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開學,我被女神校花找上門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剛開學,我被女神校花找上門

剛開學,我被女神校花找上門
剛開學,我被女神校花找上門

剛開學,我被女神校花找上門

九酩
2024-06-17 14:18:13

被校花追求是什麼感覺?這是一夜成為校園風雲風物的節奏啊!如果目光可以當做武器的話,作為鋼鐵直男的他自信自己已經被殺死一萬次了!校花這是來真的了?為什麼這一切像是在做夢一樣!!!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勇哥回憶完自己的青春,又語重心長地跟尚學聊了許多與女生交往的經驗。

尚學有一句冇一句地聽著,但畢竟是老闆,隻能硬著頭皮認真敷衍。

尚員工認真的樣子勇哥倍感欣慰,心情大好讓尚學提前下班,還囑咐交代的事情彆忘了。

這倒是十分出乎尚學預料。

早知如此,他在聆聽勇哥“教誨”的時候,就應該拿出紙筆認真做個筆記,冇準下週都能放假!

回到寢室,尚學看著哥仨圍著一張海報不知道在研究啥。

看到尚學回來,轟轟趕忙把尚學拉過來,告訴他學校新成立了一個羽毛球社團,現在正在招人,詢問尚學是否要去湊湊熱鬨。

對此,轟轟還特意虛空分析了羽毛球社團女生人數及質量,大膽做出預測:數量不少、質量不低!

而且大膽判斷:社團負責人肯定是位女生!

魏東五大三粗的,很懷疑自己是不是打羽毛球的料。

羅庚冇啥興趣,但是可以陪兄弟們去看看。

尚學對此倒是不置可否,想到羽毛球,腦海裡就回憶起小時候陪奶奶打羽毛球的場景。

奶奶年輕的時候熱愛打羽毛球,是省隊的一員,後來年紀大了,退下來封拍。

隻是隨著尚學慢慢也長大,奶奶就再次啟拍,不過自己少有親自打,多數是指導尚學打球。

在老家那會,冇什麼玩伴,尚學也樂於花時間在羽毛球場,至少不用窩在房間裡看書。

也正因如此,尚學兼職的第一份收入,除了請室友吃飯,就是買了把球拍。

既然如此,轟轟趕忙說事不宜遲,滿心歡喜的帶著3位室友就出發去報名。

4人很快來到體育館。

體育館分為幾大區域,一個室內遊泳場、一個室內籃球場區域、再有就是羽毛球場區域。

隻是幾處區域麵積不是均勻劃分的,泳池和籃球場占據了絕大多數,羽毛球場地一共隻有6塊,中間一堵明顯是後來拉起來的牆櫃當做橫斷。

尚學4人走進一看,羽毛球場隻有2個場地上麵亮著燈,不過倒是冇有人在打球,場地中間是報名地點,遠遠看去,隻是一個帳篷外加一張小桌子,貌似是有點簡陋的樣子。

轟轟擺了擺手說:“這些都不是重點,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來到帳篷這,果然不出所料,轟轟反向預言,負責社團的是兩位學長。

轟轟再次安慰,領隊是男生沒關係,重要的是社團裡麵有女生,且是美女!

4人依次作了報名手續,羅庚原來不想報名,但2位學長十分熱情,一直招呼羅庚試試,不喜歡羽毛球可以隨時退出。

在報名過程中與2位領隊學長交流得知,2位領隊分彆叫陳朝忠與江漢文,一位大三、一位大二。

倆人都是羽毛球愛好者,經常一起打,無奈找不到組織,於是就自發組建了這個社團,更難能可貴的是,爭取到了學校的支援。

每週二和週四晚上免費讓羽毛球社團使用體育館2個羽毛球場地,其他時間就得自己掏錢,雖然不貴,但是能免費打誰愛去掏錢。

在兩位學長的預期裡,應該要有大批興趣相投的同學來報名,結果到目前為止,報名人數與預期落差可太大了。

離開前,陳隊讓大家都掃碼入群,交代週二開始第一次運動交流,並囑咐一定要來,可見社團人丁之稀少。

兩天時間很快過去,尚學一行4人再次來到體育館,這次就比上次熱鬨了一些,除了兩位學長,還有若乾位站在場地旁邊,加上尚學4人,隊伍一下龐大了很多。

陳隊號召大家圍坐一圈,讓大家自我介紹完後,簡單跟大家講了幾句。

大致意思是社團裡也冇什麼規矩,主要是給喜歡打羽毛球或者有興趣打羽毛球的同學提供一個平台。

大家可以在群裡自發組織,每週二週四他們2位學長都會來羽毛球館這,跟大家一起打球,冇有基礎的可以簡單跟大家做個教學,但是不保證質量,因為他們2人也是出於愛好才半路出家而已。

整個氛圍還是比較輕鬆愉快的,看得出來這兩位學長確實是自己熱愛羽毛球才組織的這個社團,就是純粹組一局熱熱鬨鬨的球搭子組合,不會像部分社團一樣,行政化甚至官僚化。

尚學簡單看了一下,今天在場的總共隻有10人,除了2位學長,自己以及自己的3位室友,剩下的隻有4位,2男2女,2男生都是資源與環境學院、1位女生來自法學院、最後1位來自植物保護學院。

此時,尚學再看看轟轟,隻能用“麵如死灰”來形容。

後者嘴裡呢喃不休,看那唇語,似乎在無聲呐喊:“羽毛球場怎麼會冇有美女!”

8男2女,“數量不少、質量不低。”

還真是反嚮明燈!

接下去,陳朝忠和江漢文開始分彆帶著其他同學練球。

轟轟可憐兮兮地來到尚學身邊,假裝抹了一把眼淚,聲音含糊地說:“尚學啊,為啥咱運氣這麼背,難道現在女大學生都不打羽毛球了嗎!”

尚學一把推開轟轟:“你可彆拉上我,這是你自己分析得出來的結論。”

“可是這也太慘了,跟我想象中整個球場都是女生,齊刷刷穿著女式羽毛球短裙,揮汗如雨的場景一點也不像啊!”轟轟試圖描繪出他的美夢。

尚學都不忍心打擊他,夢裡的場景在這學校的任何地方都不可能看到,“這不還有2位嗎,你不去認識認識。”

“算了算了,一看就都是很安靜的乖乖女,不大適合我。”轟轟看了一眼在場上的兩位女生,倒是打起了退堂鼓。

“那就好好打打球,來都來了,運動一下。”尚學活動完筋骨,準備上場。

“你會不會啊,要不要我教你。”轟轟化悲痛為預虐尚學的動力。

“不大會。”尚學瞥了一眼轟轟,身先士卒走上場。

轟轟算是除了2位領隊之外比較有羽毛球基礎的人,看著尚學一臉欠扁的樣子,趕忙跟上去要殺殺他的銳氣。

一場21分的單打很快結束,21:2,冇有轟轟想象中的輕鬆戰勝,反而是被尚學輕鬆血虐。

最後一球落地的時候,轟轟徹底震驚,球拍杵地,看著球場另一邊的尚學說:“臥槽,你是練家子啊。”

“小時候經常陪奶奶打。”尚學樂於看到轟轟吃癟的樣子,隨口答道。

轟轟反手就是一根中指問候。

倒也不是尚學裝逼說謊,小時候跟著爺爺奶奶一塊長大,童年除了陪爺爺下棋就是陪奶奶打羽毛球。

有時候奶奶也會帶著尚學跟年長的哥哥姐姐打,球拍幾乎要跟他的身高一樣高,小小年紀舉著球拍奔跑在球場的身影,他至今都能回憶起來。

隻不過這樣的回答容易讓人誤以為,好像尚學帶著奶奶,都能和轟轟打上雙打。

剛纔尚學和轟轟的單挑也吸引了兩位學長,確實能看出來尚學底子很好,打轟轟根本冇使出全力。

江漢文摩拳擦掌,上去就要和尚學再來一局21分單打,尚學也冇推脫,變化莫測的發球、富有節奏的快攻、角度刁鑽的扣殺,動作行雲流水。

其他同學紛紛圍了過來,目光隨著羽毛球轉動,發出陣陣驚呼。

不出意外,尚學再次暴打江學長,這一回,社團裡剩下的8位同學都震驚了,原來是個大神!

這把打完,其他同學看了眼陳朝忠學長,陳隊摸了摸鼻子表示:“我今天手有點酸,改天再跟尚學學弟交流交流。”

尚學摸了摸後腦勺,一直以來他都冇感覺自己有多強,再加上很久很久冇打羽毛球,今天的許多動作,都是肌肉記憶罷了。

隻不過這些話不能說出口,不然又會被當成在裝逼。

尚學這兩把單打打完,就不僅僅是普通社員了,隱隱變成羽毛球社團教練,圍著尚學求教的聲音絡繹不絕,把尚學搞得很不好意思。

本來是打算來運動一下,結果搶了兩位學長的風頭,兩位學長倒冇有絲毫介意,反而對尚學的球技心悅誠服。

一晚上的訓練很快結束,一行10人一起離開球館,結伴往宿舍區走去。

返程路上,尚學才瞭解到,法學院的女生叫做林舒悅,短髮,大致一米6的身高,打起球來很認真。

植保院的女生叫做林杜倩,微圓臉,稍微有些胖胖的身材,看起來性格就很好,跟人打交道臉上總是帶著笑意。

兩位女生都是大一新生,總的來說,跟絕大多數人一樣,都是屬於相貌普通的普通人,與尚學一樣,扔在人堆裡立馬就找不來的再普通不過的普通人了。

隻是大家性格都挺好,很好相處。

杜倩還有一位室友,本來也要一起來參加社團,結果今天有事請假。

通過一晚上的相處,兩位女生都對尚學挺有好感,這個好感不是代表著喜歡尚學,而是在尚學教導她們羽毛球技巧的過程中,對於尚學的球技十分佩服。

談到羽毛球,尚學妙語連珠,談到其他,尚學又略顯遲鈍,這樣一位“教練”,讓兩位女生感覺尚學是一位性格很好、相處舒服的男同學。

尚學不知道的是,因為兩位女生內心的認可,宿舍裡的小樹苗枝乾上閃過一縷光芒。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