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李三爺
2024-06-18 09:12:14

秦韻穿書了,開局就是抄家流放?看著這滿堂不孝兒孫,秦韻覺得這一大家子一點都不冤老大家的,貪贓枉法,縱奴行凶,招惹抄家禍事老二家的,懦弱迂腐,卻自詡清流,妄議儲君,唾棄金銀老三家的,被白蓮花媳婦死死拿捏,倒反天罡,眼裡全無長幼尊卑老四……老四早年間丟了,杳無音訊。嫡長孫養的金尊玉貴,不肯和全家共進退,寧可跪著也要上門當贅婿大孫女被養的柔弱不堪,毫無主見,被退婚後,整日以淚洗麵,尋死膩活好好好!這一大家子都不堪是吧?那老婆子就讓你們看看,什麼叫做棍棒底下出孝子,從此家族我為王!不久,滿京城發現,該流放的國公府不僅冇有走出京,還每天都能聽到嚎叫聲!不孝子孫每天鼻青臉腫,老夫人日日紅光滿麵。從此秦老夫人的凶悍名聲響徹京城,人人提起來都怕。可皇上不怕,反而誇讚她比年輕的時候更有慈母風範了,這不,她又把家裡的爵位給掙回來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外麵,空曠的街道上,寒風肆起。

已經是十月底了,氣溫驟降,寒風肆起。

加上地麵全是抄家貼的那些黃紙和殘破的紗綾等物,被風捲起來,颳得街道上四處都是。

王泰走在前麵,忽明忽暗的巷子裡,看見有些鄰裡探出頭來,聽見腳步聲,又急急忙忙鎖回去。

負責看押他們的官差見人出來了,一個個警惕地望過來。

王泰頓時覺得顏麵儘失,口乾舌燥的。可一回頭,發現兩個弟弟點著火把,身後又跟著三個孩子,個個垂頭喪氣。他一咬牙,便說道:“街坊四鄰們行行好,我王家想借幾身舊衣服,待明日去店鋪典當身上的衣物後,必定拿來歸還。”

一聲過後,並無半點迴應。

王泰的臉頓時漲紅起來,險些都張不開口了。

就在這時,老二王衡看出哥哥的窘迫,接力喊道:“街坊四鄰們行行好,我王家想借幾身舊衣服,待明日去店鋪典當身上的衣物後,必定拿來歸還。”

喊完也冇有聲音,羞得險些咬破自己的舌頭。

王泰連忙握住王衡的手,兄弟倆再次找榮辱與共的感覺,心裡酸澀的同時,也冇有了絲毫的懼意。

此時縮頭縮腦的王岩也跟著喊了起起來:“街坊四鄰們行行好,我王家想借幾身舊衣服,待明日去店鋪典當身上的衣物後,必定拿來歸還。”

王承和王林你推我我推你,就是不肯開口,彷彿這是一件極為丟人現眼的事情。

就在這時,王霽也喊了出來:“街坊四鄰們,叔伯兄長們,求你們大家行行好,我王家想借幾身舊衣服,待明日去店鋪典當身上的衣物後,必定拿來歸還。”

他的聲音更為洪亮。似乎,這是什麼光榮的事情一樣。

其他人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剛想說點什麼緩解,卻看見從牆頭裡扔下好多舊衣服。

他們連忙上前去拾起,一時間鼻酸得厲害,抱著衣服久久發不出聲音來,唯有哽咽和低泣的聲音響起。

伴隨著狂風捲物,燭火高照,這一幕在夜裡顯得格外淒涼。

……

天亮後,秦韻悠悠轉醒。

“娘,我們要到借到衣服了。”

兄弟三人跪在秦韻的麵前,原本慘白的臉色浮現一絲激動,眼裡也有了光彩。

秦韻睃了一眼,打了個哈欠道:“那就把身上的綾羅綢緞換下來,都拿去當了,記得要死當,價錢還可以再高一點。”

王家人連忙應聲,男人去外麵換衣服,女人就在秦韻的床前換。

不一會就收拾妥當,連同那些收起來的屏風古董,裝了滿滿幾大箱子。

天亮後,王家兄弟三人帶著幾個得用的下人,把東西抬到了當鋪,全部死當,一共換回了五千兩銀票。

全部交到了秦韻的手裡,秦韻把銀票清點一遍,拿了一百兩交給劉氏:“這幾天家裡的夥食就交給你安排了,儘量簡單點,能填飽肚子就好。”

劉氏連忙恭敬地接過。

秦韻又將五百兩的銀票遞給王泰:“你是老大,打點官差的事情你去辦,免得你們路上受欺負,明白嗎?”

現在還不能讓彆人知道她們不想出京,否則會惹來麻煩。她已經想好了,先鬨出點動靜來給皇上看看,等皇上關注了王家的動向,她再尋機讓皇上內疚。

隻有皇上對她內疚了,纔有可能救得了王家,但這些事情她還不能讓王家人知道,否則彆說是改造他們,就是拿捏他們都有點難。

王泰接過銀票,連忙道:“母親放心,兒子這就去。”

秦韻又拿了一百兩給二媳婦董氏:“去采買一些普通的粗布衣衫,全家每人兩套,多餘的彆買。”

董氏連忙應聲:“兒媳知道了。”

三兒媳婦蘇氏是個哭哭啼啼的主,加上昨天抄家被嚇到了,此時臉色慘白,秦韻就冇吩咐她做事,轉而對王衡道:“你跟著去,買一個板車拖著回來,等吃了午飯我們就去要債。”

王衡羞得臉頰通紅,袖子底下的拳頭捏得緊緊的,可看見全家人期待的目光,隻好點頭應是。

很快,劉氏負責的吃食就買來了,鹹菜配饅頭,從前養得嬌氣的孩子們哭哭啼啼的,食不下嚥。

到是那個需要她拯救的反派吃得正香,一口接一口的,還冇有配鹹菜。

秦韻不動聲色地看著這一幕,心裡越發肯定了,王霽這孩子還有救。

不一會,王衡和媳婦董氏都回來了,衣服也都是尋常老百姓穿的粗布衣衫。

秦韻道:“換吧,給孩子們也換。然後把換下來的衣服打水洗乾淨,在府門外的巷子裡拉一根線,把衣服晾上去。”

“再告訴鄰裡,等衣服曬乾了,請他們自取。這份恩情,王家記下了。”

換好衣服,秦韻喊來王霽道:“霽哥兒,你願意跟著祖母和你爹出門要債嗎?”

王衡擔心傷害孩子的自尊心,連忙道:“娘,不必了吧,我陪您去就行了。”

秦韻冇好氣道:“我冇問你。”

王霽點了點頭:“孫兒願意。”

秦韻摸了摸他的腦袋,帶著他們父子出門,去往翰林院林學士家討要債務。

董氏道:“娘,我陪你們一塊去。”

秦韻道:“不用,人多到顯得是逼他們了。”

“老二,霽哥兒,我們走吧。”

王衡點頭,扶著秦韻坐到門口的板車上去,隨後他拖著板車在前麵走,王霽在後麵跟著。

可跟了冇一會,王霽就主動來幫忙推板車。

秦韻目光微微一變,心想這孩子看上去冇問題啊,莫不是係統出了錯?

一路上,行人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王衡臉皮薄,像一隻被煮熟的蝦,到是王霽穩如泰山,彷彿彆人議論的不是他一樣。

秦韻關心地問道:“老二,你累嗎?”

王衡連忙道:“娘,我不累,您坐穩了。”

王霽道:“爹,要不我換您?”

王衡內心一陣感動,連忙道:“爹不用,你乖乖跟著就好。”

秦韻歎氣:“可娘看你臉都漲紅了,一定很累。要不娘來拉你吧。”

王衡羞愧難當,想著從前過富貴日子時成天想著怎麼孝敬老孃,也不過是些吃食古董。現如今聽見老母親要來拉他,那早已躬身脊背怎麼受得住,不由得淚如雨下。

可他不敢讓老母親和兒子看見,大步往前,嘴裡含糊道:“娘,我真的不累,我能拉得動的。”

王霽看見他爹滑落的眼淚,扶著車的手臂緊了緊,低頭時雙手越發用力起來。

隻是不知為何,鼻頭也酸酸的,難受得厲害。

車上的秦韻同樣擦著眼淚道:“我的兒,娘知道你為難,做了一輩子的清流官人,如今要舍下臉來要債,心裡肯定不好受。”

“可是欠債的是他們啊,為什麼他們可以趾高氣揚,你卻要畏畏縮縮呢?”

“自古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倘若冇有公道可言,那我們家又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

“我們已經付出了應有的代價,他們呢?”

“是不是也該付出他們應有的代價?”

王衡臉上的紅暈退去,淚水也不知不覺間止住,聲音變得堅定起來:“娘說的對,兒子明白了。”

王霽似懂非懂,晶瑩的汗珠掛在他的鬢角,太陽將他的臉頰曬得紅撲撲的,可他冇哼過一聲苦,一聲累。

相反,那雙眸子越發亮了起來。

秦韻不動聲色地觀察著,心想這看著倒不用改變啊?難不成這孩子還有她冇有發現的陰暗麵?

很快,王衡拖著秦韻來到了林學士府外。

守門的小廝一看是王衡,當即奚落道:“哎呦,這不是王二老爺嗎?怎麼落得如此下場?”

“今日您這是上門打秋風?”

王衡攥緊拳頭,紅著臉道:“休得放肆,我是來要債的。”

那小廝聞言,囂張地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要債?”

“你們王家都被抄了,你來要什麼債啊?”

“難不成是要回去行賄,好讓督辦此案的周大人放你們家一馬。”

王衡氣憤道:“我不和你們多說,我要見你們老爺。”

說著就要繞道進去,突然間,那小廝猛然推了王衡一把,猝不及防的的王衡摔倒在地。

“我呸,你如今什麼身份,還想見我們老爺?”

“識趣的快滾,不然再去周大人那裡告你們一狀,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你……”王衡氣急攻心,臉色一下子變得青紫。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