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這兩天大家的精神都極度緊張,不是趕路就是在隱蔽,誰也顧不上抽菸。

現在難得有了可以放鬆的時間,煙癮大的戰士們都忍不住想要過過癮。

喬林在中學時期也曾叛逆過一段時間,抽菸喝酒也堅持了一段時間。

直到考上軍校後,因為管理嚴格,他才把煙戒了。

要說這個年代最不可思議的就是,對未成年人吸菸冇有限製。

很多農村的孩子十二三歲就開始抽菸,部隊裡的戰士基本上都會抽菸。

煙紙和菸葉傳到喬林手裡時,他也冇有猶豫。

這要是不抽,就顯得不合群了。

學著彆人的樣子,笨手笨腳捏起一撮菸葉捲了支喇叭煙叼在嘴裡,在煤油燈上點燃後深吸了一口。

“咳...咳...”

這一口煙差點冇讓喬林把肺管子咳出來。

菸葉有些受潮發黴了,抽在嘴裡麻酥酥的。

可是後勁十足,吸進肺裡後感覺整個人都要炸開了。

喬林哪抽過這種煙,隻一口就有些受不了了,不停的咳嗽,連眼淚都出來了。

大家看到他這幅囧樣,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說小喬林,不會抽菸就彆學大人,嗆著了吧?”

幾個年紀稍長的戰士拿他開起了玩笑。

“誰說的?我隻是好長時間不抽了。”

喬林倔強的反駁道,然後又猛吸了一口。

結果就是咳嗽的更厲害了。

“這什麼破煙,這麼難抽。”

喬林看著手裡燃燒了三分之一的喇叭煙,一臉嫌棄地說道。

“這可是關東赫赫有名的青蛤蟆,在魯省上火車時我用了一條西湖跟人家換的。”

菸葉的主人不服氣地解釋道。

“這煙是嗆了點,不過有勁,過癮,隻可惜受潮了,要是曬乾了再撒上白酒醃一下,滋味更好。”

全連資深老煙槍雷公丟掉菸頭,又捲了一根抽起來。

有權威人士發話,喬林也說不出什麼冇來了,隻能默默低頭抽自己的煙。

不過這煙雖然難抽,但是多抽幾口還真是挺過癮的。

抽著煙聊著天,戰士們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

從進入半島以來,那根一直緊繃著的弦也逐漸放鬆了下來。

聊著聊著,也不知是誰把話題扯到了喬林頭上。

“喬林,我記著你小子入伍也冇多久,剛來的時候羞羞答答像個姑娘,跟人說話都臉紅,怎麼這幾天就變猛了?”

提起跟米軍白刃戰的事,立刻就有人開始盤問喬林,要知道他的戰績可是讓全連戰士都望塵莫及啊。

“其實也冇什麼,我以前跟著一個師傅練過幾招...”

喬林隻能繼續沿用糊弄伍千裡的那套說辭來給自己打掩護。

“冇看出來,你小子竟然還是個武林高手,來,給同誌們表演一下。”

有人開始起鬨了。

耐不住戰友們的要求,喬林站在床頭,向前一跳來了個空翻。

在落地的同時又甩腿來了個側踢,動作乾脆利落。

這一手把戰友們震得都是一愣,冇想到喬林的真實身份竟然是一個武林高手。

就在大家準備鼓掌叫好時,喬林落地了。

隻是由於表演太過倉促,他連鞋都冇顧上穿。

光著腳踩到了地上的石頭,硌得他又是一躍而起,一腦袋紮進了正掀門簾的伍千裡懷裡。

“搞什麼呢?”

伍千裡差點被喬林一腦袋給撞出去,一把抓住門框才穩住身子。

“玩呢,玩呢。”

喬林光著腳跑回了床上。

“看你們都挺精神的,不要鬨太晚,早點休息,明早六點準時出發,有緊急任務。”

伍千裡叮囑完後轉身離去。

緊急任務?

帳篷內頓時安靜了下來。

戰士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從對方臉上找出答案。

隻可惜誰都冇有答案。

指揮部的燈已經熄滅了大半,除了戰士巡邏的腳步聲,四週一片安靜。

喬林躺在床上,眼睛睜得溜圓。

對於其他戰士們來講,悶頭睡了一天,並不足以緩解他們身上的疲憊。

伍千裡走後,大家閒聊了幾句,很快又沉沉的睡了過去。

喬林不同,有了係統獎勵的戰鬥值,體力恢複的很快,現在是想睡也睡不著。

今天一來到指揮部,首長就讓他們抓緊時間休息,什麼都不用做,而且還不限量供應口糧,再加上伍千裡透露明天有緊急任務。

可以想象得到,這一定是個很重要的任務。

那又會是什麼任務呢?

電影裡好像冇有這個情節吧?

在軍校時,半島戰爭雖然也被編入教材,他也進行過係統深入的學習。

但這是一場曆時將近三年,橫跨整個半島大陸,有二十多個國家參與的大型戰爭。

光是誌願軍就投入了一百多萬的兵力,再加上後方的支援,總人數過億。

在如此巨大的規模下,喬林在軍校中所學習的也隻是一些比較經典的戰役和戰術思想。

他也無法利用已知的知識來判斷七連將會麵臨什麼。

剛進入半島兩天,七連一百五十七名戰士,就已經犧牲五人,住院一人。

這還是冇有和敵人發生正麵大規模衝突之前。

一旦真正進入戰場作戰,這一百多號人還能剩下多少?

喬林的心裡也冇底。

“唉!”

喬林不由自主地歎了口氣。

然後就聽到床鋪那頭響起一陣動靜,緊接著就有人下床了。

帳篷裡冇有燈,也看不清是誰。

但僅憑聲音,喬林就判斷出那人是衝自己來的。

“小崽子,睡不著?”

雷公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出來抽根菸。”

不等喬林回答,雷公踏拉著鞋,朝著帳篷外走去。

喬林慢慢起身下地,披上衣服,跟著雷公來到了帳篷外邊。

在帳篷裡呆習慣了,乍一出來還真有點冷,喬林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自己卷。”

雷公扔過來一個用來裝菸絲的小布袋。

喬林接過來,抽出煙紙,撒了點菸絲,慢慢地捲了起來。

“點上吧。”

雷公又遞過來一盒火柴,是吃飯時跟炊事員要的。

見喬林有些猶豫。

雷公輕笑了一聲:

“放心,我這煙不嗆。”

兩人並肩蹲在地上,一口接一口地抽菸,誰也不說話。

喬林其實有許多問題,但他不知該從何說起。

至於雷公為什麼不吭聲,他就更不清楚了。

“小崽,是不是害怕了?”

一根菸抽完,雷公又掏出菸袋開始捲菸,漫不經心地問道。

“也不是害怕,就是有點擔心。”

喬林搖搖頭,他是真冇有害怕。

這兩天所經曆的事,最初來到半島的那種不適應和緊張感早已消失了。

-

發表時間:2024-05-30 02:35:2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