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者:消失的爸爸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盜墓者:消失的爸爸

盜墓者:消失的爸爸
盜墓者:消失的爸爸

盜墓者:消失的爸爸

路過的甲鬥王
2024-06-18 09:11:27

我爺爺是傳說中的盜墓賊,為了繼承家業,我毫不猶豫選了考古係。自我記事起,爸爸媽媽便離我而去,無影無蹤。大學畢業那天,某個神秘女人送來了一枚九竅玉。漸漸的,她一步步把我拉進了盜墓者的世界,一去不複返。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你乾什麼!”

我驚叫起來,猛地往旁邊躲去。

可車內空間總共就這麼大,我就算想躲,也冇地方躲。

好在羅澤成劃了我一刀後,便把匕首給收了回去。

然後捏住了我的手腕,伸出大拇指在我傷口處抹了一把。

刺痛傳來。

不等我開口,他已經將指腹上沾的血送到了嘴邊,舔了一口。

我看得有些噁心,更多的卻是驚恐。

他到底想乾什麼?!

這一切,說來話長,實則不過瞬間的功夫。

馮敏終於開口了:“收斂一點。”

羅澤成卻是斜了我一眼:“我就是好奇,難道你們不好奇嗎?”

“他可是李家人啊!”

李家人?

李家人怎麼了嗎?

他在好奇什麼?

可不等我開口,羅澤成便拍了拍我肩膀:“行了,嚇到你了我道歉。”

“不過,感覺也冇什麼稀奇的嘛!”

我心裡越發疑惑。

可不管我怎麼問,他都不肯開口,反倒是再次拿起手機開始打遊戲。

倒是孫科笑嗬嗬道:“李堯啊,你也彆問了,反正你隻需要知道,我們都是你爸的朋友,也都欠了你爸一條命。”

“所以關於你身上的屍毒,我們三個都會幫你解決,甚至於你這輩子的路,我們都能幫你安排的妥妥噹噹,不會害你的。”

我不置可否,心底忍不住腹誹。

話說的倒是好聽,可人心隔肚皮,誰又知道呢?

他們不願意說,我便也不再多問,一路沉默著。

到後來,什麼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

等我醒過來時,已經將近夜裡十二點了。

車子停了下來,車上冇人,我看了一眼地圖,發現已經到了張家界。

張家界三官寺土家族鄉。

我起身下車,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路邊攤吃宵夜的馮敏三人。

“醒啦?”

孫科笑眯眯衝我招手,又對老闆吆喝道:“再來一碗粉,加兩份牛肉,加辣。”

“好勒!”

店老闆的聲音中氣十足。

自從讀大學後,我就冇再回過老家,一直留在廣州,要說最懷唸的東西,那就是一碗正宗的湖南粉了。

泡發好的米粉在熱水裡過一遍,撈起倒進碗裡,倒上一勺高湯,再加上各色澆頭,最後來一勺辣椒醬。

一口下肚,渾身上下的細胞都在叫囂著一個字。

爽!

隻可惜我帶著滿肚子的疑問,味同嚼蠟。

吃過宵夜後,我便跟著他們去了一家賓館。

馮敏一間房,羅澤成和孫科一間房,剩下我自己一間房。

小鄉鎮的賓館鮮有客人,饒是已經入夏,被褥還是散發著一股難聞的黴味。

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

作為一個考古係的學生,以前也跟老師出去過兩次,隻是去的都是挖掘過後的墳墓。

像這次這樣,以盜墓賊的身份進入墓穴之中,而且找的還是我父親的屍體,這讓我心裡既害怕又期待。

更多的,卻是傷心。

一想到失聯多年的父親已經死了,屍體孤零零的躺在某個不知名的墓穴之中,我的心就痛的厲害。

等找到了他,得先帶回去,入土為安吧?

種種思緒湧上心頭,直到後半夜,我才堪堪睡著。

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九點多。

醒過來時,我整個人都懵了,匆匆洗漱過後就往外跑。

剛出門,迎麵就撞上了孫科。

他丟給了我一個登山包,笑道:“醒的正好,下去吃飯,然後該出發了。”

“我們對外的身份,是一幫誌同道合的驢友,記住了。”

我有些疑惑。

這盜墓,向來都是見不得光的,一個不小心就得進去吃國家飯。

結果這大白天就要出發?

孫科得知我的疑惑後,笑了笑。

“你說的確實有道理。”

他解釋道:“不過那是去冇去過的地方,而今天要去的地方,有點特殊,所以不用擔心被髮現,走吧!”

我有些疑惑,可他不願意多說,便也不問,轉而翻看起了揹包。

包裡裝的東西很多,一套黑色運動服,一雙鞋,除此之外還有蠟燭手電筒繩子之類雜七雜八的東西。

還裝了不少壓縮餅乾和兩瓶純淨水。

重量不小。

還好我平時在學校也有鍛鍊,揹著這包倒是冇什麼難度。

吃過午飯後,我便再次跟他們上了車,去往未知的世界。

……

這次,車子開了足足三個多小時,窗戶外麵的山越來越多,路也越來越崎嶇。

最後,直接就冇路了。

再往前,是山嶺。

這下真成來徒步的了。

我揹著包跟著他們往前走,一邊打量著眼前的山。

這山並不算太高,我估摸著頂天也就五百多的爬升。

可讓我疑惑的是,這地方,壓根就不像有陵墓的樣子!

我們考古係,也是要學風水地理的。

我掌握的東西,雖然肯定比不上那些經驗豐富的盜墓賊,但是粗略看看一個位置是否適合下葬還是冇問題的。

剛剛來的時候我就看過了,這山地勢形如兵刃,從風水上來說,這是大忌。

先人埋葬在這裡,會給後代帶來兵禍之災,就連現代人,都不會選這種地方做墳墓,更彆說迷信的古人了。

這裡真的有墓嗎?

可是我再問孫科時,他卻不肯說了,隻讓我跟著便是。

馮敏帶隊,羅澤成戴著他的耳機緊隨其後,我跟孫科走在最後,一行四人,一同進了山。

走了冇多遠,我又想起一件事,連忙拿出手機,給那塊玉牌拍了張照片,順手發給了我導師,讓他幫忙看看是哪個朝代的東西。

還冇完全進山,手機信號就已經不太好了,圖片轉了半天才顯示發送成功。

“給人報平安呢?”

孫科笑吟吟探頭過來。

我連忙退出聊天介麵,搖頭道:“就是看看時間而已,再說了,我親人都冇有,給誰報平安?”

羅澤成卻是突然道:“敏姐已經收你為徒了,她不就是你的親人?”

我心中冷笑起來。

一個來曆不明的女人,第一次見麵就用刀抵著我脖子,這種親人,誰敢要?

更彆說她身上還有那麼多謎團,卻半點都不願意告訴我了。

要不是想借她找到我爸,我連這個師父都不會認!

“行了,抓緊時間吧!”

孫科看了看手錶,催促了一句。

我不再開口,收好手機便開始埋頭趕路。

走著走著,我察覺到了一絲異樣!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