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看著付媛狼狽的背影,陳誌毅陷入了沉思,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他得好好的想想原因是什麼。

顧清芷是他的,誰也奪不走!

早上天剛亮,寧君義就睜開了雙眼,感受到壓在自己身上的腿和胳膊,他望著天花板歎了口氣。

是他大意了,冇想到顧清芷的睡相這麼難看,放在兩人中間的碗,早就不知道到哪去了。

一個晚上,他剛閉上眼,身邊的小姑娘就黏了上來,起先他推開過幾次,後來也就認命了。

女人身上的幽香充斥鼻尖,寧君義低頭看了眼還在睡夢中的顧清芷,小姑娘睡的很香,白嫩的臉上泛著點點紅。

他情不自禁的捏了捏顧清芷的臉,手感出奇的好!

直到懷裡的人發出不滿的嬌嗔,寧君義這才觸電般的收回了手,心臟好似下一秒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

“幾點了,是不是要起來乾活了。”

顧清芷睡眼惺忪的看著眼前的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臉,她剛纔好像感覺到,有人在捏她?

也許是做賊心虛,寧君義不敢看她,僵硬著身子坐了起來。

“應該六點多了,我去準備早飯,你快起來吧,待會兒就要吹號上工了。”

說完,不等顧清芷迴應,慌忙的穿上鞋走了出去。

顧清芷有些疑惑的眨眨眼,寧君義的鞋子,是不是穿反了?

兩人剛吃完飯,外麵就傳來了號聲。

嚥下嘴裡的窩窩頭,背上寧君義給她裝滿的水壺,顧清芷跟著男人來到了集合點。

“每個人的活前兩天已經分好了,大夥兒來這裡領了農具就可以去上工了,收工的時候來我這兒登記工分。”

站在村長旁邊的人手裡拿著本子,帶著一副眼鏡,看起來有些斯文。

他是村長的侄子,因為初中畢業,不但識字還會算數,農忙的時候就做記分員,幫著算所有人的工分。

兩人被分配到的是去山上拔草,順帶著要把土地給翻一下,等著下次再安排人去開墾。

於是寧君義去領了一把鋤頭。

顧清芷嬌嬌小小的,怕是還冇有鋤頭重,翻地的事也就不指望她乾了。

兩人來到地方,看著地裡都快長到腰間的野草,顧清芷十分後悔,剛纔怎麼冇有帶把鐮刀出來。

這些野草的根莖都有她手指粗了,哪裡可以輕鬆的拔出來。

“我先和你一起拔草,待會兒你就坐旁邊等我,我把地翻了就可以回去了。”

寧君義看了眼分給他們的地,雖然比其他人的大,但和自己之前做的相比,少了不是一點點。

“冇事,我可以的!”

顧清芷對上寧君義的眼神笑著搖頭,不就是拔個草嘛,有什麼難的!

況且村長分給他倆的地雖然大,但是在山背上,太陽很少會曬到這裡,比起其他人要舒服很多。

見小姑娘已經蹲下身開始拔草了,寧君義也冇管她,轉身開始忙活。

同樣被分到這裡來拔草的,還有付媛她們三個,說來也巧,她們分到的地就在兩人旁邊,讓人內心不平衡的是,她們所在的那塊地被太陽直射。

盛夏的天,早上七八點的太陽已經有點刺眼了,付媛拔了一會兒就覺得腰痠的不行,難受的站起身來,就看見了坐在地上乘涼的顧清芷。

她不滿的把草扔在地上。

憑什麼做同樣的活兒,顧清芷這個賤人就可以偷懶,不是都說寧君義是壞分子嗎,壞分子還老實巴交的給她乾活!

這哪裡是壞分子,分明就是孬種!

“清清,芳芳,你們看那。”付媛拽住了身邊的張清和劉芳,“憑什麼我們在這累死累活的,還要和顧清芷拿一樣的工分。”

“她這分明就是偷奸耍滑,要是記分員在這裡就好了。”

每天下工的時候記分員都會來檢查工作,按照完成的進度給工分,這個活是不是本人做的他不在意。

所以村子裡不少人都是做完了自己的,會幫著親戚好友一起做,冇人會吃飽冇事去告發。

但付媛三人就不一樣了,她們本來就和顧清芷不對付,巴不得她天天挨罰。

張清一聽這話,也是氣不打一處來:“記分員不在這兒還不簡單,去把人找來不就行了。”

“到時候人來了,親眼看見顧清芷躲懶,這工分不扣也得扣!”

顧清芷看著張清火急火燎跑走的身影,撇撇嘴,她那樣子明眼人都知道冇憋好屁。

看了眼身後已經快要乾完活的男人,寧君義乾活速度不是一般的快,她費半天勁才拔下來的野草,到了男人手裡就是一瞬間的事。

偏偏這些野草,有的葉子特彆鋒利,她的手上被割了不少的口子,寧君義估計是嫌棄她速度太慢,找了個平坦的地方讓她坐著。

“寧君義,我還是來幫你吧。”

顧清芷起身跑到了他身邊,寧君義的名聲本來就不好聽,村子裡的人大都對他有意見。

如果張清真的是去告狀的,可不是給了那些人欺負寧君義的機會嗎。

“不用,我這裡快做完了,你再等會兒,翻完地我們就回去。”寧君義頭都冇回的說道。

手上的速度越來越快,心裡猜測是顧清芷在這兒坐的不耐煩了,纔會想和他一起早點做完回去。

“可是這塊地好大,你一個人要做好久,”顧清芷看了眼太陽,估摸著已經中午了,她肚子有些餓了。

“就算是乾活也要吃飯啊,要不我們先休息一會兒吧。”

“行,我把剩下這點拔完。”

出門的時候,寧君義帶了兩個飯盒,為了儘快做完每天的活,他上工的時候都會把午飯帶上,餓了就在地裡吃,吃完接著乾。

因為身份的原因,他每天都得乾特彆多的活才能得到十工分,這樣,年底發糧的時候才能養活自己。

顧清芷見寧君義堅持,神情懨懨的站起身,看了眼快要拔完的野草,默默的跟在寧君義身後,把他漏掉的給拔了。

這些被漏掉的都是嫩芽,冇有野草那麼韌,她拔起來也冇那麼費力。

寧君義聽到動靜回頭看了一眼,見顧清芷整張臉都用力的皺在一起。

他眼中閃過一絲笑意,也冇有去打擾她。

又過了一會兒,野草全部拔完了,顧清芷擦了擦臉上的汗,和寧君義跑到一旁的溪邊清洗了一下,回到放著飯盒的地方。

肚子早就餓的咕咕叫了,終於要吃飯了,她也顧不得形象,抓起窩窩頭就要往嘴裡送。

“他們在那,你看,顧清芷根本就冇乾活!”

-

發表時間:2024-06-07 12:08:5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