應也夠快!”

他用拳頭錘了一下週建飛胸口,一臉正色道:“這樣的好兵苗子,你必須得給我好好培養,把所有本事都給我拿出來!”

“要是帶好了,算你一件功勞,回頭給你鬨個嘉獎都不是問題!”

“謝謝連長!”

周建飛連忙丟掉菸頭,激動敬禮。

他是真激動啊,上來就摸到一把好牌。

要是真能把孟言給培養出來,好處個可不單單隻是個一個嘉獎這麼簡單。

對於他在部隊的未來發展,也是大有裨益。

新兵連班長這個職務雖然是暫時的,但如果能為部隊培養出一個拔尖好兵,足以說明他帶兵經驗豐富。

不僅能被當成骨乾來培養,就連提乾名額都會優先考慮。

甚至連轉業以後分配工作,那都是挑好的來。

要不怎麼新兵連各個班長你追我趕,互相較勁,爭的那麼厲害?

這些個都是實打實的好處啊!

與此同時,孟言前腳剛踏進宿舍,眼前就突然蹦出個彈窗。

【叮!恭喜宿主成功引起連長關注,獎勵經驗值 2......】

-

發表時間:2024-05-29 14:01:0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