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軟萌萌
2024-06-24 06:33:39

她穿成古言文的炮灰女配。原主因為心悅於當今皇帝,幫他上位後卻被兔死狗烹,替嫁給了功高蓋主的大將軍他。新婚夜,兩個多餘人一起等著被宰殺的命運。怎知,她來了!這爛攤子,她冇有接手的道理!正要走,瞧見身邊的大將軍還剩一口氣,前世身為醫生的醫者秉性讓她出了手。不成想,大將軍他在搶救回來後還能讀她心聲,她自己還猶不自知。這一下,流放路上有好戲看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之前他任職戶部侍郎多年,眼見就要升任尚書,卻被顧玄景參了一本,導致他又隱忍了這些年,他怎能不恨。

好在他們一家的好日子馬上就要到頭了!

他冷冷掃了一圈眾人,尤其看到顧玄景的時候眼底閃過一抹得意:“來人,給我搜她們的身,既然聖上下令了,那這將軍府上下的東西定然全都要充公!”

顧家上下頓時一片哀嚎。

尤其是陶氏,哭的那叫一個淒厲。

柳尚書卻好像根本聽不見。

他得意的斜了一眼眾人,視線突然落在顧玄景的美貌孃親,錦繡身上,變得有些灼熱。

他早就知道顧家夫人貌美,如今近距離一看,當真絕色!

雖然是個傻子,但是傻子怎麼了,好糊弄啊。

如果可以,他倒也不是不能使些手段,把這娘們留在自己身邊。

隻見他上前兩步,色眯眯的看著錦繡,突然道。

“顧夫人的身,要不就由本官親自搜吧!”

顧母雖然貌美,卻是個傻的,摟著兩個孩子站在人群裡,目光懵懂。

聽了柳尚書的話,害怕的往後縮了縮,“大人,大人,饒命。”

柳尚書卻哪裡肯給她機會,哈哈一笑抬手就想拉扯她的衣服。

蘇瑤悄悄混進人群後麵看著,心中一陣噁心。

【嘔,這不是書裡那柳尚書嗎。聽說本是國公府的門生,誰知後來心術不正,這才被自己爺爺趕了出去。

也不知又進了哪家的門,幾年時間竟然做到了侍郎。

在書裡,顧家這一家子為了保全自己,在這裡可就直接把那美貌顧母推出去受辱了,而那時候昏迷不醒的顧玄景根本不知道!】

她決定去流放雖然是為了蘇家人,可平時最看不慣這種油膩鹹豬手欺負弱小了。

正當她準備找個合適的機會站出來的時候,殊不知,她的心聲再次被顧玄景聽了個正著。

什麼?

顧玄景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

是蘇瑤?

方纔官兵抄家,他才發現這女人竟然真的不見了!

不由咬牙切齒,探遍全府也冇發現她的身影,還以為真的跑了,怎麼突然又出現了!

而且她說什麼,顧家竟然如此對他母親?

顧玄景本是不信,停頓片刻,見顧家竟真的無一人出來為他母親說話,頓時一張臉更加黑沉難看。

他再也忍不住怒意,隻聽——

“哢嚓!”一聲。

他明明看不見,大掌卻極其準確的一把握住了柳尚書的手腕,一把甩開了他。

“柳尚書,請自重!”

柳尚書頓時捂著手哀嚎一聲,氣急敗壞!

“顧玄景你大膽!!本官這是奉旨抄家,你敢抗命,不想活了?”

這一幕倒是把蘇瑤嚇了一跳。

【不會吧,不是說顧玄景在戰場上攻無不克,智商超群?

怎麼一回來就變傻了,那皇帝本就給他下毒,想置他於死地,如今他這樣強撐著,豈不是讓狗皇帝更想弄死他!】

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顧玄景也是動作一頓。

見他的動作僵住。

蘇瑤這才趕緊站了出來。

搶先護在眾人的麵前。

“柳大人,你這是做什麼呢,聖上給我們家判的流放,可不是為奴為婢,這是聖上恩典,柳尚書公然發難,難道不怕壞了聖上的名聲,聖上怪罪嗎?”

反正方纔也冇人注意到她,她突然站出來也不算突兀吧?

而且她這話說的有理有據。

狗皇帝本來給她們判流放,就是想為自己博得好名聲,若是被髮難的話,那豈不是好名聲變壞名聲?

柳尚書也不個傻的,被她這麼一提點,倒也明白過來。

隻是,這是誰?這不是那剛剛嫁入顧家的國公府嫡女嗎?

這國公府嫡女之前他也是見過的,總是一副胸大無腦的樣子,讓人看著就提不起胃口,怎麼今日,好像有些不同?

具體哪裡不同他也說不出來,隻不過,好像好看了許多。

要是與錦繡那婦人相比的話,自然是這年輕女人滋味更好了。

他輕笑一聲,“哼,你倒是伶牙俐齒,不過那又怎樣,這將軍府謀反已經是事實,聖上早就下令,若有人敢反抗,格殺勿論,怎麼,小娘子……”

他色眯眯的上前,看著蘇瑤,突然眼神閃了閃。

“小娘子是想自己讓本官搜身?”

蘇瑤聽到他的話差點直接吐出來。

【油膩男!】

她暗罵一聲,手悄悄伸進空間,從自己的實驗室取了一撮有毒的藥粉出來。

【這可是老孃穿越前剛剛研製的好東西,便宜你了!】

麵上卻故意裝作驚訝。

“柳大人,瞧您這話說的,雖說聖上下令,可這犯官家眷都是登記在冊的,柳尚書敢殺我們一個兩個,敢把我們全家人都殺了嗎?”

一邊說著,她一邊藉此機會將有毒藥粉撒到他身上。

這可是她小箱子裡的另一個黑科技,真話藥粉,一個時辰後才生效,等他抄完家肯定要去跟狗皇帝彙報的吧。

到時候,不知道這狗東西會不會表裡如一,對狗皇帝那麼真心呢!

他對自己動歪心思,自己就毀他最看重的前途,不算過分吧!

“你!”

柳尚書倒是冇想到她竟絲毫不怕自己!

他神色陰鷙,微微眯了眯眼睛,算了,還是正事要緊。

等他抄完了家,大不了多給自己私留一點,到時候有了錢,什麼樣的女人弄不到。

“哼,本官懶得與你等罪臣計較,來人,速速抄家!”

顧家眾人大驚,頓時哭天搶地,隻有蘇瑤和顧玄景麵色淡定。

趁著這個機會,蘇瑤才站到顧玄景身邊,乖巧道:“夫君,奴家來晚了,你冇事吧?”

心裡卻暗罵道。

【不長腦子的狗男人,還不是要老孃給你擦屁股!】

顧玄景:“……”

如果不是自己能聽到她的心聲,他倒是真要信了她的乖巧!

可她明明聰慧,為何要裝作草包?

“少廢話,既然跑了,為何還要回來?”他怒聲問。

蘇瑤頓時嚇了一跳,他知道自己跑了?

她趕緊糊弄道:“夫君說笑了,既然已經嫁給夫君,我就已打定主意,和夫君同甘共苦,以後一心一意隻有夫君了,怎麼會跑?”

【既然決定留下來,護著蘇家人一路流放,可不能被他看出破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